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5期 2015-04-28 同舟共进杂志社
学会说理,乃公民素养
重庆 董天策(重庆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说理,就是讲道理。大家都要讲道理,这无疑是起码的常识。如果有人突然问:你会说理吗?你一定觉得奇怪,立马反问一句:这还用问吗?!读《同舟共进》2015年第4期的专题策划“我们应当如何说理”,我才深切意识到:不会说理,恰恰是国人存在的一个普遍问题。
当然,这里的“说理”是指“公共说理”,即人们对公共事务发表看法、展开讨论这一过程中的说理。当下中国的公共言论空间,不会说理的,不讲道理的,比比皆是。诚如“题记”所说:一些不同观点的交锋,往往会变成政治、道德的攻击,甚至人身辱骂,屡见不鲜的“微博对骂”“微博约架”,使网络言论充斥着粗鄙之语,充满了暴戾之气。何以如此?这的确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葛剑雄认为,之所以出现“语言暴力”现象,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讲理”的直接源头是“文革”。中国历来缺少理性的社会调查和科学的数据分析,习惯于主观武断,也是造成“语言暴力”的原因。另外,民生中出现的问题也加剧了“语言暴力”的泛滥。葛剑雄强调,建设和谐社会,离不开语言的和谐。“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树立核心价值观”这几个字里面,哪个字离得开文明,离得开说理?
唐小兵与刘擎的对谈,深刻剖析了公共说理文化中的一些问题。在现代社会,我们没有办法回避“说理”,而且公共说理在很大程度上与语言习惯、思维传统等紧密相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批判、大辩论式的“文革”语言,对今天的中国人尤其是“红卫兵一代”影响深远。随着互联网包括移动端的发展,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公共讨论了,但很多人还没有习得公共说理的规则和意识,再加上匿名的状态,可以不负责任,带来的可能问题就是极端的平等化或民粹化。
邱震海指出,“学会讨论”是民主的重要一步,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小药方”。今天的中国,公共空间已经形成,讨论的声音也很热烈,但公共讨论的文化远没有形成——我们还没学会如何讨论,因为讨论往往是在“情绪场”上争执,而忽略了“逻辑场”上的问题。在培育公共说理文化方面,国内媒体严重缺位、严重失职。譬如,面对公共事件中网络言论的情绪化表达,媒体未能及时把利益相关者请来,就事情的真伪、谁对谁错等问题展开辩论,寻求答案,从而有效地引导舆论。
羽戈指出,如今读胡适的文章,首先需要注意的不是他说出了什么道理,而在于他如何“说理”。的确,胡适说理的逻辑、风度是值得认真学习的,他提出的不少“说理”的原则,至今仍有现实意义。胡适要求,“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待人要在有疑处不疑”;“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君子立论,宜存心忠厚”;“凡论一人,总须持平”;不要让“名词代替了思想”。由此可见,如何说理,不仅与治学态度有关,而且与人格修养有关。因此,说理的意义在于:对个体而言,它可以塑造一种公民理性;对社会而言,它可以塑造一种公共理性。
应当说,专题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深入探讨了公共说理的若干问题,具有很强的启发性。学者徐贲就曾指出,“公共说理不是一种理论,更不是一种学问和学术,而是一种实践的能力和公民的素质与行为习惯。”作为一种素质、习惯、能力,说理需要从小养成。“理性话语的价值观是与他人平等、尊重、以说理相待的关系,并在这个基础上不羞辱他人、不欺骗他人、不歧视他人、不伤害他人,不使用任何暴力(包括语言暴力)对待他人。这也是一个文明社会的价值观。”倘若还要对公共说理作进一步的了解,可以读一读徐贲2013年出版的《明亮的对话:公共说理十八讲》一书。
贵刊的敬业精神和办事效率值得称道
  河北石家庄 王德彰(河北省政协《乡音》杂志社原主编、编审)我从1993年担任河北省政协主办的《乡音》杂志主编时,就读到了贵刊,20多年来从未间断,尤其是自2000年退休后,时间充裕了,读得更仔细了。2015年我继续订阅贵刊,1月初便收到1期,很及时,接着1月24日又收到了2期,这是万万没想到的!同事们感慨道:当前许多期刊拖延出刊时间,1期刊物通常于1月中下旬才到,而《同舟共进》2期在1月下旬即送到读者手中,可见贵刊的敬业精神和办事效率!
因我在省政协办的期刊社工作,平时能看到十多个省区市政协办的刊物,注意学习他人的经验,以提高自己。这其中,贵刊是我每期必读的,并且期期珍存。个中原因是:贵刊好看,让人爱看。概括起来,贵刊的长处在于:
不离宗旨,特色独具。贵刊是广东省政协主管主办的刊物,必然要体现政协履职的特点,贵刊做得几乎完美,如2015年第1、2期开篇的“专题策划”“政声粤情”“公众话题”“前沿观察”等栏目,都在关注政协履职参政的重要话题,而且谈得深入透彻。在体现办刊宗旨的前提下,贵刊设置的“往事历历”“人物春秋”“灯下话旧”“抗战档案”“文化广角”“舟边絮语”等栏目,题材广博,内容深厚,很多文章是独家所发,令人耳目一新。文史类的文章占到全刊2/3的页码,实在难能可贵。看得出来,为让刊物“服务读者”“贴近读者”,编辑人员是下了功夫的。
精品文章,读之受益。翻开贵刊,先看目录,一篇篇精品佳作映入眼帘。不谦虚地说,我平时涉猎的社科期刊广泛,而贵刊每期都有我“第一次”读到的文章。如2014年第11期的《罗隆基“最后的晚餐”》,2015年第1期的《戴笠与军统:鲜为人知的另一面》,2期的《吴祖光和他的几位老朋友》《郭小川:党组里新来的年轻人》等,类似的题材和内容以前都没有见到过。尤其是2015年第1期的《〈三上桃峰〉事件查处纪实》,不但读之受益,而且丰富了我的写作内容。“三上桃峰”的戏是山西演的,而事件的背景发生在河北省抚宁县,40年前我就经历了此事件,后来也写过题为《“三上桃峰”事件》的文章,但读了贵刊的发文,使我了解了更多内幕,此文我已复印珍存。
装帧讲究,看着舒服。贵刊的这种开本,其他刊物少见。一册在手,感到厚重而精致,看着很舒服。尤其是躺在床上捧读,感到很方便。纸张用料也舍得投入,值得称道。(2015年1月27日)”。……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