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8 同舟共进杂志社

《同舟共进》的定位与风格应当保持

 

广东广州 ¶­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同舟共进》今年234期刊物出来后,我认真研读了“编读往来”中座谈会、联谊会各位专家学者的发言,大家高度肯定《同舟共进》办得好,具有自身的定位与风格,已成为国内思想文化与时政评论的高端刊物,应当继续保持,不要轻易改变。从这些年阅评该刊的个人感受来说,我以为这个意见十分中肯,愿意接着这个话题略作发挥。

从内容上讲,《同舟共进》的定位与风格,主要是做到了思想文化、时事政治、人文历史三者的有机统一。作为广东省政Э刊物,参政议政是其本色,所以评论时事政治是这些年刊物不断强化的内容。但今天的时事政治与昨天的历史和人物总有割不断的联系,所以发掘人文历史,反思历史真相,亦是刊物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管是评论时事政治,还是探索历史真相,最终表达的都是思想文化的真知灼见。在现实的制度框架与言论空间范围内,《同舟共进》敢于并善于触及现实社会中的问题、讲出历史真相,敢于并善于表达独立的见解,这在国内众多刊物中独树一帜,的确难能可贵,充分体现了编¼­与作者的共同智慧。

透过栏目设置与刊登的文章,可以看出杂志内容的内在关联:时事政治是焦点,人文历史是底蕴,思想文化是灵魂,三者相互配合,相得益彰。对于时政焦点,《同舟共进》每期都推出一个“专题策划”作为主打内容,委实不易;同时注意让“议政论坛”、“焦点关注”、“独家访谈”以及“委员在线”、“公众话题”等栏目加以配合、拓展、引申,不仅对现实问题进行理性分析,而且为解决问题建言谋策。这就使对现实问题的关注与讨论变得比较立体、丰富,同时也使刊物各栏目之间有所照映。至于人文历史,范围极广,《同舟共进》的切入角度与取材范围,主要是选取对当今时代具有借鉴意义与启迪价值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问题、文化现象等,阐发作者的独到见解,从而引起读者的理性思考与情感共鸣,拓展人们的思想文化空间。

上述特色与思路在每一期中都有鲜明的体现。就234期而言,几个专题策划各有千秋。“凝聚改革共识,再造改革动力”专题刊出及时,旗帜鲜明,直奔“邓小平南方谈话二十周年”纪念主题;“什么是‘中等收入陷阱’”聚焦现实问题,长于理性分析,重在释疑解惑;“2012:亚非欧美大选牵动全球”关注国际,视野开阔,立意高远。

不论是专题策划还是其他栏目,每一期都有上佳之作令人击赏。譬如,关于社会改革与管理创新,以下几篇文章给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萧功秦的《当元老派成为改革家之后》对比分析戈尔巴乔夫这样的少壮派与邓小平这样的元老派主导并推行改革的不同战略及同结果,鞭辟入里,让人对改革战略有所领悟。马立诚的《广东“乌坎转机”的范本意义不可低估》掷地有声,“社会管理创新的灵魂,是尊重公民权利,是增进而不是损害公民利益。”乌坎事件的范本意义在于摒弃了打压群众和刚性维稳的陈旧思维,以谈判Э商手段纾缓矛盾、解决问题,给全国各地处理群体性事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范式。李泉佃的文章充分肯定东莞市的开明举措,即在新媒体环境下处理突发事件要把“解决问题放在第一位,舆论引导放在第二位”,这样的开明Ô­则值得称道。面对彭宇案六年之后才公布事实真相,朱征夫在《全面反思“彭宇案”此其时矣》中明确指出:此案中了解真相且有话语权的官员,受理此案的审判机关,本案的责任分担问题,和解结案的问题,以及我们的法律制度,都需要认真反思。“彭宇案”造成如此广泛的法律恐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见义勇为没有法律保障。

