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11期 2014-01-23 同舟共进杂志社

“广东省政协能办出这么一本杂志,真不容易!”

 

江西南昌 晏政(第八届江西省政协委员、江西省文化厅原厅长)这是一本敢于讲真话,敢于言人之不言、不敢言的好杂志,是竭诚为推进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特别是为关乎国之命脉的政治体制改革“鼓与呼”的一本好杂志;也是勇于披露人们关心的现当代历史事件真相、普及文史知识、推动我国先进文化建设的一本好杂志。广东省政协能办出这么一本杂志,真不容易!谨向刊物编委及所有工作人员致敬、致谢!

十八大后,新班子新气象。希望《同舟共进》能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谈话所说的,“拿出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政治智慧”,组织好文章,积极建言谋策,打破僵化的思想观念和障碍,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为推动广东先行先试的首创精神作出更多贡献,发挥智囊作用、警世作用。

 

袁南生文章令人耳目一新

 

山东东营 李裕泉(东营市胜利第一中学退休教师)袁南生先生走南闯北,阅历丰富,视野宽广,他的文章备受读者欢迎。贵刊2013年第9期中,他撰文将“解救旧金山空难”这一国际事件,零距离地从侧面作了详尽介绍,令人耳目一新。敬祈先生将海外见闻持续向读者作介绍,这是对国人极具现实意义的教育和启蒙。下面是笔者拜读了先生的美文顺手写的一百来字感言,以此表示对先生的敬意:

罹难旧金山,梦圆梦未圆(注:被碾压女孩名为叶梦圆)。总领道实情,国人顿开眼:无一人卸责,无一人偷懒;无一人推诿,无一人隐瞒;无一不惋惜,无一不凄婉。争相做义工,捐助成景观。接待礼居首,协商诚为先。祭别先亲属,察遗后官员。公权不霸道,法律有威严。无须送红包,无须分贵贱。无须作指示,无须凯歌旋。无须评英模,无须巡讲团。无须造假相,无须做偏袒。无须防记者,无须辟谣言。行动循准绳,体制是罗盘。烛光四百众,追思恸苍天。普世人神敬,浮想梦联翩。(2013926

 

贵刊给读者带来“思维的乐趣”

 

陕西汉中 慕(陕西省汉中市委党校教授)随手拿起贵刊2013年第5期,读了专题策划“教科书之思”的一组文章,感觉很好。葛剑雄先生在访谈中,以对中国历史有深入研究的学者身份,对教科书中存在的问题作了透彻剖析,有重要的启迪作用。王晓渔的《历史教科书的两个怪圈和两种叙事》一文,对长久以来教科书中传达的、人们习以为常的狭隘历史观作了揭示,十分有益。美国大学教授程映虹的文章,则具体分析了中美两国的历史教材,对照解读了两种不同的历史观念,开人眼目。

通过教科书传递的史实或史观,将长久地影响受教者一生的思维和价值观,那些有幸受到更高层次教育的人,或要努力剥离长期在脑海中固守的错误理念,或将带着这样的理念扭曲地“生长”,当今的社会状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2013年第7期,我被封面的标题《高等教育的“美国病”:歧途与转型》吸引住了,便抽出时间,专门仔细拜读。据该文介绍,不仅中国,就连在社会制度设计较为超前的美国,大学文凭也是过剩的。美国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向德国学习,因为德国很早便下大力气办技术培训学校。到今天,这项重要举措不仅使德国失业率低,技术工人的收入也相对丰裕。美国人能意识到这一点,中国人更应深刻意识到这一点。

其实,我国现在对中专技校这一块投入很大,学生读书几乎不用掏学费。但比起务实的美国,“降格以求”对我们而言是更为困难的事,薛涌先生的文章恰恰点到了“降格以求”的必要性。这在已花去家里大量经费支持攻读大学的孩子听起来,实在有点“不入耳”,可真话的一个特征就是“不入耳”。“信言不美”,薛涌先生文章提出的观念,是家长或学生,尤其是准备升学的高中生应该严肃思考的。感谢贵刊编辑部给读者带来“思维的乐趣”。(2013918

