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0 同舟共进杂志社

《同舟共进》2012­春联谊会在京举行

 

 

201234晚,“《同舟共进》2012­春联谊会”在北京举行。在京的近八十位专家学者踊跃出席,欢聚一堂,为杂志的发展畅所欲言,为推进改革开放大业鼓与呼,为人民大众鼓与呼,气氛热烈、融洽。以下为部分嘉宾在联谊会上的发言摘要。

 

何方(曾任张闻天同志秘书、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我可能是参加联谊会中最年长的人,就第一个发言吧。《同舟共进》办得很好,比Ô­来大有长进,杂志的好文章很多,从中越来越明显地看出民众的心声,呼吁也越来越强烈,希望以后能登更多的好文章。大家现在的一致期望是¾­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1985年以来已¾­进入全球化时代,杂志可否多关注国际方面的内容,建议增加深入剖析国际格局的题材。

 

任玉岭(第九、十届全国政Э常委,国务院参事,本刊编委):《同舟共进》编¼­部的全体同志来北京看望我们,非常感谢!杂志走过了一段很不平常的道路,近年来已走得越来越顺,发展也比较快,读者越来越多,受到了各方的欢Ó­,这是与编¼­部的努力分不开的。我是杂志的老编委。杂志所设的一些专题和专栏起点高、有深度,刊物最大的特点是朴实无华、敢讲真话、实事求是,把历史、文化和议论紧紧地糅合在一起,很多人一读起来就不愿意释手,都愿意把它读完、读透。这是我们的优势,应该继续发挥。说到不足之处,一是字偏小了,可以把字号放大,这样还可减轻你们的工作量;二是图文并茂方面还做得不够,在有可读内容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图片,效果会更好。杂志的印数还要再扩大,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刊物。衷心祝愿《同舟共进》越办越好,祝编¼­部同仁工作顺利!

 

杨天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近代史所研究员,本刊编委):我作为杂志的编委,一直以此为荣。新的一年,我希望《同舟共进》在三个方面更上一层楼:一是思想更解放一点,二是胆子更大一点,三是文风更生动活泼一点。《同舟共进》在新一年里更上一层楼,我们的民族、国家、人民才会受惠更多。感谢《同舟共进》的编¼­,希望你们为了我们民族的未来更辛苦些,谢谢!

 

沈宝祥(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本刊编委):《同舟共进》是广东办的刊物,但获得了全国性的影响,这是对改革开放的重要贡献。我与《同舟共进》的交情至少有十年以上了,今天我除了要祝贺杂志取得的成就以外,也要感谢杂志。记得我最早的一篇讲真理标准讨论的文章,就发表在这个刊物上。杂志内容丰富,有历史的,有现实的;有讲中国问题的,有讲外国问题的;文风朴实,敢讲真话,不讲套话、空话,更没有官腔——做到这几点就已¾­很成功了。我希望刊物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更好地前进,务必紧紧抓住此次到会与尚未到会的作者。作者队伍很重要,这是我办刊的一个体会。

 

高放(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导):《同舟共进》站在改革前沿的广东,近年来在全国的影响越来越大。2011年杂志登了我四篇文章,黑龙½­的读者也给我来信,对我文中列举的贫富两极分化的数据提出疑问,可见这个刊物影响力之大。这次编¼­部到北京召开联谊会,很有意义。2012223日的《人民日报》刊登评论员文章《宁要微词,不要危机》鲜明地提出:改革有风险,不改革有危险;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纵观世界一些大国的衰落,一个根本Ô­因就是面对问题修修补补,没有大刀阔斧的魄力,终使改革停滞继而陷入死胡同。当今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不能还老是摸着石头过河,应该大胆、快速地架桥过河。我认为当前政治体制改革已成为重要的瓶颈,广东乌坎村民民主选举产生村委会,这是广东政治体制改革从基层开始率先成功的一个范例,希望能在全国推广。我们主张体制内的改革,要求改善党的领导,实行党政分开和党内民主,使党的代表大会真正成为党的代表机关。我们要求各级主要党政领导人真正民主选举产生,首先要做到习近平同志前两年就提出的“权为民所赋”。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十五大以来已讲了多次,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成功与否,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一环。只有政治体制改革成功才能促进社会主义的建设,树立一个比苏联模式好得多的全新模式。《同舟共进》的思想应该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促进我国体制内改革取得全面成功!

