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七期 2019-08-12 钟兆云

│钟兆云

 

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辜鸿铭,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评价。

李大钊曾说:“愚以为中国二千五百余年文化所种出一辜鸿铭先生,已足以扬眉吐气于二十世纪之世界。”文化巨擘吴宓也称赞:“辜氏实中国文化之代表,而中国在世界惟一之宣传员。”而在新文化运动另一位领袖陈独秀眼中,辜却是位“很可笑”“复古向后退”的怪物,以“老顽固”“老古董”“腐儒”等称辜者也不乏其人。辜鸿铭究竟为何人?

180度的人生转向

1857年7月18日,当辜鸿铭诞生在槟城最古老的华人家族、取名汤生(Thomson)时,这个从福建闽南漂来的家族,已在槟城立足了上百年。英国橡胶园主布朗特别喜爱天资聪颖的小汤生,收为义子,并于1867年前后带他返回苏格兰老家。14岁开始求学于莱比锡、爱丁堡、伯明翰、柏林、巴黎等著名大学,汤生凭着自己的天才和勤奋,掌握了十来门外语,并获得了文、理、工、哲等多科的十几项文凭、学位,成为一位学识渊博、满腹经纶、能言善辩、笔走飞鸿、大器早成的青年学者。

1879-1880年之间,汤生登上了东返马来亚的轮船,回到了槟榔屿。为父母扫过墓后,他选择福州作为他与故土初识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他的兄长、唯一在世的亲人辜鸿德。辜鸿铭来福州时,震惊一时的乌石山教案引发的中英冲突,刺激了这位看起来更像是英国绅士的海外华人,对自身文化归属的反思。

1881年岁末,他偶识清廷派赴南洋诸地宣慰侨胞并与英国殖民当局办理交涉的马建忠(《马氏文通》作者),经三日倾谈,人生观及生活方式发生180度大转变,倾心仰慕祖国文化,决心回国为灾难深重的祖国效力。辜鸿铭当即来到香港,在香港埋头苦读汉学著作和中国经典。1885年前后,辜鸿铭在复折回香港的船上,舌战几位肆意诋毁中国的洋人,为同船的广州候补知府杨玉书所奇,乃向两广总督张之洞引荐。由是,辜鸿铭进入张之洞幕中,被委为洋文案,邦交诸务。

“极热烈之爱国主义者”

文化巨匠吴宓曾以“极热烈之爱国主义者”加誉辜鸿铭。当年出西洋读书时,父亲说了许多话,辜鸿铭记得最牢的是“中国人”三个字。到欧洲后,作为大富翁家的养子,他的生活完全是贵族化的。可他毕竟是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是为欧洲人所瞧不起的黄种人的一员。这种社会背景,培植了他极强的自尊心和爱国情结。

1889年,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辜鸿铭随其移节武昌,时长江流域教案叠起,给辜鸿铭许多震惊。他第一次回福建,就在福州碰到乌石山教案,在他内心留下深刻痕迹,并作诗斥责传教士的伪善,十多年后又遭遇愈演愈烈的长江教案,他内心的愤慨可想而知。血浓于水的民族尊严,使辜鸿铭愤而以“一个中国人”为笔名,在《字林西报》发表英文专论《为祖国和人民争辩——现代传教士与最近教案关系论》,堂堂正正为中国人民的反洋教运动向世界作辩护。

用空谷足音来譬喻辜鸿铭的言论,并非溢美。因为自鸦片战争以来,整个英语世界几乎一直是欧美列强自己充当舆论主角并自说自话,辜鸿铭的出现,使中国终于有了能理直气壮地为祖国权利向世界发言、寻求正义的声音,这是屈辱的中国近代史难得一闻的壮魄和虎吼声。对那些动辄“叫嚷炮舰镇压”的侵略者,受过西方近代民族意识熏陶的辜鸿铭表示万分的蔑视,他也予以抨击,字里行间洋溢着浓烈的民族感情和神圣的国格意识。

八国联军侵华后,辜鸿铭怀着一腔火热的爱国之情,不遗余力地用英文写就《尊王篇》等文章,广发世界,向世界舆论寻求正义。《清史稿》如此称道辜鸿铭:庚子拳乱,联军北犯。汤生以英文草《尊王篇》,申大义,列强知中华以礼教立国,终不可侮,和议乃就。

除了抨击侵华行为,谴责列强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对那些傲慢无礼、藐视中华已极的轻佻言论,辜鸿铭也少不了要震怒一番。19世纪末,欧洲忽然刮起了一股针对中国的“黄祸论”旋风。德皇威廉二世专门送给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幅《黄祸图》,图中之意是黄种人的崛起将给欧洲带来威胁,欧洲白人应当联合起来,抵制黄种人的入侵。辜鸿铭用英文发表《文明与混乱》一文,严正驳斥了强加在中华民族身上甚嚣尘上的这种无稽论调,并强烈抨击了西方的霸道政治。美国有“小斗牛士”之称的著名政论家波博·埃文斯特地致函辜鸿铭,说:“我怀着浓厚的兴趣阅读了你书中所写的每一个字,并相信这样做是值得的。最终,我在许多深具兴趣的问题上站在了中国人一边。”

每见外国人笔下对中国和中国人极尽讥嘲揶揄之能事,辜鸿铭总是少不了要作文反唇相讥一番。凡此种种,为世界重新认识中国产生了积极效果。日本学者、《时事新闻》驻北京通讯员鹫泽与四二曾说:“辜先生的文章使得世界各国人民站在了中国政府和文明的一边。辜先生太有名了,以致任何过分的赞誉都显得多余。”

爱国,首先要爱其文明,在《在德不在辫》一文中,辜鸿铭指出:“我完全可以肯定,当我们中国人变成西化者洋鬼子时,欧美人只能对我们更加蔑视。事实上,只有当欧美人了解到真正的中国人———一种有着与他们截然不同却毫不逊色于他们文明的人民时,他们才会对我们有所尊重。”

辜鸿铭不遗余力地颂扬中华文明,甚至到了言必赞中华的地步。在他看来,中华文明高于一切文明,因此,一心要把中华文明推向全世界,并声称要用中华文明改造世界。他坚信,未来的世界,必是儒教的天下。由是,辜鸿铭的精神颇得时人钦佩。这在旧中国不要说绝无仅有,也当属凤毛麟角。就连托尔斯泰、毛姆等文豪也向他投以赞扬的目光。

爱国主义是辜鸿铭思想学说的渊源,爱国,简直成了他的立世之基,他曾深情地说:“我热爱我的国家……在他们(按:指嘲笑他的大学生)还没有出生前,我就口诛笔伐,反对‘不平等条约’和治外法权的卑劣做法”、“我在英国读书时就已知道何为祖国,而当时许多中国人对此还不甚了解;为了更好为祖国效力,我不看荣誉和金钱……”他希望中国繁荣富强,那时,我将在儒家的天国深感欣慰”。……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彭玉麟:“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