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7 刘道玉

从“哲学已死”看当下高教改革

 

   刘道玉

 

斯蒂芬•霍金是英国剑桥大学理论物理学教授,被称为是继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1988年,霍金出版了《时间简史》一书,发行总数达2500多万册,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之后,他又用10年时间,呕心沥血写出了《大设计》(The Grand Design)一书。这本书是用生命刻写的,行文简洁,图文并茂,观点惊世骇俗,它的主题是理解生命、万物和宇宙的存在,是他对科学和哲学探索的成果。

在《大设计》第一页,霍金就提出“哲学已死”的观点,这是一个挑战性的问题,赞同者有之,质疑和批评者也不乏其人。其实,关于“哲学已死”、“哲学的终结”或是“哲学的贫困”等命题,不少经典作家都论述过,如马克思、黑格尔、尼采、海德格等。这显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虽然他们提出这个问题的背景各不相同,但无非是说出了某一学科的演变:科学上的新陈代谢是经常发生的,以新的学说代替旧的是必然趋势。学术的“死亡”并不意味着消灭,一个学科走入低谷正是它走向新生的开始。从这一点说,“哲学已死”并不是坏事,可能预示着哲学将获得更大的发展。

霍金解释说:“哲学跟不上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发展的步伐。”这种情况确实存在,特别是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哲学滞后于科学技术发展的确是严重的。我赞成霍金的观点,如果说霍金是针对西方哲学界的评价,那么中国的哲学不仅仅是“已死”,而且其“尸体”已经“腐烂”。这绝非危言耸听,真实情况就是如此。在看待这个问题上,我们要撇开个人的嗜好和利害关系,一个严肃的学者必须说真话,应当站在客观真理一边。

如果进一步究问,为什么“哲学已死” ?我认为还有以下原因——

首先,当今哲学已远离了哲学研究的源头。哲学最早产生于古希腊,在希腊文中,哲学一词是“philosophy”,是由phileinsophia组合而成,意思是“爱智慧”。因此,哲学是智慧之学,它不同于知识——知识描述的是现象,而哲学体察的是事物的本质。泰勒斯是公元前七世纪古希腊米利都学派的创始人,是当时希腊七贤之一,是科学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科学家和哲学家,被称为科学和哲学之祖。他在天文学、数学和哲学方面,都有着巨大的成就。这说明,哲学与科学密不可分,哲学产生于对自然的观察与思考,对世界本质的追问。然而,当今中国的哲学已被功利化、工具化和庸俗化了,偏离了哲学本应研究的主旨,所以失去了生命力。试问:在实用主义盛行的今天,以专业化模式培养出来的哲学人才,还有科学与哲学兼于一身的人吗?在“一切向钱看”和极端物质化的今天,还有多少哲学家在安贫乐道地追问“存在、生命和宇宙”的真谛?

……

(共3312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