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六期 2021-07-12 周海滨


│周海滨

 

1926年,任弼时和陈琮英结婚。

1931年3月,任弼时受命去中央苏区工作,陈琮英因怀孕临产在即无法前行。任弼时决定不问男女,给孩子取名“远志”。1931年3月5日,任弼时离开上海。“父亲离开上海7天后,我便出生了。由于向忠发的招供,我才出生百天,就和母亲一起被抓进了龙华监狱。”

任远志回忆说:“我妈妈从国民党监狱里出来,到了上海,出来以后就告诉我舅妈(赵一曼——编者注),说我没办法的时候就掐远志,远志腿上什么的都青一块紫一块。结果我舅妈就说,哎呀,我这个侄女真了不起,从小就参加对敌斗争,就参加了革命,她说算是母女闹公堂。”但是没有等到任远志长大,舅妈赵一曼就牺牲了。赵一曼当年留下来的粗瓷大碗一直陈列在任远志工作单位军事博物馆,后来,任远志的丈夫白世藻撰写了怀念赵一曼的文章《一个粗瓷大碗》。

陈琮英出狱不久,接到周恩来电报,让她立即离开上海,去中央苏区工作。“母亲当机立断把我送回湖南老家,托付给54岁的奶奶照看。”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前,任远志和妹妹远征才被接到延安。“国共两党快开战了,很危险。王震叔叔派人把我们接出来,去延安。”

爸爸任弼时与“爹爹”朱德

15岁的任远志第一次见到父亲。她记得那天是1946年7月11日。“人家告诉我说,你只要看见延安谁最白、最小、最瘦、最矮,那就是你的妈妈。后来,我说我父亲什么样子?他说你父亲啊,戴一个黑边眼镜,留一点儿胡子,另外还拄一个拐杖,那个就是你的爸爸。”

当天,任弼时去接从新疆监狱里出来的叔叔阿姨了,只有陈琮英一个人来接女儿。在回去的路上,任远志见到了父亲,当时延安只有一条新市场大街,有一辆吉普开了过来。母亲就指着从车上下来的人对远志说:“你快去,那就是你爸爸,你快叫他去吧。”

远志激动地使劲跑,跑过去很高兴地看着爸爸。任弼时在女儿脸上亲了一下,他用手抚摸着远志的头说:“大女儿,你回来了。”

“父亲把我抱上车,车上坐满了人,印象中有三排座,前面坐着朱老总和康克清妈妈,中间坐着父母和我,李伯昭夫妇坐在后面。我一直盯着父亲看,鼓起勇气突然喊出‘爹爹’(即爸爸)时,父亲却看也不看我,坐在一旁的朱老总倒爽朗地答应了。我鼓着嘴问:你不是我爹爹,你怎么答应?’当时,满车的人都乐了。那时延安的小孩子都把朱老总叫‘爹爹’。”

“我就是叫不出爸爸来,我就搂着爸爸,我就流眼泪了,这是一种幸福的眼泪,我心里在想,这下我不是孤儿了,我也有爸爸,也有妈妈了。”任远志流着泪回忆了与父亲相见的一幕:一个没有父亲15年的女孩子,从野孩子到有了父母双亲的幸福孩子,怎么会不刻骨铭心记得这一切呢?

任弼时已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工作任务繁重,即使是一起在家,父女俩相处时间也极少。任远志到延安才住了一个多月,父亲便把她送到了延安中学。那时延安的中小学,生活很艰苦,学校的伙食很差,大多是小米饭和煮白菜、萝卜。“过年节时才能改善伙食,也只是膻味十足的羊肉煮萝卜或白菜。冬天气温低时,等不到我们动筷子,菜碗里的羊油就结成白花花的一层。对我这个不能吃肉的人来说,简直是无法生活,只好在白米饭里加点辣椒面,放点盐用开水泡着吃。”任远志回忆说,“每星期日回家,父亲也都让我和战士们一样吃大灶,妹妹学校的伙食标准是中灶,她回去可以吃中灶。当然父亲也心疼我,也想给我增加点营养,于是想出了个解决的好办法,就是把父母小灶上打来的饭菜,妹妹中灶上打来的饭菜和我大灶上打来的饭菜放在一起,这样,我就可以吃到小灶和中灶的饭菜了。其实,当时像我爸爸那样的中央首长吃的小灶也是苦瓜、辣椒、炒青菜,最好的是菜里加点肉片罢了。”

父亲逝世30余年后,任远志去拜访老前辈时,他们回忆说:你爸爸严格要求你们,一家五口吃三种灶传为佳话,我们在教育战士时,经常举这个例子。”……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