2011-08-15 同舟共进杂志社

读《同舟》,“朝闻道,夕死可矣”

 

湖北安陆  彭建军 我是从20114月开始破季度订阅贵刊的,读后真觉过瘾,真叫人有“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觉。小品《不差钱》里的小沈阳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人死了,钱没花了”;赵本山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活着,钱没了”;要我说,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人活着很多事情没弄明白就死去了。我想对你们提几点“过分”的要求:第一,每期能否在封面或内页介绍一名编委会的成员或作者,配上照片和简介。第二,作者所引用的文章资料能否标明出处,比如2011年第5期“苏联解体二十年回眸”专题里,余一中、陈为人先生关于反思苏联解体的文章,看后让人很受教益。若作者能标明资料出处,也许能给我等普通读者提供进一步了解相关知识的路径。比如文章引用的史料是从哪一本书里来的,国内是否有出版等。第三,可多刊登些属于独家视角或报道的文章,如第5期“四海之内”栏目袁南生先生的文章《甘坐冷板凳的印度知识分子》,在我看来,这是一篇难能可贵的好文章。第四,视角可更宽广些,比如环境保护、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等。当然,上述几点要求都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但着实看到贵刊编委中的这些老先生,总觉得有亲近感。我从青年时期起就喜欢读这些先生的文章,故不揣浅陋,就教于方家。(201155日)

 

有感于“小思维”与“大思维”

 

河南郑州  丁明常(河南省电机工程学会学术部主任,原任河南电力试研所高级工程师) 贵刊2011年第3期刊登了毛志成先生《不可在“小思维”中沉溺太久》一文,文中指出:“无论是自然科学的大思维,还是社会科学的大思维,几乎都不是中国自生的。自然科学中的万有引力定律、进化论、相对论、微积分、元素周期表等等,都是外国人发现的。即使社会科学领域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首创者也是外国人。”毛先生的论点是值得重视的。我们不能老是纠缠于“小思维”,更需要关心“大思维”。毛先生还指出:当今仍是“官方思维”占主体,“民间思维”难免被轻视,我想,这是有历史原因的。我国曾一度效仿的苏联模式,是由官方全方位垄断社会活力的模式。不但政治体制、经济体制是垄断性、封闭性的,连思想领域也如此。在这种垄断态势下,要想出现有创见性的“大思维”,当然有很高的难度。即使出现了,如果不符合垄断性的“知道思想”,也会被打压下去。像我国经济学家孙冶方提出竞争型的市场经济特点,就由于违背了“计划经济”理论,因而招致牢狱之灾,直至改革开放后才重获人身自由。这样的教训不可谓不深。(201137日)

 

《同舟共进》:推动中国前进的刊物

 

广东广州  许接源(水力发电专业高级工程师)中国是有几千年历史的大一统国家,传统的皇权制度及儒学文化与世界先进的体制及文化相对比,的确有明显的“特色”。进入现代社会几百年来,特别是18世纪工业革命开始后,尤其显出我们制度、文化的滞后与科学创新的无能,而许多国人却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如此愈加偏离了人类的先进文明。对于这样的状况,真正对国家有责任感的公民,在闭关锁国的大门打开,认真观察世界后再比对自己,无不心怀焦虑。在几千年的皇权政治影响下,自我颂扬成了主流文化。而讲真话,表达真正爱国、忧国忧民的声音在主流媒体中尤为欠缺,《同舟共进》就属于真正呼唤民众认识中国、建设中国、推动中国前进的一类刊物,她对知识界有如号角,希望这些声音能向更多的民众传播,激励我们的祖国尽快与世界文明融为一体。

2010年贵刊的“专题策划”办得很好,敢于触及敏感主题的理性文章有不少。建议能增加旅居海外的作者的政论文章,若条件许可的话,贵刊还可增约一些“信息员”作为特约作者,可丰富贵刊的内容,又不增加办刊的成本。(2010127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