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五期 2021-07-04 刘克敌


│刘克敌

陈寅恪的信

陈氏书信按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谈论学术为主,一类则是以亲友交往及日常琐事为主。显然前者更有学术价值,但后者也不可谓不重要,有些书信看似和学术没有关系,却可以从中发现写信人的性格甚至昭示出其之后的命运,陈寅恪1929年写给傅斯年的一封信就是如此。

陈寅恪和傅斯年的交往,最早应该是在20世纪20年代初傅斯年北大毕业后赴德国留学期间,彼时陈寅恪也从美国哈佛转到德国留学,两人遂开始交往。两人都是属于刻苦用功之人,被称为最有希望的“读书种子”,对此杨步伟在其《杂记赵家》中有生动的描述:这些人以前是英美的官费留学生,大战后因德国马克正低,这些书呆子就转到德国去,大买德国的各种书籍,有的终日连饭都不好好的吃,只想买书……说陈寅恪和傅斯年两个人是宁国府大门口的一对石狮子,最干净的。”此外也有说俞大维也曾被称为“读书种子”。

查王汎森等人编的《傅斯年遗札》,傅斯年在1925年12月写给罗家伦的信中第一次提及陈寅恪,内容是如何偿还从陈寅恪处所借一笔款项事,从信中多次用“老陈”称呼陈寅恪看,他们的关系已经极为密切。傅斯年还在信中提及当时毛子水、姚从吾和俞大维等人的生活用费也多赖陈寅恪维持,可见他们数人彼时友谊之深。当时陈寅恪应清华国学院之聘请要回国任教,故急需旅费,所以傅斯年很是着急:“要是老陈不走,尚有法,而他即走。”因为陈寅恪筹集的旅费当时已经被他人借走,所以傅斯年和罗家伦商议如何凑钱先帮陈寅恪准备回国的旅费。从两人此后的几封书信看此事终于解决,但陈寅恪只能是买三等舱回国,看来还是囊中羞涩。

那么,陈寅恪1929年写给傅斯年的这封信是什么内容呢?其实就是陈寅恪在大发牢骚。

缘由是1929年7月24日下午,陈寅恪和同事赵万里去故宫博物院查阅有关史料,两人均为故宫博物院的专门委员,且佩戴有故宫博物院的徽章,却在入口处遭到门卫的拒绝。尽管两人一再声明为专门委员,且报出徽章的号数并拿出名片,门卫还是以可能假冒为由拒绝让他们入内,而且言行十分粗鲁,按照陈寅恪的说法就是“大声呵止,形色狞恶”。最后甚至用力推搡陈寅恪,还把陈寅恪的徽章一下扯为两段。幸好故宫博物院职员有认识陈寅恪者,赶快制止了门卫的行径,此事才算结束。陈寅恪应该是从未受到如此野蛮对待,愤怒不已的他不但把撕毁的徽章和名片等交到故宫博物院秘书长那里,而且接连写了两封信,一封写给故宫博物院,一封写给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要求把那个门卫开除,同时要求保证今后不再有同样事情发生。傅斯年在收到陈寅恪的信后非常重视,次日即25日即给故宫博物院写信,信中不但将陈氏信中讲述事件详细经过的内容附上,而且表示因陈寅恪不单是故宫博物院的专门委员,更是史语所的同人,他身为所长,当然要为陈寅恪等人讨一个公道。为此傅斯年要求故宫博物院应将那个门卫“斥革”即开除。如果该门卫系由公安局管理,史语所也愿和博物院方面“一齐向公安局交涉,此固鄙所对鄙所同人应负之责任也”。不过据现有史料,无法获知那个行为粗鲁的门卫是否被开除,而陈寅恪之后还是去过故宫博物院,倒是没有再受到门卫的刁难盘查。

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大教授何必和一个保安一般见识,但陈寅恪显然认为他的人格尊严受到侮辱,他不能忍气吞声,必须有所反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张伯苓的公益事业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