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七期 2021-08-25 叶克飞


│叶克飞

 

1913年8月21日,唐国安在病榻上写下辞呈,由家人递交给外交部。辞呈中写道:“一年之间,精力耗于教务者半,耗于款务者亦半。入春以来,陡患心疾,比时轻旋时重,方冀霍然,讵料渐入膏肓,势将不起。校长职务重要,未可一日虚席,谨恳钧部免官另委贤员担任。惟国安有不得已于言者,查有留美文科硕士周诒春老成练达,学识兼优,自充任副校长以来,苦心孤诣,劳怨弗辞。国安虽病,该副校长兼理一切,颇能措置裕如。若以升任校长,必能胜任愉快……”

第二天下午,唐国安便因心脏病辞世。他早年是留美幼童,后为清华学堂(清华大学前身)首任校长,也是清华迄今为止唯一于任上去世的校长。

关于清华首任校长,其实有两种说法,除唐国安之外,还有周自齐一说。可以肯定的是,周自齐是清华的创建者,他早年于京师同文馆毕业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1909年出任游美学务处总办(唐国安当时是他的副手,担任会办),组织筹建了清华学堂的前身游美肄业馆,出任监督。

彼时,学校监督即实际上的一把手,相当于校长,这也是有些人称周自齐为清华首任校长的根源。但当时并无校长称谓,直到唐国安接任后,才效仿西方学制体例,改监督为校长,因此,也有许多人认为唐国安才是首任校长。

【并不顺利的仕途】

作为第二批留美幼童之一,唐国安留学归来后的仕途并不顺利。

他是香山唐家湾鸡山村人,即大名鼎鼎的“唐家人”。唐家以出洋与买办著称,因为出洋者多,村人耳濡目染,视野比内陆人更开阔;因为买办多,但凡洋务,总少不了唐家人身影,甚至因此得入官场,扶摇直上。在那个年代里,“唐家人”这个身份显然占据了留学的先机。因在私塾中聪明勤奋,学业极优,唐国安得到了时任轮船招商局总办的族叔唐廷枢举荐,参加留美幼童招考并成功考取。

在美国的8年中,唐国安在学术、社交、心性等方面获得了全面发展。他在康涅狄格州的寄宿家庭接受了生活化的小学教育,随后又进入马萨诸塞州的新不列颠中学学习6年。1879年以优异成绩完成中学学业,进入菲利普艾斯特高中的大学预科班,并于次年考入耶鲁大学法律系。

1881年留美幼童被强行召回时,刚刚进入耶鲁大学1年多的唐国安不得不中断学业,与同学们分批乘船回国。但是,在美国的经历使他认识到近代化的重要作用,也奠定了他今后的人生道路。唐国安归国后不久,曾担任美国驻天津署理领事的毕德格等人,向洋务派重臣李鸿章建议在天津设立医学馆,以便为军队培养军医。恰好此时唐国安等人归来,便被派往医学馆学医。在李鸿章看来,此举可令归国者继续从事洋务,也算一个不错的去处。但对于学习法律的唐国安而言,改行学医实非所愿。于是他声称母亲生病需要探望,于1883年春偷偷离开学校,并于1885年进入美国旗昌洋行任翻译。而旗昌洋行不久又将他派回天津参与李鸿章采购外国军火的事宜。按照当时的规定,以公派生身份留学的唐国安,在就业问题上必须服从政府的统一安排。因此,其擅自离校自谋职业的行为面临着暴露的危险。

无奈之下,唐国安决定捐银二千两为自己“赎身”,并请毕德格作担保。加之其族叔兼出国留学担保人唐廷枢是轮船招商局、开平煤矿等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为李鸿章所依赖,故李鸿章最终批复称将唐国安暂借于旗昌洋行使用。唐国安因此而躲过了一场麻烦,并得以投身实业界。

此后的几年里,唐国安由基层做起,先后在开平煤矿、京奉铁路工作,后来前往上海梵王渡约翰书院任教,梵王渡约翰书院即后来赫赫有名的圣约翰大学。在这里,唐国安与比他小19岁的颜惠庆相识,并成为莫逆之交。此时的颜惠庆,才二十多岁,其父颜永京牧师是约翰学院的首任院长,他才情过人,主编了第一本完全由中国人编成的大型英汉辞典——《英汉双解标准大辞典》。相比颜惠庆的年少得意,唐国安则显得并不得志,他已年过四十,按那时的平均寿命,人生早已过半,却始终无用武之地。

不过,这并不妨碍唐国安与颜惠庆的相知与合作。20世纪初,唐国安应聘到上海《南方报》当编辑,1905年,他与颜惠庆合作开辟该报英文版,面向的读者群是旅居上海的外国人。在该报上,唐国安和颜惠庆每期都会撰写社论,评论时局。唐国安曾指租界工部局的措施不利于中国居民,一些规定有悖法理,因此他险些被驱逐出租界。不过也正因此,唐国安名声大噪。

只是,这样的名声对一个报人极有帮助,但唐国安作为那个时代的精英,与他的众多同学一样,都希望能够踏入仕途,为国效力。以他的年纪,此时仍未入仕,前程其实已经渺茫。

当他等到这个机会时,已是1907年,此时的他49岁,已近知天命之年。至于职位,是外务部司员兼京奉铁道事,举荐他的是亲戚、同学唐绍仪,不久后升任候补主事。1908年秋,唐国安曾得到一展才干的机会,可惜他当时的身份只是译员,跟着上级前往厦门,迎接美国太平洋舰队来访。而此次代表团的领导除时任军机大臣的毓朗之外,还有与唐国安同为留美幼童的梁敦彦——仕途也曾一度黯淡、大器晚成的梁敦彦,此时已是外务部尚书,位高权重,由此比较,更可看出唐国安的不顺。……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同治年间的瑞麟与蒋益澧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