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10期 2014-01-22 同舟共进杂志社

一本很官方又很不官方的杂志

 

网友 我写我在  如今的期刊越来越多,可谓五花八门,数不胜数。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办刊者无不绞尽脑汁地进行商业运作,不择手段地倾力追求高发行量和高销售量,有个性、有思想、有胆识、有深度的刊物却越来越少。能秉笔直书,敢讲真话、抒真情的刊物更是空谷足音。我以为,在如今林林总总的杂志堆里,《同舟共进》算得上是偌大空谷中难得的足音。

对《同舟共进》,我想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她是一本很官方又很不官方的杂志,也是一本很特别的、颇具个性的杂志。这两年我才开始关注和阅读它。说它特别,是因为它是由政协广东省委员会主管、主办,面向全国发行的时政文化月刊,是“办给很有内涵的人看的,是办给关心政治、关注历史的人看的”;说它有个性,可以用杂志主编王家声说过的话来形容:“《同舟共进》说出了老百姓‘心中所有而口中所无’的话”,“它的思想光芒、理论勇气、探索精神和还原历史的努力,是它的凝聚力、吸引力和长久魅力之所在”。

《同舟共进》抓住“敢言”这面旗帜,说读者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真话、实话。作为一本官方办的杂志,这容易吗?我以为,在中国确实不容易,但《同舟共进》做到了。好还是不好,是否值得一读,有兴趣的读者,还是亲自去体验一下吧。伟人说过,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

 

黄苇町的采访谈出了真知灼见

 

北京 阎长贵(求是杂志社老干部)看到贵刊第8期“专题策划”中对黄苇町关于整风的采访,感到很亲切。黄苇町是我的同事和老熟人,我以前知道他是经济学家,看了你们的采访后,得知他还是“党建研究专家”。对整风、党群关系等话题,他谈出了真知灼见,我很为他高兴,祝贺他。算起来,我是有将近60年党龄的老党员了(我195518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对这次整风、整党有很高的期待,恳切希望通过整风,我们党能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千万不要像过去的某些活动那样“走过场”——这恐怕是许多像我这样的普通党员所“期待”和“忧心”的。(附:第9期《“大闹怀仁堂”会议记录整理真相》一文中,第二段开头的“谭震林又说”应为“陈毅又说”,特此更正。)

 

整风与反腐,讲真话与建诤言

 

重庆 董天策(重庆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加强作风建设,加大反腐力度,是党和国家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后治国理政的突破口。如何推进整风与反腐,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创新。《同舟共进》2013年第8期关于整风与反腐的探讨,很有现实意义。

关于整风,杂志推出“执政党整风,如何‘善做善成’”的专题。专题文章以访谈为主,凸显了编辑部策划的主动性与主体性,而且方便有关专家畅所欲言。当前的整风,中心任务是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专题文章着重从整治“形式主义”的角度切入,阐述了不少有价值的见解。黄苇町认为,改善党群关系是当务之急。形式主义根深蒂固,已非“潜规则”,而是“明规则”,要作为“头号敌人”来破除,才能求真务实,改善党群关系。而要真正转变作风,必须有健全的党内民主生活,必须要落实群众的民主权利,形成“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机制。邵鸿认为,目前最大的形式主义,莫过于把象征当成实质,把仪式当成工作。反对形式主义,必须关注民主政治功能的实质性发挥,推进人大、政协制度的改革和完善,强化人大的权力与监督职能,提升政协的参政议政能力。叶青、黄细花认为,“你我怎样,国家就怎样”,“成绩让执政党去说,问题让我们参政党来说,不要怕得罪人。这样才可以破除民主党派建言献策上的形式主义”。参政党在中国不是反对党,而是“批评党”、“建设党”。那些“不说话的委员、代表”,亟待有人、有制度去激发他们的履职理想和履职能力。

