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六期 2021-07-12 袁灿兴


│袁灿兴

 

【民间穿戴,率性而为】

服装是身体的延展,爱美是人的本能,人们习惯用衣裳营造出赏心悦目的效果。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曾总结元代灭亡的经验,认为元代风气过于奢靡,僭越礼法,一般民众衣食起居与公卿无异,奴仆“往往肆侈于乡曲”,导致“贵贱无等,僭礼败度”。

洪武元年(1368年)二月,朱元璋下诏“复衣冠如唐制”,详细规定了皇帝、太子、大臣的服装,此后不断颁布涉及服饰的各项规定。不但官员们的朝服、常服有着繁琐规定,就是引车卖浆的平民们的服饰,朱元璋也亲自过问,参与设计,再三修改。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下令,庶民不论男女,其衣服不得用金绣、锦绣之类,鞋子不得裁制花样,不准用金线装饰,佩戴的首饰只准用银,不许用金玉、朱翠等。洪武六年(1373年),又下令庶民巾环不准用金玉、玛瑙、琥珀之类。平民的帽子不准用顶,帽珠只许用水晶、香木,甚至规定庶民不准穿靴子。可北方冬季寒冷,总不能让平民穿着单薄的鞋子外出,迫不得已之下,朝廷只好做出变通,徐州以北的地区可以穿靴,以御寒冬。

但严苛的服饰规则,遇上复杂的社会生态,和众生追求新、奇、美的心理,终究是要冰雪消融的。

早在洪武三年,民间就罔顾禁令,衣服采用黄色,在服饰上绣上古代帝王、圣贤人物及各类龙凤、麒麟图像。教坊司的妇女已被打入乐籍,身属贱民,更无忌惮,穿绸缎衣服,佩金银首饰,街市往来,坐轿乘马,屡禁不止。卫道士们痛心疾首地斥责:轻薄子弟,厌常斗奇,巾袭晋唐,衣杂红、紫,竞相慕好,汰奢无己,实为服妖。

外来的稀奇服饰,更是受到举国上下的追捧,引起了不少风波。最先发起冲击的,是来自朝鲜的马尾裙。

成化年间,朝鲜国使臣来到中国,他们穿着马尾裙出没街市,立刻被京师中人效法,之后风靡一时。马尾裙以马尾制成,系在衬衣之内。穿上马尾裙的好处是,它使人整体看上去更加丰满,衣着如同撑开的伞,行走之间,姿态万千。

最初穿马尾裙的人主要是商人、富家公子与歌伎,后来朝内武臣效法,京师之中多有织卖者。马尾裙之风行,以至于不论贵贱高下,都穿上这种裙子。个别内阁大学士,一年四季,不论寒暑,都是马尾裙不离腰。作为礼部尚书的周洪谟,本该遵循礼法,可他喜欢也就罢了,却还要穿上两层马尾裙,让衣服更加膨胀。年轻的公侯伯爵、驸马,还觉得马尾裙张开的弧度不够,在裙内绷上弓弦,增强效果。

马尾裙的流行,也带来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要制作马尾裙,就需要大量的马尾,民间的马尾被采光之后,马尾缺乏,市价日贵。军营内的马匹被人给盯上,不时发生偷拔军马马尾的事件。军马被硬生生拔去尾巴,痛楚难当,不思饮食,日益清瘦。有官员利用此次契机,主动出击,称偷盗马尾,有误军国大事,请求严禁马尾裙。最终,在朝廷的强力干涉之下,马尾裙暂时消失,军马们再次留起了漂亮的马尾。

走了马尾裙,其他的各类服饰次第而起。蒙古的曳撒,便是“后起之秀”。

曳撒受蒙古的生活影响,在下摆竖向“密密打作细折”,在腰间横向打细折。这本是蒙古人骑马需要,缩紧腰围。可在明人眼中,此种服装鲜艳好看,外形华丽。明人所穿的曳撒,主要在下摆打褶,中间则无褶,比较平坦。曳撒与马尾裙本是最佳组合,二者搭配,更显出裙子蓬松如伞的效果。

