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三期 2020-03-16 刘淑君

访谈嘉宾:陈金龙,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昊,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富布莱特学者

│本刊记者 刘淑君

坚守志业

《同舟共进》:大学是许多高三学子既期待又感到陌生的地方,许多高三学子在进入大学后往往感到难以适应。两位当年求学时的心情和状态是怎样的,现在的发展符合当年的规划吗?

陈金龙:我是1981年上大学,当时全国的招生规模是27万,包括中专、大专,所以当时能上大学很不容易。我上的是湖南师范大学。当时想,只要能考上,跳出农村,甚至是只要能吃上“国家粮”,就是最大的幸运。当年最迫切的心情就是要改变身份,从农村走出去。那时要改变命运只能靠读书。说实在的,我考大学时还是懵懵懂懂的,当时各方面的信息很少,可选择的空间也不大,对于后来的发展应该说没有太多规划。师范院校可选的专业也不多,我学文科,无非就是历史、中文、地理、政治几个专业,所以最后就选择了政治教育专业。到了大三,要面临选择——是考研还是毕业。当时毕业还是包分配的,大家都会有单位,但我选择了考研。我想,考研对以后的发展会好一些。1985年我考研时,全国招收研究生的学校和专业也不是太多,我还是选择留在湖南师大继续深造。

我觉得人生实际上是很难规划的,人的发展有很多偶然因素。我研究生毕业后就留在湖南师大。我觉得根据自己的性格,还是适合当老师,当时能分配到机关,但我没去。这些年来我就经历了两个单位,从1987年毕业到1994年在湖南师大工作了7年,然后1994年从湖南师大来到华南师大,至今25年。我觉得自己现在和当年的自我期望基本是吻合的,当大学老师相对比较自由,可以更主动设计自己的发展。

唐昊:我在选择大学时有非常明确的专业选择方向,因为我从高中开始就对政治还有政治理论特别感兴趣,所以我在所申请的大学里全都报了国际政治专业,要么就是政治学或政治教育,最后进入了东北师范大学的政治教育系。东北师大是一所老牌大学,学术氛围很浓,特别是在政治、历史、文学等文科领域。因此,无论是从个人的成长,性格的成熟还是学术功底的积淀来说,这段求学过程都给了我很大帮助。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以学术为志业是我的追求。马克斯·韦伯说,搞政治和搞学术是两条不同的人生道路。当时我也做了这样的比较和选择,最终觉得还是做学术比较适合自己的性格,所以就去读了本校的政治学研究生。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择,那个年代研究生还非常稀少。我把从事的工作按照三个层次来理解:第一个是职业,你把它当作一个养家糊口的职业;第二个是事业,你真正想在这里有所作为、干出一番事业;第三是志业,志业是值得用一生去追求和守护的志向。我在读研期间确立了今后要以政治学研究作为终生的学术追求,一直坚持至今。

《同舟共进》:众所周知,学术的道路漫长且艰难。作为学术研究者,两位最深刻的研究心得是什么?

陈金龙:有三点。第一是坚守,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做事情还得要有毅力,有毅力才能坚持下来。我1985年开始进入中共党史研究领域,研究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困难,但到现在还默默地耕耘和努力,没有放弃。我之所以在这个领域有一点影响力,坚守是最大原因。第二是要开拓新的研究领域。老师不能仅是知识的接受者,而应该是知识的创造者。要论接受知识,学生有很多途径,但老师要高于学生,那就要有创造力。在高校,我不太主张老师只搞教学,还是要做研究。做研究不能老是跟在别人后面,要真正站在学术前沿,引领学术发展,要把学问做好,得到大家认可,那就一定要有自己的研究领域、研究方向,要有自己的阵地。有的人喜欢“打游击”,什么都能做,结果什么也做不好。所以这些年我还是尽量开拓研究领域,包括1990年代对中共宗教政策的研究,后来博士论文对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政教关系的研究,以及近年对中共纪念活动史的研究,应该说都有一定开拓性。第三是从事马克思理论研究要有一种现实关怀,要关照现实,对现实保持关注度和敏感度,最好能把现实和研究领域相结合,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才会获得创新。

