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六期 2021-07-12 安 梁


│安 梁

 

中国与拉丁美洲远隔重洋,英语里就有“fromChinatoPeru”之说,意指“天涯海角”。在近代世界的大门口,曾有一位晚清官员,亲历万里风尘,在疫病和潦倒的险境里,考察了言语不通的遥远之地。他不曾被后世顶礼膜拜,却留下了数十卷记述与一次壮举。

选拔游历使

最早代表中国考察拉丁美洲的人,是傅云龙,他的头衔是“游历使”。这次游历的背后,是一场深刻的认知危机。自五口通商以来,各国外交官、商人、传教士纷纷涌入中国,但清廷上下对世界却知之甚少。满朝文武的西方知识大多来自《职方外纪》与《瀛寰志略》,始终缺乏实地考察西洋的经验,殊为遗憾。

同治年间,清廷倒是组织过两次出洋考察,却都是搭着外国人的便车:官员斌椿随着请假归国的赫德踏上了欧洲;记名海关道志刚随着告老还乡的蒲安臣游历了欧美十一国。再之后的两次出洋,都是登门道歉:“天津教案”将崇厚送往法国;“马嘉理案”让郭嵩焘出使英国。林林总总算下来,中国人没有太多独立自主出洋考察的经验,洋务派喊得山响,可还是停留在照猫画虎和纸上谈兵的阶段。

忧虑于通晓洋务人才之匮乏,朝中有识之士渐次提议遣使出洋考察。1884年,御史谢祖源递上《时局多艰,请广收奇杰之士游历外洋》一疏,力陈要害,恳请光绪皇帝早日培养谙熟洋务的臣僚,总理衙门大臣奕劻附议,欲周知中外之情,势必自游历始”。光绪准其奏议。然而不知何故,这一旨意被耽搁了两年有余,直到1887年才重回朝臣视野。

1887年6月,在时任总理衙门大臣曾纪泽的主持下,近代第一场游历使选拔考试拉开帷幕,应试者皆为六部官员。考试分两日,第一日试题为“海防边防论”“通商口岸记”,第二日则为“铁道论”“记明代以来与西洋各国交涉大略”。笔试过后还有面试,最终由光绪朱笔圈定了12位游历使,担任考察主要欧美国家的重任。

12人里,年纪最长、资历最深、学问最好的是兵部候补郎中傅云龙。《申报》刊登了他的《记中国明代以来与西洋各国交涉大略》一文,赞曰:愿与留心时事者共击节赏之!但是,以当年的舆论环境来说,游历使背负着巨大压力。对傅云龙不吝赞许的《申报》曾刊出评论文章,呼吁选拔适当之人,方能代表国家考察异域。同朝为官的士人也多有猜嫌,质疑游历使不过是六部官员升迁的终南捷径。

为避免游历使的考察流于形式,早在选拔考试之前,清廷就草拟了《出洋游历章程》,定其要旨为:“将各处地形要隘、防守之大势以及远近里数、风俗、政治、水师、炮台、制造厂局、火轮舟车、水雷炮弹详细记载,以备考查。”在这一方针下,数年后的考察报告里,各类图录与表格随处可见,凝结了游历使的心血。

游历使兵分五路,足迹遍布日本、美洲、英法属地、中欧列强、俄国、南欧诸国,体现了清廷开眼看世界的决心。其中,被寄予厚望的傅云龙与顾厚焜分在一组,游历日本、美国、加拿大与拉丁美洲各国。日本、美国是晚近崛起的国家,傅、顾二人对它们的游历著述最多、任务最重。以彼时的局势看,拉美各国不在考察重点,但傅云龙依旧兢兢业业地完成了考察,为世界留下了两地早期往来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总统座上宾

云龙遵朝谕出洋游历之国六:日本也,美利加也,秘鲁也,巴西也,英属地加纳大也,日斯巴尼亚属地古巴也。而舟车所至,假道层出,于是繇日本国而美利加合众国,而英属加纳大,而日斯巴尼亚属地古巴,而新加拉那大国,而埃瓜度国,而秘鲁国,而智利国,而巴他峨尼国,而英属地巴别突司岛,而丹属地先塔卢斯,而美利加,而日本。凡往还一十有一国,历程一十二万有八百四十四里,异途无论已。

在《游历图经馀记》开篇,傅云龙如此概括游历之行。1887年秋,他自北京出发,历时26个月走完全程,游历之广、记载之详,在12位游历使里首屈一指。在他的规划里,今属拉丁美洲的古巴、秘鲁、巴西都是考察重点,占据半壁江山。他在一路南下的途中,又分别造访了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智利、阿根廷等地,记录了沿途的天文地理、物产矿藏、铁路工业、政事历史等诸多方面,称他为“系统考察拉丁美洲的第一位中国人”,是不为过的。

傅云龙在旅途中势单力薄,但他毕竟是清廷的官方使节,因而在许多拉美国家受到了礼遇,秘鲁、智利、巴西三国政要都与之会面。他最先会晤的是秘鲁总统安德烈斯·卡塞雷斯。秘鲁在“硝石战争”里兵败,此君自民间组织的抵抗力量一跃成为国家栋梁,傅云龙注意到,“其面左战时创痕犹见”。“握手坐问来途去路”后,总统提出同游基格纳山,穿过高山的铁路让傅云龙歆羡,他详细记录了每个车站的高程(指从某个基准面起算的某点的高度——编者注)。

在智利,傅云龙起初不愿逗留太久,因其为“无约之国”,前途难料,但时任总统何塞·巴尔马塞达令他如沐春风,“遂见伯理玺天德(President的音译,意为总统——编者注),握手问起居,其母坐左,亦握手,曰‘先堞士’,译言坐也。云龙言:遵朝谕游历,得见甚幸。答曰:远来得见,甚欢。问出游大旨,遂言‘所到罔阻,所询无隐,但行期速,未克相助畅游耳’”。智利总统大开绿灯,让傅云龙的行程有了保障,他对这一计划外国家的观察,与古巴、秘鲁无异,可谓意外之喜。……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梁启超与湖南的不解之缘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