 

陈四益(新华通讯社高级编¼­、瞭望周刊社Ô­副总编¼­,本刊编委):我参加今天聚会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已¾­去世的吴祖光先生,我刚开始办刊物的时候,就找到吴先生,问你能不能告诉我,办报纸和办刊物的副刊有什么诀窍?吴先生乐了,他说办刊物没“窍”,就是“人头熟”。这句话确实给了我很大启发,今天《同舟共进》来北京开联谊会,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可见杂志“人头”是真熟。而且不但北京熟、广东熟,还有很多上海的作者。有这么强大的作者队伍,这份刊物一定能办好。我想起的第二个人,是Ô­来担任过地质部部长的孙大光先生,我去采访他时,他谈了一点对党和国家发展中某些现象的忧虑。我对先生说,您能不能把这个写出来,他说好。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他引用了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里的一句话:我已¾­说了,我已¾­拯救了自己的灵魂。也就是说把很多事情、很多话讲出来,是对自己灵魂的一种拯救——管它有用还是没用。《同舟共进》就给了人们讲话的一个机会,给了人们讲话的一个地方,有很多话在别的地方是不能讲的,但在这里能够讲出来,所以它也给了我一个拯救自己灵魂的机会,我感谢《同舟共进》。第三,我想到了一个道理:要讲话,但是别骂人。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很奇怪的现象,男的开骂就能成名,女的脱衣服就能成名,“骂”和“脱”好像成了成名的诀窍,这是非常可悲的社会现象。我对刊物赞赏的一点是:《同舟共进》敢讲话,但《同舟共进》不骂人,《同舟共进》讲道理。杂志要讲话的时候,每期有一个专题,不但讲,还大讲特讲,分析并推进问题的解决,这也是我对《同舟共进》印象非常好的一个Ô­因。最后,我希望刊物能越办越好,我是它忠实的读者和作者。

 

朱相远(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十届北京市政Э副主席、第八届民建中央副主席):我是《同舟共进》的忠实读者,今天参加的这个宴会,感觉是思想的盛宴。在当前的舆论环境下,有这样一份刊物很不容易,它站在南方改革开放的前沿。当前大家都在反对垄断,重点是反对¾­济上的垄断,也反对权力的垄断。我感觉中国最危险的垄断是对真理的垄断,一旦真理被垄断,解说权便没有了,整个民族的思维就停止了。但《同舟共进》敢于打破这种垄断,我们的总编叫王家声,这个“王”字应该改成“百”,取百家之长,发百家之声。祝福杂志越办越好!

 

梁晓声(第十、十一届全国政Э委员,民盟中央常委,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本刊编委):在这个场合见到很多老朋友,认识很多新朋友,非常高兴。我下午将最近一期的杂志带到了政Э会议现场,刚好·­看到关于齐奥塞斯库的文章,坐在我旁边的东方歌舞团现任团长也一直探头在看。后来我把刊物送给了他,他很高兴,由此可见杂志的吸引力。前两年在九三学社的会上,我读了我的《论文化在政治之上》,一位老院士问这篇文章你发在哪里?我说发在《同舟共进》,他说那我找这本刊物来看看。我刚才看到编¼­这么年轻,确实惊讶,真没想到这么严肃的文章就是¾­由他们之手组稿、编发的,这使我对当代的年轻人又有了另外的看法。如今“两会”的一些新闻报道都快变成娱乐报道了,会上像他们这般年纪的记者,往往会在结束一次采访后问:“能不能讲点有意思的?”从《同舟共进》的编¼­身上我看到令我非常欣慰的希望之光。这样的年轻人多了以后,中国才有希望。当了解了真实的历史后,相信他们会比我们同龄的时候更明白这个国家。

 

沈志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本刊编委):历史学界常常觉得坊间流传的是“戏说历史”,错讹甚多;而民众则认为学界的研究枯燥无味,看不下去。如何把学术界对历史的最新研究成果以可读的方式传递给普通读者,这是很难的事情,《同舟共进》作了很好的尝试和探索,值得肯定。但在历史写作中,还是要注意对史实的把握和还Ô­,尤其要注意那种“妙笔生花”式的写作。只有学术界、媒体界共同努力,错误的历史知识才不至于一代代传下去。

 

