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9期 2015-08-28 高尚全
我亲历的中国改革的九个故事
文│高尚全
 
关于企业自主权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1956年发生的。1956年12月6日《人民日报》第二版发表了我一篇文章《企业要有一定的自主权》,当时用了“一定的自主权”。现在看来这个说法有点保守了,企业应有完全的自主权,但在当时提出“一定的自主权”也非常不容易。为什么考虑写这个文章呢?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病不是现在才暴露出来,1956年的时候就暴露出来了。因为计划经济是高度集中的体制,是审批经济,什么事情都要经过政府审批才能干,没有审批则不行。当时有几个案例,我的记忆非常深刻。
一个案例是,我在第一机械工业部工作,沈阳有两个相邻的工厂,一个叫沈阳变压器厂,一个叫沈阳冶炼厂,这两个都是政府行政主导。变压器厂需要大量的铜,由主管的一机部从云南等地调到沈阳;冶炼厂生产的铜由冶金部从沈阳调往全国各地。一墙之隔的两个厂由于行政主导,没有市场,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
另一个案例是,1956年上海天气很热,企业为了不影响生产,要买鼓风机。当时还没有空调,企业因为无权买鼓风机,需要打报告申请。经过7个部门审批,最后一个部门批下来时,夏天已经过去了。
这是我经历过的两个故事,觉得不改革不行了。我经常会思考一些问题,一机部开会时我问他们的招待所,我说你们今天住了多少人,他说住了1400多人。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呢?因为企业没有自主权,没有任务了要找部里,没有原材料了要找部里,没有电了要找部里……企业要“跑部钱进”。部里谁管呢?部长那么忙不可能管。我在文章里写是“小二当家”,管事的是小二,科里没几个人,但是要管全国,怎么管得过来呢?这就促使我写了《企业要有一定的自主权》的调研报告,文章提出:“中央集权过多了,企业自主权过小有什么弊病呢?第一,给国家造成很大的人力物力浪费……第二,限制了企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潜力不能充分发挥……第三,助长了中央国家机关的官僚主义、文牍主义和事务主义……”
文章在《人民日报》发表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作了转播,当时我正好跟一机部副部长,后来当了上海市长的汪道涵同志一起出差到沈阳。早上听广播,他说,“小高,广播里有你的文章了”,他是用赞赏的口气来说的。当时认为社会主义只能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政府就得统管。“文革”中有人给我贴大字报,说企业有了自主权还得了吗,社会主义企业就应该是政府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企业要自主权就变成南斯拉夫修正主义了。大家记得毛主席在《十大关系》一文中指出,两个积极性比一个积极性好,要更多地发挥地方的积极性。一切统一到中央,把企业卡得死死的,不是好办法。我想这个故事对我国的改革有很大的启示作用。……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