曳撒不但为士人所喜,也为皇帝所钟爱。成化皇帝游玩时,身着大红织金龙纱曳撒,弘治皇帝退朝之后,一身曳撒。正德十三年(1518年),正德帝朱厚照从宣府回京,命京师百官戴蒙古人的大帽,穿蒙古人的曳撒迎接——这完全背离了祖先之制。不过也有人敢与皇帝较真,监察御史虞守随就劝告皇帝:“盖中国之所以为中国者,以有礼义之风,衣冠文物之美。”正德对此嗤之以鼻,毫不理会。

明初曾建立起一套复杂的官员服装规定,但这套规定,后来被逐渐打破。自成化、弘治以后,官员以穿蟒服为荣。蟒无角无足,龙有角有足,官员们却不在乎,穿上“有角有足”的蟒服出入公堂。最甚时,宫中的太监也一身蟒服,无人来管。

这种“僭越礼制”的现象,在《金瓶梅》中有较多反映,西门庆每日骑大白马,头带乌纱,身穿五彩洒线揉透狮子补子圆领,“狮子补子”只有一二品武官才能使用,西门庆是五品武官,按规定只能用“熊罴补子”。麒麟服本是公侯、驸马、伯爵的服制,此时也被庶民随意穿着,如《金瓶梅》中的吴月娘、春梅。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李娇儿一人做了一件“锦鸡缎子袍儿”,依照礼制,只有二品文官才可在补子上使用锦鸡纹样。

明初厘定礼法,妓女在着装上受到严格限制。“出入不许穿华丽衣服”“不许锦绣衣服”“不许戴冠”等。但到明代中晚期时,妓女们已突破了昔日的繁琐禁制,以服装展示自己身体之美。衣着面料以纱罗锦缎为主,色彩上朱碧红紫,工艺上织金绣彩,款式上异色花样,首饰上金玉宝石。“去船尽是良家女,来船杂坐娼家妇。来船心里愿从良,去船心已随娼去。”这写的是妓女们服饰华美,甚至让良家女子心生羡慕。

明代以赤色为尊,原因在于朱元璋“以火德王,色尚赤故也”。大红服装一般只有朝廷命官才能穿,庶民,特别是女性,不能随意穿大红色衣服。到了万历年间,妓女之中流行大红绉纱夹衣,洒线绣,这也很快在民间流行开来,甚至连贩夫走卒、一般佣夫也穿红袄。名妓陈雪筝色艺双绝,“都中时态新妆,多出其手,合度中节,仕女皆效之”。

《金瓶梅》第五十三回中,妓女李桂姐穿的“五色线掏羊皮金挑的油鹅黄银条纱裙子”,潘金莲说是“里边买的”,也就是“宫装”。这宫装不但用了“羊皮”,还是黄色。

正德年间,服饰风格发生了巨大变化。此时的民间穿戴,率性而为,追随潮流,“宽袖低腰,时改新样”。松江地方上的男子服饰款式多变,时而变胡服,时而又变为阳明衣、十八学士衣、二十四节气衣之类。艳丽色调被保守士人深恶痛绝,可紫红色服饰在读书人中日益流行。范濂提到,松江儒童之中流行穿绛红道袍。范濂贫穷,崇尚俭朴,可也开始穿大红大紫色衣服。

在一些“癫狂士人”中,还流行“男着女装”。唐伯虎一身女装,与和尚逍遥下棋。苏州人卜孟硕,夏季挽高髻,着大红苎皮袍,赤脚在街市上且歌且行。《续见闻杂纪》中记载,李乐隐居乡间,某日进城,看到城内读书人都是艳丽打扮,红丝束发,唇涂红膏,面抹香粉,着紫红衣服。遂作打油诗云:“昨日到城郭,归来泪满襟。遍身女衣者,尽是读书人。”

至明末社会动乱,辽东战事经年不息,便有人指责服饰是祸害。顾炎武就认为“万历间辽东兴冶服,五彩绚烂,不三十年而遭屠戮”,李渔则认为“风俗好尚之迁移,常有关于气数”。……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穿越千年的广州城池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