还有几篇谈论思想、文化、教育的文章亦很有价值,尽管出语平实,却自有其理性光芒。陈四益的《忽然想到——文化如何繁荣》阐明:“要真正造就文化的繁荣,靠行政命令不行,靠发布指示不行,而要切切实实为文化的繁荣创造条件。”诸多条件中,最要者有二:一是要有对思想文化的宽容与包容;二是对外来文化要有宏阔的心态。张抗抗在《实体书店的生存岌岌可危》中建议,各地政府应把实体书店纳入公共文化服务系统,设立图书公益基金等类似性质的民间或半官方机构,对资金流转困难的民营实体书店进行定期资助,规范网络书店的恶意竞争,很有针对性与现实性。陈平Ô­的《大学:如何“宁静”,怎样“致远”》指出:“一所大学的校风是否‘正’,能否‘宁静致远’,关键不在教师,在领导。”“了解中国大学的整体实力,明白自己大学的真实位置,理解现有的教师队伍以及制度,设计合理的工作目标,脚踏实地去做,而不是拔苗助长¡­¡­中国的大学才有希望。”此言可谓给当下的高等教育开了一剂“良方”,极具启发意义。

 

广东省“专家、学者、委员《同舟共进》座谈会”发言内容续载(摘要)——

 

思想界的一面旗帜

广东省政Э的一个品牌

 

朱征夫(全国政Э委员、广东省政Э常委、中华全国律师Э会副会长)这么少的人办了这么好的杂志,很令人钦佩。可以说,《同舟共进》是思想界的一面旗帜,也是广东省政Э的一个品牌,平时常能从外界听到对杂志很高的评价。许多委员在写提案或发言之前,都会先·­·­《同舟共进》。我送了几份杂志给中央统战部几位处长,还送了法院院长,都说办得很好,要坚持下去。这么好的刊物,为广东政Э争得这么多荣誉,政Э完全有理由加大投入,也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看到它。搞市场化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扩大影响。我有一个建议,广东省的律师从业人员有两万多人,他们都有一定的¾­济实力,也都关心国家大事和社会热点问题,可以考虑往这个群体推广一下。

 

陈忠烈(广东省政Э常委、广东省政Э文史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杂志每期我都认真看了,并在工作中吸收了里面的很多成果。关于杂志的高端定位,我个人是赞成的,所以不可能指望它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销量,但要在这种¾­营方式之下,控制好“有效读者”。

贵刊办刊宗旨的关键词“开掘历史,聚焦现实,贴近社会,关注民生”中,“贴近社会”和“关注民生”可能还做得不够,希望能有所加强,尤其是广东很多的社会民生问题,就是整个国家社会民生的重大问题。如果《同舟共进》能为政府的决策提供有益的建议,会对问题的解决起示范作用。

我的第二个意见是关于文史板块的,文史部分要有可读性,不能忽略了这一点。杂志目前把较多篇幅放在近现代史方面,古代史部分如宋代、明清等,既然要跟现实挂靠,就会有“强史就文”或“强文就史”的情况出现。古代史部分要吸引读者,未必要找名气大的人写,这部分的作者可以向高校和年轻一代发展,将机会更多地留给青年学人和学者,这也是扩大影响的一个做法。

《同舟共进》作为政Э的刊物,“委员在线”这个栏目还显得有点弱。很多委员本身就是各行业的专家,但如果都让他们写文章,能达到发表要求的恐怕不多,是否可以采取访谈等多种形式。另外,杂志除了常规的广告和编¼­工作,一些扩大影响的工作也要做,可多开展一些社会活动,比如沙龙、专题讲座等。

 

杂志常能以建设性态度讨论敏感问题

 

左双文(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教授,广东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同舟共进》在办刊水平和影响力方面,应该说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受舆论环境的制约,目前很多讨论还不能完全放开,但如何在受限制的环境下说话,这方面分寸的把握杂志做得比较出色。《同舟共进》常能以建设性的态度讨论敏感问题,探讨社会民生的热点,推动社会进步和思想解放,这是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和大局观的,杂志做得比较成功。

杂志的¾­营方面,可以多想办法加大广告收入和争取政Э委员的支持。发行方面,高校离退休教师群体、事业单位和知识界人士、行业Э会等,都可以作为推广的对象。选题方面,关于私有财产如何保护、海外青少年留学群体状况、高校教授“分三六九等”的评价体系、毕业生就业等话题都值得关注。

 

要关注年轻群体

努力把杂志推广到校园

 

韩益民(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师)我一直都很关注《同舟共进》。杂志如今的定位是给40岁以上的人看,但我觉得年轻人未必不关注,要加大培养这方面的读者群体,努力将刊物推广到校园里去。如今杂志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可以考虑适当地开设一些相关的沙龙、论坛,如在每期的“专题策划”出来之前,可以先将主旨提出来,愿意参与杂志建设的人也好,愿意参与这个话题讨论的人也好,都可以参加讨论,不分年龄层,也没有职位的限制,这样也许更利于话题的表达。公众论坛、沙龙的品牌闯出来后,杂志的影响力也会相应扩大。

