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7期 2015-06-29 同舟共进杂志社
“编读往来”把读者当成朋友和亲人
江苏无锡浦苏山(无锡市物资局退休干部)贵刊编辑部通过“编读往来”栏目认真听取读者的评价、建议、要求、希望和意见,把它作为办好刊物的重要渠道之一。这个栏目确实很有特色,是编辑部与读者联系、交流、沟通的友谊桥梁,也是读者最爱看的栏目之一,这种把读者当成朋友和亲人的真情确实让人深受感动。祝今后的《同舟共进》百尺竿头,更上层楼!(2014年12月12日)
云南蒙自王绿善(中共红河州委党校党史党建研究室原主任)贵刊的文风好,一扫那种只讲大道理、刻板,使人读不懂、弄不懂的教条式的不良文风,很多文章说理有据,说事有例,实实在在,明明白白,让读者受益匪浅。(2015年1月5日)
 
“我们应当如何说理”:一个好的“专题策划”
陕西汉中慕祎(汉中市委党校教授)贵刊2015年第4期的“我们应当如何说理”,是一个好的“专题策划”。言其好,是因为它的设问切合实况,且更重要的,它是一个现代社会异常需要解决的题目。在笔者看来,“我们应当如何说理”有内外两个层次。外部,就是葛剑雄先生与记者的对谈中列举的“不说理”“不会说理”、以粗暴语言来替代说理的种种行为。内层,则是思维方法的问题,与我们的文化有极大关系。这一点,在葛剑雄的采访,刘擎、唐小兵的对谈,及邱震海的文字中,也多有涉及。
国人一般不能很好地说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说理空间。本来,说理是需要培养的,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对此却很不讲究。在工作中,开会本来可以成为展开讨论的场所,可惜绝大多数人基本是带着耳朵就可以了。所谓开会,实际对一些人是“讲会”,另外多数人是“听会”。讲毕听毕,会就结束了。平素里,家庭本来也是需要说理的,可惜这也被我们太多的传统格言和小品、相声类节目消解了,似乎这是一个不要“讲理”,只要服从或者耍横的场所。朋友圈中就更不“讲理”了,讲段子,家长里短,成了主打。
缺乏了基本训练,结果便是,不少人只要遇见大事小事,就立马、天然地站在自我的立场进行辩论(注意,不是“说理”),因为谁也不愿站在另一方考虑。
略微深入想想,除去“文革”留下遗痕,在我们“君臣父子”的长久文化中,就极度缺乏“说理”的传统。在一种非理性,只听命的社会氛围中,一下子要求人们立马会说理起来,实在不容易。
这个话题,我以为往后还可以再深入,把主题分解一下,通过梳理传统文化,提炼说理对现代社会的意义等多个方面进行讨论,也许对国人的帮助更大一些。有时我听到一些议论,一些甚至是受过高等教育者的议论,觉着他们的思维都缺少训练,你让他怎么“说理”?(2015年4月10日)”。……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