薛鑫良(中共中央党校Ô­机关党委副书记、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理事):第一,感谢杂志社举办今天的联谊会。第二,《同舟共进》是一本好刊物,它好在多元化,敢于刊发各种观点的文稿,包括偏左、偏右和中间观点的文稿。相信中国的同胞,相信我们的作者,有比较才有鉴别,有争论才有真理。第三,不用讳言,我们现在的形势比较严峻,怎么办?我讲十二个字:可以失望,不要绝望,还有希望。我冒昧提点建议:除了要为改革开放鼓与呼,还要为人民大众鼓与呼。对于刚才大家谈到的,有的我是同意的,有的我还不敢苟同,我们求同存异,言者无罪,谢谢大家!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同舟共进》越来越敢说话了,我在别的地方不敢发的稿子给了《同舟共进》,他们发出来了,以后要争取为刊物多写稿。从去年到今年,许多人聚在一起谈政局、谈未来,其实也就是延续一些古老的话题:中国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争来争去无非是“等死派”和“找死派”在辩论。当然这个话题很沉重,不是我们能讨论清楚的。我们刊物要多争取年轻人,好的杂志要办得让年轻人也感兴趣,也能慢慢接受。现在我们骂80后、90后,但中国早晚会落到他们手里。既然你们编¼­的平均岁数不到30岁,都是80后,一定要将杂志办得活一点,眼光放远一点。

 

高超群(中国社会科学院¾­济所研究员):在中国现在的言论状况下,能有这样的刊物不容易。你们无论是在选题策划还是作者队伍等方面,都做得很好,但在多发出一点年轻的声音、编排的版式等方面还有改进的余地,希望日后多作些努力。

 

杨银禄(中共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同舟共进》是一本好刊物,每次刊物来了以后,我都要从头到尾看一遍,每一期都有亮点和重点,看后很过瘾。我在写作方面是个“新兵”,还要向在座的作者虚心请教,争取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贡献给杂志,希望刊物办得更好、更强!

 

陈平Ô­(北京市政Э常委,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博导,本刊编委):每次开座谈会,大家总会对杂志提出各种要求,包括如何扩大影响力,如何开放思想等,当然现在可以希望杂志思想更解放一点,但我觉得一本杂志的风格一旦确定下来,就不要轻易改变。我深知杂志走过这些年头、维持这个传统不容易,保护这个阵地对广东来说更不容易。能维持这个方向、这个风格、这个水平,已¾­很了不起了,所以我希望不要发生动荡,不要有过高的期望。我觉得在目前条件下,这个刊物基本上已¾­到了它所能达到的高度和极限了。

 

葛剑雄(第十一届全国政Э常委、民革上海市委员会副主委、复旦大学教授、本刊编委):我很同意平Ô­兄说的话,我们的杂志首先要生存,然后再求稳步发展。不同的杂志要有不同的定位,我建议还是要保持这样的风格。杂志的篇幅这么宝贵,文章应尽量做到Ô­创、首创,作者不应在别的报刊重复使用。我们一方面要推动改革,另一方面要在合适的空间里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该写的文章写出来,理性地生存,做潜移默化的工作。在此我想到一句话:“形势比人强”。2003年我去过非洲一些国家,大致印象是突尼斯最稳定,也最富裕,但想不到“革命之花”就开在那里。历史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但推动潮流可以有不同的方法、不同的角度和切入点,关键在于是否真正有效。

 

阎长贵(中共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受邀参加你们的新春联谊会,很高兴。你们这个年轻的团队,在主编的率领下办出这样一个有品位的刊物,实在令人感动和感慨。你们辛苦了!历史和人民是会记着你们的。你们是幸福的,前途远大!希望你们的刊物越办越好!

建国后,我们的重大失误是抛弃了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Э商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制定和实行了所谓过渡时期的总路线,这是我们国家执行左倾路线造成一次又一次灾难的总根源。根据《共同纲领》组成的政府是“联合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6位副主席中有3位民主人士,政务院4位副总理中有两位民主人士,当时正部长级干部中民主人士大概占1/3。这种情况,在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后,基本上完全改变了。1978年我们实行改革开放,在很大程度上是回归《共同纲领》。但这种回归到现在为止还很不够,《共同纲领》在新的我们已达到的基础上如能成为改革开放的目标,我认为这也就是体制内改革派(或叫民主派)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体制内改革派或民主派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并不否认共产党的领导,但认为这种领导必须改善或改革),这是中华民族和人民的利益与希望。说到底,这恐怕也是中国所应该走的符合人类社会发展大趋势、大潮流的必由之路。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4,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鬼话
下一条:清华百年校庆之后的反思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