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六期 2019-07-16 渡边满子 蒋 峥

渡边满子 / 口述 蒋 峥 / 译

 

2018年12月18日,我代表外祖父大平正芳参加了庆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大会表彰了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的100人,其中10名是外国友人,当中有两名是日本人,一位是我的外祖父,另一位是松下幸之助。大会颁给我外祖父“中国改革友谊奖章”,他获评为“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支持中国改革开放的政治家”。这是一件让大平家感到非常荣耀的事情。

我是大平正芳的第一个孙女,出生于1962年,也是整个大平家族第三代的第一个孙女,所以对大平家族来说是一个喜讯,大家对我各方面都特别照顾。当时的外祖父是池田勇人内阁的外务大臣。我从庆应义塾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电视台工作了24年。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期,我们制作了“女人们的中国”节目。我是山口淑子也就是李香兰最后的电视采访者,她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和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我却一直生活在没有和平的年代。”

邦交谈判话当年

我对中国印象的起点,也是印象最深的一幕,是1972年9月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和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握手的那一幕。那时,我的外祖父大平正芳是日本外务大臣。他在职期间,真的是不顾生死地对待中日之间的交流。因为自从他走上政治家道路后,最大的梦想或说最要想实现的,就是中日之间的邦交正常化。

1972年9月,田中角荣刚敲定要访问中国的时候,他的女儿田中真纪子非常不高兴。当时,田中真纪子代替田中角荣的太太,以第一女儿的身份一直在履行和维护第一夫人的职责和形象,只要田中角荣出访,田中真纪子都会跟随。但这一次,田中真纪子没有随同父亲一起访问中国。原因与当时日本的大环境有关。当时日本的大环境不赞同田中角荣和大平正芳访华,右翼的宣传车天天停在我家门口,用大喇叭叫着反对的口号,家里还会不断收到恐吓信。

田中角荣和大平正芳出发的那天早上,田中角荣是从他家里直接坐直升飞机飞到羽田机场,然后从羽田机场出发前往中国的。而我的外祖父则是从家里坐车到机场。那时我只有10岁,长辈们都跟我说,这可能是和外祖父见的最后一面了,所以全家人决定一起开车送外祖父去机场。一路上,大家都特别紧张,还特意安排了两部车,第一部表面上看起来很像是外祖父坐的,但其实是其他人坐着,我们一家秘密坐在第二部车里出发了。当时,我的父亲渡边森田,大平正芳长女的女婿,也作为外务大臣的秘书官,一同跟去了中国。我印象很深,在外祖父和父亲离开后,家里只剩下女性,大家心里都比较担忧。

外面不时传回来谈判的消息。当年真正进行外交谈判的日、中代表分别是大平正芳和姬鹏飞外长。大平正芳每次商议到关键信息,都要打电话回日本外务省进行确认,所以整个会议就拖得很长,一直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有一天,中方安排大平正芳去长城观光,这时,可以用于谈判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这个关键节点,外祖父说,他和姬鹏飞是在去长城的路上,在车里把最关键的几件事情谈下来的。对于这一点,田中角荣对大平正芳有些不满,因为这么重要的会谈结果在车上产生,而且他是不知道的。不过,田中角荣和大平正芳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对于中日邦交正常化,两人之间是没有分歧的,当时日本外务省也认为要比美国更早一些恢复与中国的关系。

田中角荣的性格特别急,会谈结束后马上就想从北京回东京,但周恩来总理希望他去一趟上海。日方当时根本不了解为什么一定要去上海。田中角荣提出,如果一定要去的话,他必须坐周总理的专机去。对此,日本外务省坚决反对,日本首相坐中国总理的专机,这完全是打破规则了。可以说,直到现在,在外交实践上,也不会出现两国总理同坐一架飞机同去某个地方的情况。

最终,田中角荣、大平正芳和周总理一起上了周总理的专机。田中角荣喝了很多酒,在专机里还睡着了。大平正芳看到这个情景,觉得十分失礼,非常着急,准备把田中叫起来。但周总理阻止了他,还说让田中继续睡,并特地拿了张毛毯盖在田中身上。田中睡着期间,机舱里一直很安静,只有飞机飞过江苏省的时候,周总理特地让大平看出窗外,指着说这里是他的家乡。这说明当时周总理很惦记自己的家乡。……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天下第二客氏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