唐昊:我的兴趣比较广泛,喜欢以问题引领,而不一定局限在某个特定领域,可能在很多交叉领域产生问题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像国际政治经济学、历史政治学、公益慈善研究,都是我的兴趣所在,我甚至会亲身参与实践,去解决现实问题。不过,即便以问题引领,试图回答问题和解决问题,也必须要去深耕某一领域。我同意陈老师所说的,无论是做交叉研究,还是做某个领域的研究,深耕是必须的,要以这个领域的知识体系为根基。如果每个领域都浅尝辄止,就像陈老师说的“打游击战”,那么即使是交叉领域的问题,也不可能深入研究下去。

《同舟共进》:两位以过来人和老师的身份,对于新生该如何适应大学生活和学习有何建议?

唐昊:我觉得现在是大学去适应新生,因为新生代表着社会的新鲜血液和力量。现在的新生不像我们上学时的年代。那时很多人都是从一个很封闭的教育环境甚至是很封闭的乡村或小城市来到大城市的大学里,中间有一个身份转化过程;同时,所生活和经历的环境也会一下子从封闭状态转换到五光十色、眼花缭乱的世界,所以是需要去适应的。但现在的新生在上大学之前经历的东西可能就已经很多了,他所掌握的信息,对世界的认知,包括对于大学的认知,还有对自己的认知,可能都不是我们那时所能比拟的。因此,适应大学生活应该不是一个问题。反而是他们进来后会做一个比较,用自己心目中的大学标准对照真实的大学面貌,他们会看出很多问题,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大学要适应新一代大学生的需求。

实际上,整个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40年里都在发生变化,都在进行改革。大学教育与其他领域相比,虽然也在变,但幅度其实是比较小的。因此,大学要理解自身和社会之间的差距,理解自身有什么是该变的,什么是不该变的,在此基础上进行调整,包括在师生关系、教学内涵及教学方式等做更多变革性探索,才能跟上时代,跟上学生。

陈金龙:我觉得新生要适应大学生活,首先要明确大学究竟是什么,来读书究竟是为了什么。学生要认清大学是一个涵养知识的地方,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如果不好好学习,而是忙着学习之外的其他事情,本末倒置,将来一定会后悔。第二,大学是一个修炼品德的地方。学生在这里还要提升品格或者说道德修养、精神境界,这是很重要的。不要进了大学就变成了“佛系青年”,年轻人要有活力,要积极进取。第三,大学还是一个提升能力的地方,比如学习能力、创新能力,甚至社会交往能力、协调能力等。第四,大学是学生走向社会的起点。学生从这里开始学习步入社会、走向社会,大学阶段就要开始了解社会,慢慢去适应社会,通过社会实践、实习的机会,学会如何融入社会。

在大学四年期间,学生首先还是要静下心来读书。在高考以前,学习带有很强的目的性和功利性,而大学阶段读书相对来说自由一点,功利性不那么强,是学习的最好时间。所以应该把这四年充分利用起来,读一些自己专业的书,读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读一些修身养性的书,把文化素养、专业素养提升起来。理科的同学也是如此。理科生要做实验,动手能力要强,基本的理论知识更要有储备,因为做研究创新不能不以基础理论做根基;也不要急于写东西或发表文章,要在积淀的基础上创新。即便大学能把学生带到科技前沿,倘若学生没有足够深的功底,还是走不了太远。

唐昊:我补充一点,在扎实的知识体系建构的基础上,大学生尤其要有一种思维能力提升的意识,这应该是学生要培养的另外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这种思维能力的训练需要学生对很多习以为常的现象、说法提出独立思考后的问题,然后以问题为引领,在试图回答问题的过程中积累知识体系。同时,在与他人讨论问题的过程中,从不同视角接近最真实的答案,这样相互激发、脑力激荡的过程会促进认知能力的提升。……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广州,“老城市新活力”启示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