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五期 2021-07-04 张昊苏


│张昊苏

 

张伯苓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其影响力遍及政治、经济、文化、学术各界,且均有贡献。同时,他在社会公益事业、社会服务等领域也投注了相当大的精力,有的是以个人力量为之,有的则是发动南开师生共同推进。这些作为虽然不为一般人所熟知,但与他兴办南开学校,以“公能”为校训,实际上互为表里,可以看作是其思想体系、现实践履的重要组成部分。

“私立非私有,留德不留财”】

如果按照“公益事业”的广义定义看,张伯苓创建的私立南开系列学校,可谓他做过的最大“公益”。

南开的经费主要来自于四处募款,政府补助及学费只占极小一部分。张伯苓早期办学,经费主要依赖于严修、王奎章、郑菊如等津门绅商。1904年,南开学堂草创之时,除监督、教员领薪外,其余均为义务。办学款项来自多方——清末《奏定中学堂章程》规定“集自公款名为公立中学,一人出资名为私立中学”,南开这种“众筹式”的公益办学,当时并无先例。

随着南开学校声誉日隆,袁世凯、黎元洪、徐世昌、蒋介石、张学良等政界要人,以及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等国外机构,均有较多捐赠。张伯苓很擅于向各方募款,究其原因,除了他的人格魅力外,主要在于南开办学成绩斐然,且张伯苓所募款项均实实在在用于办学,“教育为社会谋进步,为公共谋幸福;教育为终身事业(lifework),予于此至死为止”。张伯苓狷介自守,义不苟取,所领薪水比一般教授还低,出行坚持坐普通车厢,故能得到社会的广泛信赖。

南开学校虽然是张伯苓一手创办的,但他一直将南开看作公益事业。在与政府机关的函件往来中,他多次以“公益机关成例”开展洽谈。张伯苓晚年还留下家训:私立非私有,留德不留财”,把南开看作是“公产”而非家族私属,并最终将其捐赠于国家。

各方捐款虽多,但并不影响南开的独立办学方针和理念。以“公能”为校训,旨在培养“知中国,服务中国”的人才,这些都合乎公益事业的标准,故有学者称赞:南开是中国最成功的公益项目。”

不过,南开学校还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公益事业。以“贫儿义塾”为代表的一系列平民办学实践,面向社会大众,尤其是弱势群体,可算是张伯苓教育公益事业的延展。

张伯苓年幼时家境贫寒,在义塾中接受启蒙教育,深切理解平民教育之重要。南开学校位于天津的平民区,师生对附近的贫儿困境多有关注,遂发起“义塾服务团”——这是南开成立最早、延续最长、覆盖面最大的学生社团,师生人人都担负起维持义塾发展的责任,被称为“南开学生对社会的绝大贡献”。

1915年2月,在张伯苓的支持下,南开中学在校内操场的东南处建造了8间平房,创设贫儿义塾,旨在为家境贫寒但品行良好者提供求学机会,课程有国文、修身、珠算等十余门,以“长其道德之念,助其自治之方”为目的。

次年,南开又在河东创办“南开第二义塾”,后又设办“女子义塾”,1920年还增设夜校。义塾设有图书馆、开办运动会等,学生共约160余人,影响甚大。义塾的一切费用均由教职员工、学生自愿捐助、分担,捐款名册在《校风》等校内期刊公开。1920年的《南开学校贫儿义塾总章》明确规定,全校师生均为义塾的校董,共同辅助学校顺利发展。1924年南开20周年纪念大庆时,校内还专门设置了义塾学生成绩展览会。

1926年,学校西南角又设立南开平民学校,负责教育学校附近的贫寒学生。1932年,在张伯苓之弟张彭春的主持下,学校设置了旨在培养“心力同劳”人才的半工半读式高中实验班,学生制作的产品广销天津各地。后来,又在此基础上独立出南开学校工厂、广开平民小学,先是培养贫民子弟接受初等教育,然后让他们在南开工厂当学徒,以掌握谋生技能。担任广开平民小学校长的,是早年与周恩来并为“南开四大名旦”的陆善忱,他还同时兼任南开学校“社会视察课”主任。……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有其父必有其子——谈陈三立和陈寅恪的两封信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