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七期 2021-08-25 孙玉祥


│孙玉祥

 

在近现代文学史上,有不少写旧体诗的作家,其中写得最好的,除了鲁迅外,恐怕得数郁达夫了。夏衍曾称,新文学作家中在旧体诗方面成就卓著的,以鲁迅、郁达夫、田汉为“三绝”。刘海粟在给郁云《我的父亲郁达夫》所作的序中,认为郁达夫“诗词第一,散文第二,小说第三,评论文章第四”。郭沫若在《郁达夫诗词抄》的序中也说:“他的旧诗词比他的新小说更好,他的小说笔调是条畅通达的,而每每一泻无余,他的旧诗词却颇耐人寻味。”

那么,这位旧诗写得好的诗人,最看好的古代诗人又是谁呢?那就是清代诗人黄景仁。郁达夫曾这样评价黄景仁的诗:“要想在乾、嘉两代诗人之中,求一些语语沉痛、字字辛酸的真正具有诗人气质的诗,自然非黄景仁莫属了。”他还说:“觉得感动得我最深的,于许多啼饥号寒的诗句之外,还是他的那种落落寡合的态度……”

【少年失怙,早慧早熟】

黄景仁与郁达夫有不少相似之处,首先是他们都少年失怙而早慧早熟。

清乾隆时期,一位9岁的小朋友去江阴应学使考试,住在客栈中,临考了还蒙被而睡,同考者喊他起来,他说:“我刚想到‘江头一夜雨,楼上五更寒’两句诗,正要作下去,不要来打扰我。”16岁时,他应郡童子试,在3000人中夺魁,被誉为“乾隆六十年第一人”——他就是黄景仁,字汉镛,一字仲则,北宋大诗人黄庭坚的后裔,祖籍江西清江荷湖,明永乐年间移居常州。他有一句很有名的诗,常被人挂在嘴边以自嘲,便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黄景仁的家世相当凄苦。黄家至清代已没落,家人多短寿。黄景仁4岁丧父,12岁丧祖父,13岁丧祖母,15岁时,唯一的哥哥黄庚龄又去世了。黄景仁的妻子、子女亦早逝。黄景仁19岁时便已满头白发,呼吸局促,常自称“短寿”。

黄景仁之父黄大乐在世时,尚能勉强维持生计。父亲去世后,黄家只剩“田半顷、屋三椽”,以致“家徒壁立”。寡母屠氏将儿子拉扯成人,母子感情很深。黄景仁上私塾学艺时,年少无知,不知道喜好什么,偶然听闻有几本诗集束于高阁之上,便偷偷取来看,虽然一知半解,他却自认为看得透彻,爱不释手,并称:“这才是好东西啊!”抓笔就写起来。旁人看了他写的,笑话他。黄景仁不以为意,虽然得不到肯定,但他反而更加喜欢诗。

在诗文方面,黄景仁确实颇具天赋。15岁时,其诗作已经独具特色,在他的《两当轩集》中对那一时期的诗作有所收录,比如,初春》云:

未觉毡炉暖,旋怀柑酒新。

池台平入夜,原野渺含春。

物外欣然意,风前现在身。

中宵感幽梦,冰雪尚嶙峋。

一次,黄景仁在钱塘江观潮,写了《观潮行》《后观潮行》两首诗,一下子声名鹊起。观潮行》的最后两句“潮生潮落自终古,我欲停杯一问之”,文辞上有师法李白“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的痕迹,名士袁枚尤其喜欢这两首诗,曾写下赠诗一首:“兰陵星象聚文昌,洪顾孙杨各擅场,中有黄滔今李白,观潮七古冠钱塘。”在《随园诗话》中特地标举出来。

18岁时,黄景仁入常州龙城书院学习,为山长邵齐焘所器重。邵齐焘擅八股,中进士后,“闱墨不胫而走,士子们熟读成诵”,是举人们学习的范文。邵齐焘对黄景仁、洪亮吉极欣赏,称他们是“二俊”,但对黄沉迷于诗不以为然,还曾撰文劝谏:“性本高迈,自伤卑贱,所作诗词,悲感凄怨。”

黄景仁跟随邵齐焘学习后不久,便开始去“浪游”。他21岁时在杭州对郑虎文说:景仁无兄弟,母老家贫,居无所赖,好游四方,觅升斗为养耳。”一方面,黄家贫,又不喜当塾师,就只能四处“乞食”。另一方面,黄景仁浪游除为谋生养家,更想改变自己的诗格。他刻意学李白,想通过旅行增胸中丘壑,故“揽九华,涉匡庐,泛彭蠡,历洞庭,踪迹所至,九州历其三,五岳登其一,望其三”。

邵齐焘亦喜“浪游”,颇能理解黄景仁,师徒曾共饮庭中梅花树下,邵说:吾老去,移此植墓田足矣。”没想到这竟是二人最后一次见面。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邵齐焘去世,只给黄景仁当了3年老师。

郁达夫的幼时生涯跟黄景仁很相似。1896年,郁达夫出生在浙江富阳县城的一个破落的书香门第。此时的国家正陷入危难之中,甲午战争失败,中国被迫签订《马关条约》,郁达夫称自己的出生为“悲剧的出生”。他在自传中写道:儿时的回忆,谁也在说,是最完美的一章,但我的回忆,却尽是些空洞。”他的家庭情况也跟黄景仁相似:三岁时父亲去世,“自父亲死后,母亲要身兼父职了,入秋以后,老是不在家里;上乡间去收租谷的是她,将谷托人去砻成米也是她,雇了船,连柴带米,一道运回城里来也是她”。而两位哥哥,也因为与他年纪相差太远,早已到离家很远的书塾里念书了,能与他天天陪伴的,只有家中婢女翠花。……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梁思成夫妇的齐鲁踪迹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