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七期 2019-08-12 霍安治

民初广东渔业改革为何功亏一篑

│霍安治

 

“南天王”陈济棠平生的最大乐事就是以咸鱼下饭。广东天气炎热,粤人不吃隔餐剩鱼,陈济棠吃剩了却舍不得丢,总要留到下一餐接着吃,传为佳话。

广东人爱吃咸鱼,是因为那时的海鲜都要腌制。中国传统渔船没有冷藏设备,出海捞得渔货,无法新鲜运回,只能用大量盐巴腌藏。去内脏后,抹盐入桶,腌成整条咸鱼,称为“盐藏”;去鳞、去脏,以盐水洗涤,晒成干鱼,称为“盐干”。从一担叫价白银廿两的名贵石斑,到普罗大众廉价买来下饭的东莞池鱼,只要是从海里捞上来的,全是咸鱼,千年不变。

直到民国初年,欧美日以冷冻法保鲜,海味才出现鲜鱼。中国造不出冷藏设备,只好因陋就简。上海与香港出现由传统帆船改造的“冰鲜鱼船”,冰鲜船不捕鱼,只带大量冰块直奔渔场,向已经打到鱼的渔船买鱼冰冻,火速回港,赶上清晨三点鱼市。然而,广东人吃不惯冰鲜,只爱咸鱼。直到今日,仍有不少海鱼以咸为贵。汕尾惠阳的名贵“鰽白”,肉质细嫩,粤人不肯鲜吃。先盐藏,再盐干,晒成“霉香鰽白”,在香港上市,1斤近港币500元,鲜鱼反而卖不出好价钱。然而,正是广东人热爱的咸鱼,曾造成中国渔业史上最荒谬的苛政。

陈济棠爱吃咸鱼,也重视渔业。他主政岭南时,雄心勃勃开创新式渔业,却惨遭失败。摧垮改革大业的“头号战犯”,居然是腌鱼用的盐巴。

 

广东渔业敬陪末座

民国初年的广东渔业很憋屈。广东海岸线长达2400余哩(英里),港湾曲折,岛屿林立,形成潮汕、珠江口、南路与琼崖等四大近海渔区,面积广达6万平方浬(约为19万平方公里)。更有富藏无限的辽阔南海,远洋渔业潜力无穷。然而,当时中国沿海七省,广东的渔获量敬陪末座。据1934年统计,第一名辽宁省的年均渔获量460万担,其次江苏250万担,浙江200万担,山东173.2万担,福建100万担,河北62.4万担,广东只有50万担。

区区50万担咸鱼,无法满足本地需求,广东必须进口大量洋咸鱼。越南扁鱼、泰国黄花鱼,大宗进口年年不衰。但最受欢迎的还是来自遥远大西洋的沙丁鱼。粤人称沙丁鱼为“青鳞鱼”,主要来自加拿大,虽然远渡重洋,但价廉物美,在不靠海的粤北山区,是老百姓餐桌常备的平价食品,粤海关平均每年进口洋咸鱼价值300万~400万海关两,约折46万担左右。另有由山东江浙运来的咸鱼,平均每年约3万余担。换言之,广东一省每年消费100万担咸鱼,一半来自外购。

专家研讨广东渔业积弱的成因,问题首在渔民。岭南渔民俗称“疍户”亦称“疍民”或“蜑户”),以船为家,千年籍属贱民,科举不得应试,上岸不得通婚。民国肇建人人平等,但疍民不重知识,社会地位卑微如故。据1930年代调查,解脱贱籍20年后,疍家虽有少数子弟读书,但程度只到“能认识自己的名字,做生意能够记账”。广东百万渔民基本不识字,时人鄙称为“大懵仔”。

疍家的捕鱼技术数百年不变。海洋渔业以拖网为主,一张大网由两艘风帆拖船合拖,如竹筛滤水,俗称“篸罾拖”,大型拖网渔船称为“拖船”,小型则有“横拖”“鸡毛鸟”与“虾九”。拖网之外还有围网。数只小扒艇围绕放网,四面收紧,称为“索罟”。也有不用鱼网、放长线钓礁岩底名贵鱼种的钓艇,一排“钓纲”下钩90口,一艘钓艇最多可准备500排钓纲。风帆渔船也能深入远洋。能跑远洋的大型三桅风帆拖船,船长达60尺,下南洋,闯黄海,捕鱼范围北到日本长崎,南到泰国越南。

20世纪初,燃煤机动渔船迅速风行欧美日。1911年,日本第一艘新式机动渔轮“凑丸”制造成功,一年间增造50艘,飞速进入机轮渔业新时代,风帆渔船顿时落伍。日本出现资本雄厚的大型渔公司,更加快换装机动渔轮的速度。1931年,日本全国各型渔船36万艘,已有4.54万艘“汽船渔轮”。制式机动渔轮航速11哩,速度是帆船的三倍,不受风向限制,续航力可达2000海哩,日本各渔场迅速捕捞一空。日本政府紧急制定《汽船底曳网渔业取缔规则》,限定捕捞力量惊人的曳网渔轮不得在日本沿海捕鱼,于是大批先进机动渔轮闯进中国海域滥捕滥捞。1930年,国民政府明令禁止外国渔船在中国靠岸出售渔货,但香港是法外之地,日本渔船在中国沿海捕得渔货,到香港出售,转口倾销内地,广东首当其冲,成为日本渔业侵略的重灾区。

一月池鱼、二月马鲛、四月鰽白、七月黄花鱼、九月三犂(鳃鱼)、十月红杉、十一月石斑、十二月大海乌……沿海鱼汛一到,本地帆船还来不及开到鱼场,以香港为基地的日本渔轮已来回三趟。中国帆船下网最深60英寻(1英寻约为1.8米),日本渔轮能下网到百余英寻深海。中国大拖船捕捞量一船至多500担,日本渔轮一船可捞1000担,将鱼群一网打尽。大量“日本咸鱼”在香港与广东内地低价出售,使鱼价大跌,姗姗返航的中国渔船惨遭压制,渔获卖不出好价格,常被迫卖船转业。

早年的“日本咸鱼”是由日本运来的桂鱼、沙鳖、鳝仔与子嘉鱼,尚有日本风味。但在1930年代,广东市面上的“日本咸鱼”已是本国鱼场捕来的,日货与国货鱼种相同,就连腌制方法与色泽都是一模一样,无法分辨。

沿海鱼场利权被夺,南洋鱼场更是鞭长莫及。传统远洋风帆大拖船下南洋,随风航行,乘十月东北季风南下,等五月西南风起回航,一趟往返就是大半年。因此下南海的渔船,主要捕捉高濑贝、海参与海龟等高价海产,捞鱼是副业。但日本的机动渔轮不受风向限制,又有冷藏设备储存鱼货,再加装船用无线电与香港基地通联,掌握市场行情与天气状况,就能于南海尽情捕捞。……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只知有莫,不知有英”——一个香山买办的家族传奇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