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九期 2021-11-30 克 念


│克 念

 

一百年前的苏州城里,有着崇高的社会地位,又热心公益、急公好义的乡贤有三位,吴荫培、李根源、张一麐。吴氏年老,李根源本籍云南腾冲。因此论及乡党领袖,时人多以张一麐目之。张氏表字仲仁,民间遂以“仲老”相称,原本的姓名,反而少有人提了。

张一麐自小就是神童,12岁取秀才,19岁中举人,比一般人要早十年之久。但接下来的科考略有蹭蹬。甲午战争后维新运动兴起,他热情地投身其中,仿照康梁强学会模式,在苏城成立“苏学会”,以传播变法思想。

1903年,清廷应张之洞之请辟经济特科,有类于传统的恩科。在会试中张氏获第四名,但殿试时慈禧太后对原第一二名梁士诒、杨度的政治倾向很不满意,于是重排座次,张一麐竟获得一甲二名殊荣。由于明年(1904)是中国最后一场科考,因此,张一麐也就成了科举史上最后第二位榜眼。其贤名至此传遍天下,这也是他成为传奇人物的开始。这一年,他37岁。

羁旅香江

1923年,57岁的张一麐历尽庙堂风波恶,决意退出政坛,归隐林泉。不过他也没真的闲着,一心谋桑梓福利。其间与张謇组织苏社;与李根源组织吴县善人桥农村改进社,改良农业,兴办教育;与吴荫培等创设吴中保墓会,保护山乡文化遗迹;参与《吴县志》总纂;倡议开辟体育场、图书馆、植物园、蚕学馆、博物馆等社会文化教育设施。

1937年“八一三”事变爆发,日军进攻上海,江南沦为战场。当时张一麐已经71岁,犹往来于古城和穹窿山之间,救济散失难民,组织民间抗日。苏州沦陷后,变易服色,化装成僧人藏匿在茅蓬寺,以示同侵略者不共戴天。

正在这时,苏纶纱厂老板严裕棠的自备车,开到了穹窿山脚下。

张一麐困于沦陷区而逃离不得,无非是因为清贫。二十年前他在北京当教育总长的时候,就淡泊名利,每月捐出俸银二百元作为注音字母传习所的经费。因此,长期以来家无余财,退隐之后更是如此。但时局一日紧似一日,有传言说,日军侵华当局要“请”他去南京当“维新政府”的组织者。张一麐如此刚烈,当然不会做伪政府的傀儡头子,正在彷徨无措之际,他的弟子严裕棠也听到风声,于是派儿子严庆祥开车到木渎穹窿山,接张一麐脱困。这是1938年3月18日凌晨,张氏坐上严家自备车直驱上海租界,随身仅携带自己四十年的日记。

一到上海,张一麐就组织江浙同乡会,将流亡的乡亲汇聚起来,并经常发表抗日御侮的演讲。如此又引起了日本特务的瞩目,暗杀传言四处流布。严裕棠为了恩师安全,建议张氏索性去香港避难,并送上程仪六千元,以作安顿之资。

张一麐去香港后,和许地山一起组织新文字学会,倡言文字改革。他呼吁,一定要加速文字改革,“使百分之九十以上之文盲皆于最短期间自动地看书看报,而全民政治之全字,总动员之总字,乃有着落。而后若干年计划才能实现,而后贪污土劣不化为廉洁礼让不能列于人世之间”。张氏自戊戌变法时期就提议文字改革,四十年如一日,国难方殷,张氏更赋予此政治意义。许多社会名流都极为赞同,于是这个香港新文字学会,宋庆龄愿意当会长,蔡元培愿意当名誉理事长,而张一麐则自任理事长。

居港时他带着一大家子,生齿日繁,当然要开源节流。于是他一方面为求墨宝者挥毫,以得笔润;一方面为《星岛日报》续写《古红梅阁笔记》后半部,所谓“三十七而从政,洎民国以后,凡有惊涛骇浪无役不从。或所闻至确而国史必不能详,或所见既真而野人尚为异语”。书中多是清末民初政坛掌故,一时读者传诵,洛阳纸贵。……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叶正大:航空科技的“无名英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