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七期 2019-08-12 任大刚

│任大刚

 

最近,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大概选题匮乏,竟把川渝火锅的争议也拿来议论一番。

事情是这样的,四川成都2019年1月卖了一块地,这块地上将建成一个火锅博物馆。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几年前,重庆的一个私人博物馆对外开放,向人们展示了重庆火锅的特色,其中还描绘了重庆火锅的发展历程。

《经济学人》的文章认为,成都建火锅博物馆“这种挑衅的行为对重庆人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将是一个考验”。

我在转发这条搞笑消息时,加了一段按语:改革开放以前,根本没有什么作为餐饮形态的四川/重庆火锅。因为首先,1980年代之前,肉类是匮乏的,不可能随意吃肉,没有肉的素火锅谁愿意吃啊;其次,1980年代以前,油脂是很珍贵的,不可能像现在吃火锅这样随意“践踏”,更大的可能是清水煮食。总而言之,1980年代以前要是有今天这样的火锅餐的话,最大的可能是清水素火锅,但有多少人愿意吃呢。所以一部火锅史,就是一部肆意伪造的历史,就不要争去争来的了。”

这段一本正经的认识获得我的朋友老晋的认同,老晋是成都东面龙泉驿区城里人,他说自己第一次吃火锅大概是在1986年,而我记忆中第一次吃火锅是在1988年的成都西面乡下。

如果我们俩的记忆不算靠谱,那么我引入第三人的记忆应该可信了。此人是王亥先生,成都的一名建筑设计家,他在最近的一篇对谈记录稿中提到:

你要晓得我走之前(1987年——笔者注)成都真没有火锅。很多人对成都的印象就是火锅和熊猫,但这真的不能完全代表成都,因为熊猫的地域分布很广。老实话,我1977年去重庆到1982年回来,没有吃过一次火锅。我是1987年走的,之后成都第一家火锅店是重庆人开的。

这是吃火锅的省城、县城(区)、乡下的三层记忆,均印证四川火锅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的这个时间节点。

王亥还谈到第一次吃火锅的惨痛经历:

我第一次回来(1991年——笔者注),吃了第一顿火锅店,几乎重度拉肚子,我终于晓得成都有火锅。以后再请我吃火锅,我就不去。之前成都真没有火锅,只有毛肚店,是很优雅的,小时候我们只在门口看,不敢进去,那个是有钱人吃,有点像涮羊肉,真没有火锅。

可以断定,说现代川渝火锅有什么悠久历史,基本上是营销噱头。

王亥1987年离开成都后,火锅迅速兴起。这是有书面证明的。

1989年12月,新华社记者王志纲撰写了《中国的“食林”外史》一文,作者于是年七八月间在成都和重庆走了一趟,文章主要记载的是在两地的吃喝。有关火锅,其中提到:

火锅是成都街头一大奇观。赤日炎炎,火锅店生意依然兴隆。分社门前的陕西街,长不过50米,20来家饭馆,火锅店就占了10来家。

文章又说:“据云,成都火锅也是这几年才兴起的,多从重庆传来。故,不少火锅店为表明自己为嫡传正宗,牌号多为‘重庆火锅’或‘山城火锅’。”

这说明,成都的火锅的确是从重庆传过来的,当时的人也完全承认这一点,“成都主义者”不能不认这个账。

从上述文献,至少可以得出结论:

第一,现代意义的川渝火锅,真正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物质生活逐渐丰裕之时。

第二,四川(包括现代的重庆)并没有吃火锅的“深厚传统”,如果有火锅的话,也只是宴席当中的一道菜而已。

第三,现代川渝火锅从诞生那一刻起,几乎就与“黑暗料理”有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第四,现代川渝火锅几乎彻底改变了四川(重庆)人的饮食习惯。……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重视儿童,不止在儿童节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