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十一期 2021-12-30 克 念


│克 念

 

“近几百年来的食盐贸易,差不多都是徽州人垄断了。食盐是每个人不可缺少的日食必需品,贸易量是很大的。徽州商人既然垄断了食盐的贸易,所以徽州盐商一直是不讨人喜欢的,甚至是一般人憎恶的对象。你一定听过许多讽刺‘徽州盐商’的故事吧?所以我特地举出盐商,来说明徽州人在商界所扮演的角色。”这是胡适晚年叙述自己家世的几句话,因为他籍贯徽州,所以他是从徽州商人说起的。

胡适的立场非常讨巧。在他幼年,作为盐商的徽州商帮已经衰落了,徽商回到了明朝初年的状态,虽然遍布各地,却以贩卖毛笔、木材、生漆、茶叶等徽州土特产为生,再也没有独霸一方的声势和财力。当徽商还是盐商的时候,从明朝万历年间到清朝道光年间,掌控淮扬地区的食盐生产贸易达两百余年,不管是被人憎恶也好,被人羡慕也好,还是被人研究也好,这一阶段的淮扬盐商,确实是明清徽商的代表。反过来,在淮扬地区生产生活的徽州盐商,也深刻地影响了淮河南北和长江下游的商业生态和文化生态,甚至改变了所在地的民间信仰和社会风俗。

明末到晚清的二百年间,在两淮经营盐业的徽州商人对于淮南扬州的社会变迁的各种影响,也产生了很多相关俗语,这也成为今天我们了解徽商的门径。一直以来,有三条同徽商有关的俗语最为著名:

  1. 金窝银窝不如盐窝;

    第二条,钻天洞庭遍地徽;

    第三条,无徽不成镇。

    先说第一条俗语——

    金窝银窝不如盐窝

    江苏南部,也就是今天的苏南地区,有句俗话,叫“金窝银窝不如草窝”。意思很好理解,外面再好的境遇,金银打造的别墅,也不如家里的茅草屋舒适。这是中国传统的“安土重迁”的民间表达。在江苏中部,也就是江北的淮扬地区,也有差不多模式的俗语:“金窝银窝不如盐窝”。

    一些民俗学家不明白“盐窝”指的是什么,就附会成了“盐碱窝”,盐碱地上的窝棚。意思也能解释得通,但事实上,这些民俗学家搞错了,“盐窝”其实不是什么窝棚,而是食盐生产贩运的基本权利。要了解中国明清时期的食盐专卖制度,乃至要理解为什么盐商都会成为巨富,首先就要了解“盐窝”的准确含义。

    明朝在万历之前,食盐专卖制度叫作“开中制”。明初,这个制度的执行非常公平:先由内阁户部出招标文书,列明需要粮草的地点。一般来说,这些缺粮地都在所谓的“九边”,

    就是明帝国在北方边陲的九个边防重镇,如宣府、大同、太原、宁夏、甘肃等城池。户部列明需要粮草的地点和粮草数量,给出的报酬是,运送粮草的商人能够得到一定数额的食盐专营证。这些条件张榜公布后,公开招标。哪位盐商投标速度快,就能领到任务,并获得相应的食盐专卖许可证。而且朝廷还明令禁止四品官以上的公侯将相及其家人奴仆来竞标。

    永乐以后,也就是仁宗宣宗的时候,这些公正透明的政策开始松弛,掌握内部招标情况的官员互相勾结,让自己的异姓亲戚抢先一步投标。这样,中标范围越来越窄,而中标额度越来越大。这些权贵通过自己的家属远亲,一次就竞投得五六万张食盐专卖证,甚至宫里的太监也通过族内亲朋一次竞投得一两万张专卖证。当时的俗语把根基、位置或不菲的权利称作“窝”,这些上万甚至几万份食盐专卖证汇聚一人之手的现象,被民间称为“盐窝”。权贵大族这种一下子抢占数万张专卖证的现象,就被老百姓称为“占窝”。

    通过转卖这些食盐专卖证,权贵豪门无须自己经营,每年都能获得巨额进账,简直就是神话传说中的“聚宝盆”。这就是“金窝银窝不如盐窝”的真实含义。

    买下这些权贵手中的食盐专卖证的盐商,需要相应的经济实力和运营经验。大部分“九边”重镇靠近山西,而且山西商人有丰富的运输经验,所以从明初开始,山西商人一方面为北方边疆的将士运送粮草,一方面在淮扬地区专营食盐以获得暴利。“晋商”真正的形成,就在这个时候。