 

无知、片面、偏见,是认识世界的大敌

 

重庆 董天策(重庆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同舟共进》2013年第10期推出一个耐人寻味的专题:“如何避免误读世界”。“误读”一词,颇有哲学和文学意味,但整个专题并非形而上学的坐而论道,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2013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对世界形势发展变化,对世界上出现的新事物新情况等,要加强宣传报道,积极借鉴人类文明创造的有益成果。明白这个背景,就会发现这个专题策划实乃匠心独运,别开生面。

我们常常误读世界,却又往往自以为是。因此,对“误读世界”加以理性的分析很有必要。顾土的《误读别人也是曲解自己》结合自鸦片战争以来国人对世界的误读,分析了误读的类型:一类是在全然不了解对方的情形下出现的误读;一类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误读;还有一类来自先入为主的成见。这个分类其实道出误读的三大根源,这就是:愚昧无知、主观片面和偏见。国人经过一百多年艰难的探索,特别是改革开放的洗礼,由愚昧无知而导致的误读已大大减少,由主观片面和偏见导致的误读,可能还比较普遍。主观片面是个认识论、方法论问题,产生在有意无意之间;而主观偏见则往往是由某种意识形态刻意塑造的主观好恶。对此,专题其他文章提供了很好的例证。吕元礼的《“左”看“右”看新加坡》指出,正确认识新加坡,既要站在应然高度对其进行批判性反思,也要立足实然的角度对其给予同情性理解,只有兼顾左右全面看,才能理解新加坡及其模式的现实困境和出路。袁南生的《换个角度看印度》认为,国人对印度发展中的消极面看得过重,简单地用“穷、乱、差、慢”看待印度,而换个角度,就会发现印度“穷而不苦”、“杂而不乱”、“缓而不慢”、“腐而不败”,其积极面值得引起国人的重视。陶彦召的《以色列是一个什么国家》反思了关于以色列的一系列问题,作者的结论是:以色列绝非很多人印象中的“坏国家”,只是一个不得不经常进行战争的正常国家。唐辛子的《日本是如何编写历史教科书的》说明,日本教科书的编写是一个开放的领域,不同政治派别与思想背景的教科书,只要不违背文部省所制定的“学习指导纲要”,都有可能通过审查。日本国内对右翼教科书也持强烈的反对意见,但根据日本宪法,日本又认为多样化、多观点的教科书,可以为学生提供多角度的视野与思考。其结果是一些歪曲事实真相的右翼教科书得以出笼。明白了日本历史教科书的“国情”,也许我们可以更全面地看待日本的历史教科书问题。

事实上,“以开放的眼光、包容的心态和理性的精神”认识世界,不仅意味着认识外国,也意味着认识本国的历史与现实。在《“乱云飞渡”与“无限风光”——江青摄影史》一文中,曾任江青秘书的杨银禄叙说了江青学习摄影活动中的一些故事,不因人废艺,可谓实事求是。韩钢《“九一三”事件考疑——以〈林豆豆口述〉为中心》,对“九一三”事件中的若干史实叙述疑点作了较为深入的讨论,尽管尚未形成定论,但对于我们全面认识“九一三”事件无疑是有帮助的,值得一读。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张宏杰《从春秋到明清:国民性的“大退步”》一文大开大合,在开阔的历史视野中提纲挈领地探讨了国民性的退步问题,观点新颖独到。文章强调,春秋时期中国人“品格清澈”,秦始皇是国民性劣化的第一个推手,宋代的国人走向“文弱”,元、明、清让中国文化受到毁灭性打击。文章指出:“从春秋战国一直到元明清,国民性的不断退步告诉我们:不同的制度背景,对民众的素质有决定性影响。在制度建设没有根本改观的前提下,期待国民性的彻底改造是不可能的。”因此,加强制度建设就成为国民性改造的前提与根本。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3年第11,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