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期 2020-03-13 郑焕坚

│郑焕坚

 

就在生命最后的日子,大业十四年(618年),隋炀帝杨广经常在江都(扬州)城内摸着自己的头说:“好头颈,谁当斫之?”

当时,天下群雄并起,隋炀帝却仍自顾自在扬州巡幸游乐,完全无意北返,他有时甚至对萧皇后说:“外间大有人图侬(我),然侬不失为长城公(陈后主),卿不失为沈后(陈后主妻)”,并自嘲说:“贵贱苦乐,更迭为之。”

然而,时间并不给他机会,当年农历三月,禁卫军将领宇文化及等人发动政变,隋炀帝被弑,时年50岁。

此后,天下持续大乱,然而隋炀帝之死,却即将揭开他身后一座千古名城的繁华盛世。

这座名城,叫扬州。

【帝国明珠,繁华正当时】

为了将江南财赋运入关中地区,从公元605至610年,隋炀帝前后耗时6年,征发数百万民工,最终开凿出一条以洛阳为中心,北达涿郡,南至杭州,全长4000多里,连接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五大水系,纵贯中国南北的京杭大运河之前身——隋唐大运河。

从此,作为大运河和长江边上的中心城市,凭借水运之利富甲天下的扬州,也一跃成为中国最为繁荣的地区之一。

到了唐代时,扬州已经成为大唐帝国内除了长安城外的第一繁华都市,美誉更是跃居久享“天府之国”称号的四川成都之上,号称“扬一益二”,扬,就是指扬州;益,则是益州(成都)。

随着中国经济重心的日益南迁,作为南北交通枢纽的扬州日趋繁盛,商贾云集,交易兴盛,是和广州、泉州、交州并称的东方四大商港。当时的船舶从扬州港出航,可东通日本,南抵南洋,西达西亚,是东方著名国际港口之一,城内甚至长期侨居有数千阿拉伯商人,另外来自波斯、大食、婆罗门、新罗、日本、高丽等国的商人,更是不计其数。对此,《旧唐书》曰:江淮之间,广陵(扬州)大镇。富甲天下。”“天下文士,半集维扬”——全国一半的知识分子都聚集在此,以至于“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成为文人知识分子的美好愿望;而诗人孟浩然“烟花三月下扬州”,引得诗仙李白无限艳羡。

晚唐诗人皮日休在《汴河怀古》一诗中评价大运河和隋炀帝:“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那时,作为帝国明珠,扬州繁华正当时。到了元代,京杭大运河全线凿通,一系列依托运河而兴的城市显得朝气蓬勃,从北京以下的山东德州、临清、聊城,到江苏北部的徐州、淮安、扬州,再到长江以南的镇江、常州、无锡、苏州,浙江境内的嘉兴、湖州、杭州,无数城市和村落因为大运河而兴,也掀开了中国历史上一场浩浩荡荡的城市运动。

尽管曾经历两宋之际以及明末清初等战乱,但坐拥漕运、盐运和水运之利的扬州,仍然在战乱之后继续强势崛起,从唐代安史之乱以后,北方人口不断南下,持续补充着扬州的血脉,到清代康熙时期,扬州成为当时人口超过50万的世界十大城市之一。

进入康雍乾时期后,中国人口开始进入大爆炸时代,人口增长以长江中下游速度最快,这也使得扬州的城市经济更加飞速发展。

其中,盐业和漕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扬州被指定为两淮地区盐业营运中心,当时,两淮流域的盐运都必须在扬州集中进行营销,而从扬州出发的盐运,不仅供应江苏、山东等两淮地区,还供应两湖地区、安徽、江西、河南等。

当时,扬州地区的盐运年吞吐量达到了六亿斤,至乾隆年间,两淮盐商已经发展成了一个拥有亿万资产的商业资本垄断集团。

尽管从元代时就已开始了粮食海运北上,但由于清代初期实行严格的禁海令,使得依靠京杭大运河的漕运,仍是当时北京乃至整个北方地区最重要的粮运通道,“国家岁挽漕粮四百万石,以淮、扬运道为咽喉”。清代时的扬州“四方豪商大贾,鳞集麋至;侨寄户居者,不下数十万”,康熙六下江南,有五次经过或停驻扬州;而乾隆六下江南,更是每次巡幸扬州游玩,并称赞扬州“广陵风物久繁华”。……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西关与东山,广州的两极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