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六期 2021-07-12 张 砺


│张 砺

 

江苏南部有一座濒临长江的县级市江阴,自古以来,这座江南小城不仅物阜民丰,经济发达,而且文化繁荣,人杰地灵。自宋至清,江阴曾先后出进士415人;民国时期,江阴城出了杰出的文学家刘半农、音乐家刘天华、刘北茂三兄弟等文化名人。然而,如果要数江阴历代名人中最广为人知者,当属明朝晚期的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

徐霞客名弘祖,号霞客,1586年出生于江阴一个世代书香的富庶家庭,祖上曾经为官。徐霞客幼年起就博览群书,无意于当时盛行的程朱理学,特别爱好古今历史、地理以及山海图经之类的知识。他对于应科举、入仕途不感兴趣,倒是喜欢游览名山大川,热衷于考察和研究大自然。15岁时,在参加一次科举资格考试失败后,徐霞客就坚决摒弃了科举之路,一心埋头于古今史籍、山经地理中去了。

徐霞客少年时期就立下了“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的志向,要游历天下,问奇于名山大川。他认为现有的一些地图和地方志中对于山川的描绘并不准确,决心“穷九州内外,探奇测幽”。他一生怀着极大的热情,坚持不懈地致力于地理、水文、气象和动植物等方面的观察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22岁那年,徐霞客第一次离开家,去江阴南边不远的太湖地区旅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走出书斋,投身大自然,开始了专业旅行家的生涯。难得的是,他的母亲开明通达,非但不责备儿子放弃仕途经济的道路,反而鼓励他志在千里,放心远游。在徐霞客后半生的30多年中,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旅行和考察,足迹遍布如今的19个省市,而且主要是靠徒步跋涉,连骑马和乘船都极少。

翻开徐霞客旅行的路线图可见,他走遍了三山五岳和东南、华北的名山:浙江天台山、雁荡山,安徽黄山,福建武夷山,江西庐山,河南嵩山,陕西华山,湖北武当山,山西五台山、恒山,山东泰山,湖南衡山等。沿途更有无数大小山峦留下了他的足迹,有的地方更是多次前往。

徐霞客经过多年的酝酿准备,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做了一次长达4年的西南远游。这次长途跋涉,他途径浙江、江西、湖南、广西、贵州和云南六省,行程超过万里。在广西,他考察了桂林、阳朔和柳州等地的溶洞和峰林,然后从广西西部北上穿过贵州南部到达云南,途径大理、丽江,再往西渡过怒江,最远到达滇西的腾冲,考察火山和温泉。

“食无盐,卧无草,甚乐也”

徐霞客在旅行考察中,为了追求大自然的真相,常常不畏艰险。他登山一定要上到最高峰,察看河流要努力追溯到源头,就是进入到山洞里,他也要尽力走到最深处,却从不考虑返回途中可能遭遇到的危险,想方设法完成考察目标。

位于浙江东南部的雁荡山,其四大山峰之一的雁湖岗“山顶有湖,芦苇丛生,结草为荡,秋雁宿之”。徐霞客在游览雁荡山的时候,为了探寻传说中的雁湖,竟然用四条布带绑在身上,从山崖顶上悬挂而下。结果下降途中,布带被岩石磨断,徐霞客被困在了山崖绝地。孤立无援的他重新接起布带,再拼命往上攀爬,才最终脱离险境。不要以为经过这次遇险,徐霞客就会打退堂鼓,他并不死心。就在第三次游历雁荡山时,他终于找到了雁湖,并且通过考察,证明了雁湖与雁荡山另一个著名的景点大龙湫瀑布并不属于同一个水系。

位于福建西北部与江西交界处的武夷山,是中国著名的风景区和避暑胜地。号称武夷山第一峰的大王峰,因为山形像官帽,颇具王者威仪而得名。大王峰顶部上丰下敛,悬崖壁立,十分险峻,只有一条宽仅尺许的狭小裂罅,其间有凿出的石级可以盘旋而上登临峰巅。徐霞客游览武夷山,登上大王峰顶时已是傍晚时分,等到他兴致盎然观察一番后,却找不到下山的路了。他只好用手抓住悬崖上的荆棘,冒险“乱坠而下”。

地处安徽南部的黄山因传说轩辕黄帝曾在此炼丹而得名,素有“天下第一奇山”之称,天都峰则是黄山三大峰中最险峻者。徐霞客来到黄山,登上半山腰的文殊院后,寺僧告诉他,天都峰虽然近,但是无路可登,莲花峰倒是可登,不过路途太远,建议徐霞客只在庙前观望天都峰风景,明日再登莲花峰。徐霞客却不甘就此罢休,他不顾和尚的劝告,当天下午就与游方和尚澄源一道攀登最为险峻的天都峰。他们在岩石间手脚并用,攀草牵棘,好不容易登上峰顶。下山时只能坐在石头上艰难地往下滑,在绝险处则更加狼狈。徐霞客一点也不在意这种艰险,第二天又去攀登莲花峰了。

湖南茶陵云阳山下有个麻叶洞,两山夹峙间,一股溪水到此便消失了。洞口仅有斗般大小,在岩石缝隙中转折而下。洞中幽深曲折,很多狭窄之处难以进入。徐霞客来到麻叶洞考察时,当地的乡民都说洞里有精怪伤人,只愿意提供火把,而不敢做向导下到洞中。徐霞客却毫不畏惧,只带着一个仆人,便打着火把探索着下到洞里。进入后,发现洞中“光莹欲滴,垂柱倒莲,纹若镂雕,形欲飞舞”,分明是一座美丽的溶洞,大饱眼福。出洞后,乡民们见他们毫发无损,无不惊诧叹服。

旅途中的危险无所不在。在游览广西融水县老君岩时,徐霞客不慎落入一个笔直、狭窄而深邃的岩洞中,身陷其中且毫无抓手之处,差点掉进深潭淹死。还有一次,他在湖南衡阳旅行考察时,在湘江上遇到了强盗,整个人被倒翻入江中,与他同行的静闻和尚被盗贼砍成重伤,二人所带的衣物和钱财被洗劫一空。大家都劝徐霞客回去,他却倔强地说:我带一把锄头走,何处不能埋葬我的尸骨呢?

野外考察的生活不仅危险,而且艰苦。徐霞客在西南旅途中,数度因为断粮而被困,不得不卖掉衣物来求生存。在云南旅行时,他经常在少数民族简陋的草舍中将就住宿。尽管生活十分清苦,徐霞客却很乐观地说:“虽食无盐,卧无草,甚乐也。”在他51岁那次西南之行前,为了心无旁骛地完成自己的事业,他竟然干脆对儿子说:你们只当我死了。……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金圣叹的传奇人生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