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四期 2021-06-22 陈晓平


│陈晓平

 

中国第一个红十字会组织——“粤东赤十字会”,后改称粤东红十字会,红十字会番禺分会、广州市分会,是在孙中山的影响下创办的人道主义救援组织,粤东赤十字会的创始人群体、后继机构,与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事业有着密切联系。2021年正值辛亥革命110周年,为缅怀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的开创性贡献,推动中国红十字事业发展,笔者希望借助新的史料,进一步完善中国红十字会的历史书写。

【中国红十字先驱】

孙中山是最早接触红十字事业的中国人。1887年,孙中山进入香港西医书院就读,他的恩师康德黎(JamesCantlie)就是香港红十字会的创始人。在康德黎的言传身教下,孙中山很早就对红十字会有着深度认识。

1896年伦敦蒙难获释后,孙中山认识了“伦敦城赤十字会总医员”柯士宾。这年冬天,两人一起游玩了温莎行宫,相谈甚欢。出于对红十字事业的高度推崇,孙中山答应将柯士宾的著作《红十字会救伤第一法》译成中文。1897年春夏间,该书译成出版,为中文世界第一部红十字会文献,在当时来说属于救伤领域的标准著作。在译序中,孙中山引孟子“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来阐释红十字精神,认为红会救伤法为“救世之金针,救人之要术”。

按伦敦红会的安排,孙中山翻译的这本教材将分发到英国各个殖民地有华人居住的地方,故也很快进入香港,传回国内。1904年3月5日,上海《申报》评论道:“孙文所译《红十字会救伤第一法》亦颇有用,正不必以人废言也。”自1895年秋第一次广州起义后,孙中山已成为清廷钦犯,但《申报》仍对这本译著给予高度评价,丝毫不顾忌孙中山的身份,可谓客观公正。1907年,《民报》社在日本重印此书,为适应日本习惯,书名改为《赤十字会救伤第一法》。清末时期,“红十字会”“赤十字会”很大程度上通用。1912年2月29日,孙中山又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身份,批准中国红十字会立案。

如果说孙中山为中国红十字事业第一人,他的同乡先辈、著名思想家郑观应则堪称第二人。1894年,孙中山上书李鸿章,在上海停留期间与郑观应有过密切接触,郑观应专门为此写信给盛宣怀,请盛氏为孙中山上书一事提供协助。

郑观应留心世事,精通英文,一贯热心公益慈善事业,很早就注意到国际红十字运动。1897年冬,德国强占胶州湾,郑观应认为,中国面对德国侵略,必须坚决应战,而战端一开,就必须为军中救伤做好准备。为此,他写成《劝各名医仿泰西预筹军中救伤会歌并序》,其中写道:

泰西各国医士有红十字会,凡遇交战之时,会中医士雇工携药料追随营后,如有受伤员弁,无论敌人亦皆舁回医治,敌人不准伤害,此泰西公例第一功德也,较散赈尤为难能。我中土当兹危局……且念中土医士尚无军中救伤会,倘有战事,西医只救洋人,我华兵伤夷不能兼顾,若待临时劝募,势恐不及……如能及早预筹,则功德无量矣。夏东元编《郑观应集》下册)

郑观应呼吁中国医生未雨绸缪,他的倡议有着高度前瞻性和爱国情怀。

1904年初,日俄战争在中国东北爆发,郑观应正在广州负责粤汉铁路的购地工作。据当时的报刊报道,有留居广州的美国女医生倡议成立赤十字会,意欲组织救护队开赴东北救治伤员。这一倡议立即得到郑观应的积极响应。他邀集富商张弼士、黄诏平等人,“捐资协赞,劝华医之精于外科者偕行”。

担心广州募集的经费不足,郑观应又专程到香港,与华商领袖温佐才、冯华川等人协商,请他们在香港开演说会,“普告绅商,踊跃捐输,以成美举”。粤汉铁路建设千头万绪,郑观应一边忙本职工作,一边抽出时间为粤东赤十字会的成立奔走募捐。正是来自商界的这一大笔资金,为中国第一个红十字会的成立奠定了物质基础。……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民初广州燃料革新记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