关于反腐,“议政论坛”刊登了学者宋赵来的文章《反腐,亟待破解监督困局》。文章认为,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没有实权的监督形同虚设,更易导致腐败。反腐要取得实效,必须破解监督困局。为此,人大要切实行使监督职能,媒体监督也必不可少。从理论上说,这些是有识之士都懂的道理,然而,文章直面现实,秉笔直书,敢于说出“人人心中所有而口中所无”的言论,不能不令人叫好。作为一个新闻传播学者,我想补充的是,在上述各种路径中,加强媒体监督,应是操作简便、成效显著、威慑力强的可行方式。当前,应借助反腐的东风,适当放宽对媒体开展调查性报道、批评性报道的种种限制,让媒体在开展舆论监督时具有更大的自由度,将媒体的监督作用充分发挥出来,定能取得事半功倍之效。

其他栏目在刊登符合栏目特点文章的同时,也注意与本期主题配合呼应。譬如“特稿”《为改革开放“杀出一条血路来”——习仲勋在广东》,叙写改革开放初习仲勋在广东工作期间实事求是,以反彭湃案为突破口,大力平反冤假错案;建议中央下放若干权力,允许广东在毗邻港澳的深圳、珠海、汕头建立“贸易合作区”。这不正是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桎梏的生动实践吗?譬如“灯下话旧”栏中的《延安,从改变文风到改变作风》,介绍了周文在延安建议和推进公文改革,进而改变文风、改变作风的全过程,史料翔实,行文生动,对于理解延安当年的整风很有帮助。“舟边絮语”栏中的《从开元到天宝》,反思从开元之治到天宝之乱的转变根由,揭示唐玄宗从“开元英主”到“天宝昏君”的转变过程,对于理解反腐的重要性、必要性都很有借鉴和启迪意义。

这一期“人物春秋”栏目发表了几篇记述英雄人物传奇经历的佳作:《佟麟阁:抗日将领的生前身后事》《从“国军伙夫”到志愿军英雄》《施剑翘:刺虎犹如刺绣时》,读来令人回肠荡气,无不感佩传主的英雄事迹。

 

再说《同舟共进》2013年第9期。其特点是:讲真话,建诤言。尤其几个时事性栏目刊发的文章,相当充分地体现出这个特点。

新型城镇化是国家近年来确立的重大发展战略,但如何推进,尚未达成共识。专题策划“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核心”,以访谈形式发表了几位高端专家的看法,相当中肯。华生指出,我们喊的很多口号都文不对题。在他看来,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指标——异地农民工有没有城镇化、农民工能否融入城市,是检验真假、新旧城镇化的准绳。这方面,日、韩、台湾地区的城镇化经验值得借鉴。冯奎对广东的城镇化进行了评点。袁钢明认为,城镇化绝不等于房地产化。如果将房地产化的城镇化当作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把土地财政当成解决地方财政危机、金融危机的法宝,那么,中国经济有可能垮掉。周天勇认为,保障房是个“乌托邦”,不能搞,要搞也尽可能少搞。彭真怀强调,新型城镇化,如果不对农民保持应有的尊重,不对农业保持应有的敬畏,不对农村保持应有的真诚和厚道,走不长远。归纳起来,新型城镇化就是要盘活三农全局,引领四化同步,统筹“五位一体”。

9期“焦点关注”的两篇文章尤其值得一读。袁南生大使亲历旧金山空难中国女孩被碾压之后,脑海里留下了如下难忘的印象:没有一个人推卸责任;没有一个人企图隐瞒碾压真相;没有一个人不表示道歉;没有一个人偷懒推诿;没有一个人为美国官员和有关领导人评功摆好。这是用美国处理意外事件的做法告诉我们如何讲真话、担责任的生动教材,值得国人一读。徐焰少将《全面、科学地宣传抗战史至关重要》指出,过去几十年宣传教育的事实证明,只有正面教育或片面的解说,会导致受教育者在思想上非常脆弱且经不起风浪,一旦遇到现实与正面宣传不相符,便会出现大批偏激的充满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愤青”。同时,如果不搞正面宣传,否定当年的奋斗史且一味贬低先辈,又会导致媚外和民族虚无主义。如今社会的思想状况,恰恰是这两种倾向都在滋长。因此,全面而科学地宣传抗战史乃至一切历史,对于培育国民的理性精神,至关重要。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3年第10,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