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九期 2021-11-30 卢 娜


│卢 娜

 

崇祯二年(1629年),李渔在扶父亲灵柩归葬之后,将自己的家室也迁回了兰溪。不久,当地疫病流行,先是李渔染病,接着妻子徐氏被传染。刚刚经历丧夫之痛的老母亲,担起了照顾儿子、儿媳的重任。

一日,卧病在床的李渔,对素来喜好的杨梅念念不忘。咽了半晌口水,还是没忍住,抬眼问了句:“杨梅上市了没?”家人询问医生,知道杨梅是“大热之物”,病中应禁食,便告诉他:“没看见街上有卖。”可就在这时,走街串巷叫卖杨梅的声音传来,家人没有办法,只好去买。没想到,吃杨梅不仅没有加重病情,反而起到了神奇的效果。

后来,李渔在《闲情偶寄·颐养部·疗病第六》中,记下这个康复过程:“及其既得,才一沁齿而满胸之郁结俱开,咽入腹中,则五脏皆和,四体尽适,不知前病为何物矣。”他还由此得意洋洋地总结:“本性嗜好之物可以当药。”

李渔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他既是个俗人,又是个雅人。明末清初的江南文化圈里,有人把他捧为社会名流、文化巨子;也有一些自命清高的知识精英阶层将他视为异类。李渔选择的人生道路,在中国古代传统文人中是罕见的,虽然在所处的时代被人诟病,但后世对他的评价却非常高——他倡编的《芥子园画谱》流传至今,被黄宾虹、齐白石等视为经典范本;他写成的《闲情偶寄》深谙生活之道,被林语堂称作“中国人生活艺术的指南”……今天再回望他的所思所想,更令我们感慨——他在创新的路上,竟与现代人的观念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入仕也难,归隐也难】

关于李渔的出生,有一则有趣的传闻。据说母亲生他时难产,就在床上乱槌乱叫。床板眼看摇摇欲坠。别人见状,只好去请风水先生。风水先生扳着手指一算,说此地阴气太盛,阳气不旺,于是大家把李渔母亲搬到向阳的山岗之上,这样才把他生下来。因为这个缘故,家里人以为这个孩子是有些天才的,于是为其取名“仙侣”,字谪凡,号天徒。

李渔少时即以神童之名闻达乡里,跟随父亲时习医药,也读书经。他才气横溢,赋诗作文大有可观,年纪轻轻就是名噪一时的“五经童子”。但是,科举仕途之路,李渔走得并不顺利,崇祯十二年(1639年),他赴杭州应乡试,却名落孙山,这次失利给李渔造成很大打击,他挥笔写下:“封侯事,且休提起,共醉斜曛。”

三年后,他重整旗鼓,乘船再赴杭州应试,不料半路传来消息,清人的铁骑已横扫江南,明王朝风雨飘摇,马上要覆灭了。国难当头,个人都是沧海一粟,前路茫茫,该向何处?李渔只好退而耕钓,正如他在《应试中途闻警归》中所写:诗书逢丧乱,耕钓俟升平。

仕与隐是传统中国知识分子的两条出路,李渔曾想效仿姜太公钓鱼,“且将香饵钓金鳌”,但是在清初,此“终南捷径”显然不通。他只好老老实实地效仿戴笠披蓑的渔翁,在故乡兰溪夏李村(即下李村)营构草庐,过起耕钓自食的隐居生活。

那时的李渔,已至不惑之年,他一无功名,二无儿子,三无银钱,这半生唏嘘的境况,与“李仙侣”的名字毫不沾边。一气之下,他决定改名为“李渔”,字笠鸿,号“湖上笠翁”,“嗟我一生喜戴笠,梦魂无日去舟楫”。

夏李村有座伊山头,高不过三十余丈,李渔便在“先人墟墓边”搭建了一座草堂,构筑他自己的乐园——伊山别业(即伊园),他决定追随唐代山水田园诗人王维的逸致,在此地隐居终老。

李渔一生对园林居室文化情有独钟,伊园展露了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在因陋就简、因地制宜的前提下,他在园内构筑了廊、桥、轩、亭诸景,美名其曰“打果轩”燕又堂”来泉灶”“停舸”等——而所谓的“打果轩”只不过是窗前种几棵枣树而已,“来泉灶”只不过是用一竹板将山后泉水引至灶前水缸而已。他还把屋前的一个小方塘与杭州西湖相比,只少楼台载歌舞,风光原不甚相殊”。

乡居期间,李渔在家门伊山下大路旁倡建了一座凉亭,取名“且停亭”,自题一联刻在亭上:“名乎利乎,道路奔波休碌碌;来者往者,溪山清静且停停。”此亭、此联一直为后人传颂,“且停亭”还被誉为中国十大过路凉亭之一。

然而一直念叨着“休碌碌”“且停停”的李渔,最终还是没能过上茅屋几间、薄田几亩、就此终老的乡居生活。营造伊山别业仅三年,他就写下《卖山券》,结束了神仙一般的隐居生活,举家移居杭州。……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