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六期 2021-07-12 吴紫嫣


│吴紫嫣

【童年家贫书少】

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一部影响深远的辞书——《康熙字典》编成了。同年,杭州府和仁县袁家诞生了这一代头一个男孩,只是男孩的父亲袁滨,此时尚在湖南衡阳县令高清府中做幕宾。袁家上下因为有后而大喜,给这个男婴取了“瑞官”做小名。

“瑞官”,便是日后著名的才子袁枚。

袁家即使祖辈显赫,但到了康熙年间也已没落,这样的家庭背景,注定了袁枚的童年不会过得太过优渥。

袁家的经济状况,让袁枚的母亲章太夫人颇为操劳,作为幕客与馆师的丈夫,收入不稳定,家里为了开饭,把能借的地方都借过了。直到袁枚晚年,在为母亲撰写《先妣章太孺人行状》时,对小时候和妹妹围着章太夫人讨要饭吃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即使后来生活优越了,袁枚在《秋夜杂诗并序》的第九首里,还是写出了“阿母鬻钗裾,市之得半饱”这样的辛酸之句,可见贫穷的记忆是如此沉重。

因为家里多是姊妹,难得的男丁,便很受老少长辈们溺爱。袁枚晚年在《随园老人遗嘱》中回忆,“我年八岁祖母犹抱卧怀中,沈姑母教之读书识字”。小袁枚初读佶屈聱牙的《盘庚》《大诰》,都是由沈姑母带读。

由于家贫书少,袁枚九岁前只知四书五经,不知诗为何物。直到偶然看到一部《古诗选》,才如获至宝,吟咏而摹仿之,竟无师自通。某年他曾随人游杭州吴山,口占五律一首,晚年仍记得“眼前两三级,足下万千家”一联,并感叹“童语终是真语”。

袁家虽家风和睦,但家中女性的婚姻多不幸。沈姑母守寡多年,二姐出嫁后,丈夫早亡,带着两个儿子回娘家,一生抚孤守节。与袁枚最亲密的三妹袁机,因为父亲要报答原东家的恩情而嫁入高氏家族,后差点被丈夫变卖。

可能正是对家中女性遭遇的同情,袁枚一生纳妾数人,但对嫡妻王氏一直颇为尊重。65岁那年的元宵,他还兴致勃勃地拉着王氏一起铲雪做茶水之用。

【名声鹊起】

雍正五年(1727年),袁枚不负众望,12岁就以童生的身份考中了秀才,亲朋好友纷纷祝贺。中秀才后,除了参加入泮礼,新秀才还有坐着轿子巡街的殊荣,只是12岁的袁枚并没感到有多么光荣,他留下这样的诗句:记得垂髫泮水游,一时佳话遍杭州,青衿乍着心虽喜,红粉争看脸尚羞。”

三年后,15岁的袁枚岁考时以第二名考上了廪生,享受每个月朝廷派的6斗廪米津贴。

一次,时任浙江督学帅念祖到浙中视察学政,颇为欣赏袁枚所作的《秋水》赋,便当面表扬了他,顺带抽查其他生员。

帅念祖问“国马”“公马”的出典,只有袁枚能答上来:“出于《国语》,详见韦昭的注解。”帅又问:“此外,还有‘父马’的出处,你知道吗?”袁答:“出自《史记·平准书》。”帅再问:你能对出对子吗?”袁说:“可以用‘母牛’作对,典出《易经·说卦传》。”帅非常满意,把袁录取在优等之列。

乾隆元年(1736年)正月,袁枚奉父命到广西桂林探望叔父袁鸿,期望叔父能为他谋一个好职位。怎料叔父见到他,并不关心侄子路途艰辛与否,而是说“汝不该来”,可见袁鸿在广西处境窘迫。

袁鸿乃广西巡抚金鉷之幕客,袁枚因此得与金鉷相识。金氏见对方相貌不俗,欲试其才,便命其当场作《铜鼓赋》。袁枚提笔立就,文词瑰丽,才气横溢,金鉷大为赏识。此文后被金鉷收入《广西省志》,列为“艺文”首篇。此时,适逢清廷举行博学鸿词科考试,高官本可推荐多名考生,金鉷上疏却只荐袁枚一人,称:“臣朝夕观其为人,性情恬淡,举止安详。国家应运生才,必为大成之器。”当时海内征士两百余人,袁枚最为年少。虽最终未被录取,但“奇才”之声名已鹊起京师。

落选后的袁枚陷入了经济困难,经好友推荐,到嵇相国家当家庭教师,才勉强解决了温饱。空闲时,袁枚专攻科举的“四书文”,终于在乾隆三年(1738年)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举人。次年,又以第五名的优异成绩考中了二甲进士,成为翰林院庶吉士,可谓春风得意。

何为庶吉士?其实为明、清两朝时翰林院内的短期职位。由通过科举考试中进士的人当中选择有潜质者担任,培训期过后,成绩好的能留下来当编修、试讲等对文化程度要求高的文书类工作。即使培训后的考试成绩不理想,也能优先外放当地方官。

可袁枚的庶吉士却当得并不如意。因清代对庶吉士有学习满文的要求,比较重要的诏书都有满、汉两个版本。袁枚视满文为畏途,无论如何都学不好。三年任职期满,朝廷举办“散馆”考试,因为在满文科考试中被判下等,又拒绝了座师让他当言官的推荐,袁枚被外放出京,先后任溧水、江浦、沭阳、江宁县令。

接下来的七年知县生涯,对袁枚的人生影响至深。

【断案好手】

江宁府城郊,正在赶路的袁枚一行人,到了埠头附近的天印庵留宿。一路南下途中的所见所闻,让袁枚真正了解了民间疾苦,亦不免对接下来的县官生涯忐忑不安,他提笔写下《天印庵小住》二首,其二云:“古寺残灯恼客肠,玉堂回首梦犹长。潺潺不尽秋来雨,伴我黄昏是海棠。”

在任县令期间,袁枚勤勉理政,秉公执法,尽心民事。他几乎每天从早到晚坐在大堂上,接受官吏汇报,处理百姓的报案。还善于发动官吏深入民间走访,召集甲长、保长,访查当地行为不端的地痞无赖,记录在案。倘若某地发生案件,袁枚就参照记录进行质证,使得境内无良之辈大为收敛。

袁枚的祖父精于刑名之学,幼承庭训,袁枚主宰四县时,亦是断案的一把好手。他判案的事例,散见于清末民初的一些著作之中,如《蕉轩随录续录》《淡墨录》《虞初续志》等。据说,曾有一名李姓秀才,因喜欢听袁枚判案,竟从溧水一直跟到江浦,袁枚后来回忆此事,写成了《酬诸知己诗十三》。

清代著名词人蒋敦复在《随园轶事》中记载,袁枚从沭阳调任江宁知县时,沭阳乡民把他一直送到河堤上,有人把写满乡民姓名的“万人衣”披在他身上,还有人“卧辙攀辕”,挽留他别走。这让袁枚十分感动,他问乡民:“吾何德何能,而能令诸父老依依不舍如此?”乡民说:“别的不提,单就大小官司,你没有拖到十天之后才判决的;你在沭阳两年,很少有人因为打官司而受牵累。我们挽留你,就是为了这个。”

因为在任期间口碑不错,袁枚很得时任两江总督尹继善的欣赏,后者继而举荐他当高邮刺史,却被吏部驳回,理由是乾隆十年(1745年)江宁县的税收额没有完成。……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延安大女儿”任远志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