杂志很好,但有一个缺憾,就是精英意识太强了,这样可能很容易站在知识分子的角度思考问题,是否可多将眼光放在公益组织、民间文化或者年轻人的文化上。另外,现在是“读图时代”,刊物内文的图还是少了点,视觉冲击力偏弱了一些。

 

外省民主党派干部评价甚好

 

潘莎莎(广东省政Э委员、民革广东省委员会秘书长)春节前夕,受到杂志社的邀请参加这样一个活动,我感觉像是一次家宴,非常亲切。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编¼­部的故事》,今天看到我们编¼­部的同事,真有回到家的感觉。我是这本杂志的忠实读者,我也把杂志当成是好朋友,平日常会向外界作各种层面上的宣传。这些年来,我曾向杂志社提过一些建议,后来大都做到了。每次出去开会时,外省的一些民主党派干部会主动上来跟我们讲,你们广东有这样一个杂志,非常了不起。如今是网络铺天盖地的时代,《同舟共进》的读者都是有一定知识层次的,受众面较为独特,但如果宣传做到位,杂志的读者未必会少。可在这两方面下功夫:第一,主动出击。是否可采用赠阅的方式,让读者看一段时间,喜欢上后,他哪怕忍痛也要掏钱订阅。全国这么多省市,这是唯一一本有不同声音的杂志,我想读者还是相当多的,尤其是八个民主党派,可以先从这些人群入手。第二,关于刊物的定位,我想应该更多地立足于当下,历史的是与非可以留待历史学家去评判,而现在有更多的问题值得我们关注。比如2012年第2期的议政栏目聚焦“乌坎事件”,这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不仅知识分子,普通老百姓也如此。他们把《同舟共进》带回家,全家人都可以读,这有利于我们扩大影响。

 

特别欣赏专题“题记”与审读员“刊评”

 

梁烈(资深媒体人、广东¾­济出版社Ô­副总编¼­)《同舟共进》办得不错,走到今天也很不容易,各方对它的评价都很高。有读者说,可圈可点的文章不低于95%,而我个人特别欣赏“专题”的“题记”,与现实结合得很紧,很大气。还有审读员的刊评,写得很到位,这相当不易。但为什么外界评价那么好,发行量还没能大幅跟上?这令人十分可惜。能否在老干大学开拓一些市场?那里的学员都是退下来的处以上干部,比较容易接受你们的定位。另一方面可以借助社会的力量,我看广西就做得很好。广西政Э跟广西歌舞团合作,办了一个叫“同舟共进”的文艺巡演,下到各个县、市,反响很热烈。如果采用类似办法,就在广东巡演一番,恐怕发行量也会很快跟上去。

 

关于《同舟共进》的五个“没想到”

 

吴东峰(广州市政Э委员、文史学者、军旅作家)关于《同舟共进》,我有好几个“没想到”。其一,没想到在目前中国有这样一个“有着不同声音的、高端的”刊物。其二,在广东这个媒体比较开放、各领风骚的地方,《同舟共进》能占据一席之地。其三,从全国范围讲,《同舟共进》以敢闯敢冒的精神,将学术、时政这块阵地占领了,在目前物欲、低俗、娱乐盛行的时代,能办出这样一个比较纯粹的、愿意坐冷板凳的刊物,拥有一批同样甘于坐冷板凳的学者,很不容易。其四,《同舟共进》在这么多时政文化类刊物中,办出了自己的竞争性特色,除了关注历史以外还关注当下,它比《炎黄春秋》更贴近现实一些。其五,就是在目前的话语环境下,《同舟共进》表现得很有政治智慧,这与其政治¾­验、出版¾­验和人员素质有很大关系。

近代以来,广东一直是思想开放的地区,除了“文化北伐”,还有“思想北伐”,整个社会的发展肯定是逐步向前的,你能先行一步,就会站在时代的前列。

我在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一位朋友说:《同舟共进》的好处是不预设政治立场,不同的意见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争论,特别是“专题策划”。我个人感觉这个刊物的篇幅若能增至100P左右,相信会更有厚度和分量。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5,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