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七期 2020-08-03 陈晓平

│陈晓平

 

近代著名思想家郑观应籍贯广东香山,曾居于澳门、上海,相形之下,他在广州的活动较乏人关注。事实上,郑观应在广州直接参与了中法战争,提出最早的“西体中用”论,创办开平煤矿粤局、广东工艺院,推动慈善事业近代化,这些都是他一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参加中法战争

1881年,郑观应出任上海中国电报局总办。次年,李鸿章丁忧回籍,淮系大将张树声以两广总督署理直隶总督,北上路过上海,召见郑观应,对电报业务有所咨询。郑观应趁机呈递《上粤督张振帅论政治书》,痛陈用人之道必须有新思维,比如各省洋务委员(相当于外事办官员)必须“西文法政学堂毕业”,懂得援引国际法与外国进行交涉,对于列强的无理要求“不必迁让”,这样才能维护中国国体与利益。(《郑观应集》下册)

1884年3月15日,郑观应受湘军名将、兵部尚书彭玉麟之邀,从上海来到广州参与抗法战争,“会办湘军营务处”,也即担任彭玉麟的“副参谋长”。3月17日,两广总督张树声派郑观应前往香港与港督交涉,将被港府扣押的25尊克虏伯大炮提回广州。3月21日,张树声视察广东电报局,特地请郑观应陪同。香港《循环日报》1884年3月24日)

6月11日起,郑观应受命潜往越南西贡、金边、泰国、新加坡、槟榔屿等地,刺探法军情报,联络泰国政要,谋划与泰国结盟,从背后袭击法军占领的越南西贡。这个奇袭计划最终未能实现。他于8月12日回到广州,继续辅佐彭玉麟、新任两广总督张之洞、张树声,为抗法战争服务。郑观应将此行经历写成了《南游日记》(《郑观应集》上册),并向朝廷呈递《奏折南洋藩服通商折》《请设南洋领事片》,提请清廷注意经略东南亚,建议承认原“藩属国”暹罗、缅甸为平等之国,在南洋各岛遍设领事、保护华侨、发展商务,以抵制英、法殖民势力。

较早前的7月8日,张之洞来到广州上任。张树声卸任后继续办理军务,不久后于10月26日在黄埔行馆去世。张树声去世后,郑观应受张之洞派遣,到香港组织秘密援台军事。这一阶段他具体的工作详情,此前几乎无人知晓。当时,法国封锁台湾海峡,台湾情况危急,张之洞拟派潮州总兵方耀所部五营队伍援台,计划租雇外国轮船,从汕头、厦门秘密开行,避开法军封锁线,接济守卫台湾的刘铭传。按照最初计划,一旦租到轮船,郑观应马上前往汕头随军出发,但这个计划最终没有实现。

1885年1月4日,郑观应潜抵香港,寓居泰安栈,随即委托船务商人张廷桢联系,不久打听到有一艘德国轮船可载600人,航速每小时30里,吃水15尺,每月租价3200元,煤炭费、引水费另计,附加条件是,万一被法军击毁、捕获,应赔偿船主8万元,赔偿金须提前存入银行,由银行出具担保书。张之洞不愿接受这个担保条件。由于方耀的援台部队仍需整训,郑观应未能立刻赴汕,一直待在香港多方联系船只。由于局势变幻莫测,张之洞不时提出新的要求,船主也不断调整条件,有些船只不能短期内到港,多数已到港者又不能久等,双方来往电报有数十封之多,逐渐远离了最初的计划,郑观应被迫在香港住了超过3个月。4月14日,他仍从香港向张之洞发电报,告知阿富汗与俄国开仗的消息。(《张文襄公(未刊)电稿》)

郑观应在太古洋行当买办时,曾为杨桂轩担保,后来杨氏亏欠洋行4万多元,郑观应遭太古洋行控告,被香港法庭羁留,时间不是学者夏东元先生说的“1885年1月7日之后几天”,而应该在2月。2月11日,郑观应发电报给张之洞称:“粗雇三船均有头绪,惟现因封港,暂不能办。应近患寒热,且有友人前在太古亏空迫代清理,乞赏假十日。应禀。”(《张文襄公(未刊)电稿》)此次被太古逼债,加上上海织布局挪用资金问题,让郑观应落入人生低谷,后得亲友力助清偿,“脱累归里”,回到澳门养病,开始《盛世危言》的写作。

担任开平煤局粤局总办

1890年秋,郑观应“到羊城就医,仍杜门静养”。次年3月,挚友唐廷枢、徐润因公到广州,与郑观应欢聚。唐廷枢既是轮船招商局的灵魂人物,也是开平矿务局的创始人,任职总办。位于河北唐山的开平矿务局(开平煤矿),是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的机械采矿企业。考虑到广东官轮船、广东钱局等需用煤炭数量甚多,唐廷枢为照顾郑观应,提议让他担任开平煤局粤局(广东分局)总办,随即禀明李鸿章,得到批准。

郑观应受委任后,即开始择地建设办公楼、栈房、码头、储煤场,用“广州城南地基公司”名义出面征地。公司向南海县绅士林桐芳(榜眼林彭年之弟)购买广州鸡翼城(清两广总督佟养甲为加强城防,于1647年在明城墙南边东西两端分别修筑一道城墙。这道城墙直抵珠江边,因状如鸡翼,又称鸡翼城或雁翅城——编者注)外已纳税海坦地100多亩,同时征收江边溢坦(新冲积河滩)。这些溢坦原则上属于“官荒”(无主荒地),在官府不使用时,默许疍家人(船户)占用,他们在河滩上搭盖寮棚,用于居住或存放物品。公司征地时,船户闹事,不得不请番禺县派兵弹压。附近铺户、居民担心在旁边建设堆煤场会有危险,纷纷抗议,聚讼不断。郑观应本来以为出钱买地十分简单,没想到枝节繁多,闹到焦头烂额。

8月23日,开始动工兴建开平粤局各项设施,以老隆外街以西、侨商街以东、侨商横街以南一带为办公处所,八旗二马路以南到八旗会馆以西为栈房、码头。郑观应最终建成了能容纳1万吨煤的储煤场。

1892年暮春,郑观应在“广州居易山房”写成《盛世危言》自序,表明这部不朽名著的初稿正是在广州完成。这一年秋天,唐廷枢去世,郑观应重入招商局,再次离开广州。

郑观应第三次到广州工作,已在11年后。1903年8月,他从广西重返羊城,出任粤汉铁路广东购地局总办。这个职务原本由“张裕葡萄酒”创始人张振勋(张弼士)担任,张氏奉召进京,推荐郑观应接任。张振勋原在广州靖海门外建成了一连五间骑楼,开设“张裕安堂”药店,粤汉铁路购地局也在此办公。这座骑楼位于今靖海路1—9号,总体尚属完好。由于开平煤局粤局建筑后来都被拆除重建,靖海路1—9号骑楼是仅存的见证郑观应广州经历的原真建筑物,若能公布为文物加以修葺保护,将为广州这个岭南文化中心地增加历史厚度。

这次郑观应在广州一直工作到1907年,其间领导了1905年抵制美国华工禁约运动,成功协助组织了粤汉铁路招股。……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