    到了明朝中叶,也就是明帝国成立一百年之后,市面上的白银储备充裕了,朝廷的政策就有了重大变化,从“纳粮开中制”转型为“纳银开中制”,也就是说,盐商要获得食盐专卖证,之前要为边塞运送粮草,现在直接缴纳相应的白银就行了。如此,晋商就失去了他们原有的优势。之前他们因为地理和地缘的熟悉而擅长边疆运输,现在仅仅从事长江中下游的食盐生产和贸易,毕竟离家太远,很不方便。因此,自明代中叶开始,晋商就逐渐退出了淮扬盐商的行列。

    有人退出,就有人进入。在明代中期之前,徽州商人早就驰骋在中国大地,他们贩卖的大多是家乡特产,如宣纸、木材、茶叶等,因此对以长江为主干的横向交通和以运河为主干的纵向交通都非常熟悉。有专家认为,在成化、弘治年间的“开中改制”,也就是由纳粮改为纳银以后,徽商和晋商的力量对比才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徽商的历史似应从明代中叶开始”。也就是说,之所以有庞大而紧密的徽商团体,是因为徽州商人整体成为盐商,在淮扬地区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才使得这个商帮具有了二百年之久的事实影响力。

    刚进入食盐贩卖领域的徽商,此时还是二级经销商,真正的食盐专营权垄断在那些占有“盐窝”的朝廷权贵和豪门大族手里,徽商只能通过买下他们手中的食盐专卖证来从事食盐贸易。到了万历年间,形势又产生极大的变化。

    明朝在万历年间,开始在境内外大规模用兵,最著名的就是“万历三大征”,其后还有对建州女真一系列的战役。这就需要朝廷支付极为庞大的军饷粮草械弹,这些消耗不是传统的“皇粮”纳贡能够承担得起的。于是万历皇帝开放了“输献”体制,也就是商人用白银交换国家赐予的利益。刚开始,国家对商人的回报是赏赐官爵,比如当时有个姓吴的徽州盐商一下子捐款三十万两,朝廷赏赐了他六个子弟都是“中书舍人”的官衔。

    但老实讲,官员的数量有编制约束,而朝廷对于白银的索取是没有穷尽的。为解决这个矛盾,朝廷终于改变了这种卖官鬻爵的做法,从根子上改革食盐专卖制度,实行新的纲盐制,即扶植一批富商充当“纲商”,规定他们每年可以领运多少食盐专卖证,其他人不能参与贩运。纲商所垄断的专卖制度,叫做“引窝”或“根窝”。这就是晚明著名的从“势要豪门占窝”向“盐业富商占窝”的重大转型。

    从此以后,这个盐商垄断“盐窝”的“纲盐制”,一直延续到了清朝道光年间,也就是鸦片战争前后,长达二百余年。这是徽商最鼎盛的时期,这些垄断型盐商中,虽然没有精确统计,据历史学家估算,徽商的数量起码占到一半。所以,后世一般所谓的徽商,就是指这二百年间在淮扬大地经营贩运的徽州盐商。

    明清易代,清朝并没有改变纲盐制,反而变本加厉地以纲盐制为基础,加大了对盐商的盘剥。不过,说盘剥也未必确切,这些盐商,尤其是徽州盐商已经取得了所谓的“根窝”,也就是代代相传的食盐专营权,最担心的就是被官方剥夺。因此他们也乐意用银子孝敬朝廷和皇帝,以求这种特权永远继承下去。

    明代的纲盐制,由于收入归于皇帝的内廷,因此派下来收钱的是内廷的太监,这造成了财政的混乱;到清朝,盐业专营收入归进内务府,也算是皇帝的私房钱,因此康熙、乾隆两位皇帝的南巡,用的都是食盐专卖的所得。盐业经营归内务府管理,而内务府派驻江淮地区最重要的官员就是江宁织造和苏州织造,所以康熙皇帝索性命令自己的亲信曹寅,由江宁织造去兼理淮扬盐政,后来又让另一个亲信李煦由苏州织造兼两淮巡盐御史。

    众所周知,曹寅就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李煦则是《红楼梦》女主人公林黛玉原型的祖父。《红楼梦》中所描写的那种“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富贵荣华盛况,正是对由徽州盐商供养着的盐业主管官员奢靡生活的真实写照。

    但这样,问题产生了:盐商“占窝”,也就是购买可以传代的食盐专营权,需要真金白银;盐商又要一次次负担皇家费用,明里暗里报效内廷;对于盐政官员,比如曹寅、李煦等人的公私敲诈,也必须应付得当。这样下来,他们的非运营支出简直是天文数字,也成了食盐经营的最大成本。结局必然是,要么食盐价格高昂,要么他们自己破产。那么,淮扬的徽州盐商,是如何应付这种尴尬局面的呢?

    这就要谈到第二条俗语了:钻天洞庭遍地徽。……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茶道往事
下一条:鹰匠小传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