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十期 2021-11-30 林 硕


│林 硕(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上书房:皇子的另类私塾

翻开紫禁城的地图,在乾清宫东南廊庑有一组名为“上书房”的建筑。不明就里的读者或许会产生疑问:“上”书房分明是一个动作,怎么会成为建筑的名字呢?其实,此处最初并不叫“上书房”,而是“尚书房”,始建于雍正初年,坐南向北,凡五楹;屋内悬挂着“前垂天贶”“中天景运”与“后天不老”三块匾额,合称“三天”。直到道光年间,道光帝才下诏改称“上书房”,是皇子们平日的读书之所。乾隆朝后期,由于乾隆帝在位时间长达60年,故亦有部分皇孙、皇曾孙在上书房读书学习。

现代教育体制下,孩子都是年满6岁上小学。按史料所载,这些生长在深宫禁院里的皇子也是在年满6岁之时前往上书房学习,只是,此处的“6岁”是虚岁,相当于今天的5周岁左右。清代福格所撰的《听雨丛谈》详细记述了皇子们在学堂的读书过程。为皇子授课的老师被称为“授读师傅”,由上书房总师傅翰林掌院学士保荐、引荐。被举荐之人均系品学兼优的翰林官,次日由天子亲自“面试”,即“偏殿诏对”;察其器识端谨者,则钦点为某位皇子的授读师傅,作为该名皇子学习的主要负责人。

同时,还会另选一两位副师傅辅弼正职,谓之“上书房行走”,被选者咸具公辅之望。此外,授皇子清文(满文,下同——笔者注)者谓之“塞傅”,清语师也。授皇子弓马、蒙古语者曰“谙达”,清语作“保傅”。在上书房中,悬挂有清世宗胤禛的亲笔宸翰:“立身以至诚为本,读书以明理为先”。

冲龄入学的皇子们,在卯初(上午5点整——笔者注,下同)准时开始读书,未正二刻(下午2:30左右)散学。每日功课,入学先学蒙古语二句,挽竹板弓数开,读清文书二刻,自卯正末刻(上午6:45左右)读汉文书。所学之内容,既有《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又有《资治通鉴》等编年史书,还包括皇室家训类的《御制圣祖仁皇帝庭训格言》。

举凡读书之时,皇子、皇孙与师傅共席向坐。师傅读一句,皇子照读一句,如此反复上口后,再读百遍,又与前四日生书共读百遍。凡在六日以前者,谓之熟书。至申初二刻(下午3:30左右)方才散学,但晚食后还要练箭。在内廷进行文化学习的同时,皇帝同样注重孩子们的骑射教育。每隔五天,皇子们还要在西北郊圆明园内学习骑射,以示不忘“国之旧俗”。

由是可知,皇子们的学习以五日为一个周期,循环往复,鲜有间断,“实非庶士之家所及也”;唯有在元旦、端阳、中秋、万寿(皇帝生辰)、自寿(自己生日)才能放假。

换言之,每年仅有5天假期,被称作“无书房”,余日虽除夕亦不辍也,可谓寒暑无间。

一般来说,皇子们在10岁左右,就要学完《论语》《大学》《孟子》三部经典,不仅要倒背如流,还要能理解基本含义,随时面临皇帝抽查。《康熙起居注》中有大量康熙帝随机考察皇子学业的记载。如康熙二十六年(1687),康熙帝在畅春园检查包括皇太子胤礽在内的7位皇子之课业。他对随行大臣言道:朕宫中从无不读书之子,今诸皇子虽非有大学问之人所教,然已俱能读书。朕非好名之主,故向来太子及诸皇子读书之处未尝有意使人知之,所以外廷容有未晓然者。今特诏诸皇子至前讲诵,汝等试观之。”命理学名儒、太子师傅汤斌继而从经学典籍之中信手拈来,令诸皇子诵读,结果诸皇子“纯熟舒徐,声音朗朗”。尽管如此,康熙帝也绝不允许宫中之人对皇子们的些许佳绩“赞好”。

这种近乎严苛的读书生涯并不会因为皇子封爵、分府或婚娶而终止。道光年间的惠端亲王绵愉,虽然年将四十兼掌职任,公事完毕后亦照常读书。再如,咸丰五年,恭亲王奕訢初解军机,仍赴上书房读书。这也是清代大部分诸王、皇子能通达简翰、风度端凝的原因之一。……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