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十二期 2022-02-22 李超平


│李超平

 

在曾国藩的朋友圈中,有算得上一生挚友的,如郭嵩焘;有先友后敌的,如沈宝桢。而冯卓怀则是一个与他由亲而疏又由疏而亲的朋友,这种失而复得的友谊比较少见。

【祁门“口角失欢”】

冯卓怀,字树堂,湖南长沙人,生于清嘉庆十八年(1813)十一月,道光十九年(1839)湖南乡试解元。他随后进京参加会试,就此结识了刚于上年考中进士、同是湖南“小镇做题家”的曾国藩。论年龄,他比曾国藩小两岁;论科举资历,他比曾国藩迟5年中举;论籍贯,两人都属湖南长沙府。两人很快成为挚友,冯卓怀有段时间甚至和曾国藩同住,兼给他长子曾纪泽做家庭教师。

他们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曾国藩在家信中说冯树堂是如唐鉴、倭仁一样“躬行心得”之人,“极为虚心,爱我如兄,敬我如师”。又说冯树堂“进功最猛”,不免有点遗憾自己的九弟不能与他“日日切磋”。这时的冯卓怀一心准备参加会试,努力用功是必然的;他还教曾国藩静坐。对此,曾国藩常在日记里怨艾自己,也学冯树堂那样订立严格的日课来自我约束。此外,两人还互相点评日记,曾国藩往往会写一些比较尖刻的批语,而冯卓怀则轻易不置一词。

正逢冯卓怀三十初度,针对他科举艰难的窘况,曾国藩专门写下《反长歌行》劝勉。次年九月,曾国藩出任四川乡试主考官,行旅中倍感孤寂之际,写下《梓潼道中有怀冯树堂陈岱云》一诗,可见彼此交契已深。当曾国藩于咸丰二年(1852)在安徽太湖县小池驿闻母去世、急急赶回家之际,可巧冯树堂正在池州知府陈源兖处,遂陪他乘船归湘,曾国藩因之自道“堪慰孤寂”。

冯卓怀坚持到咸丰三年(1853)春再次会试不第,才通过会试后的大挑,选取了湖南武冈州的学正一职。但未及上任,曾国藩开始创办湘军,冯卓怀和郭嵩焘等一起帮他筹饷,以功保举代理四川万县知县。尽管曾国藩对他们未能随营出征有些不快,但为了好友仕途顺利,还是专门致函时任四川总督的前辈王庆云,以闻冯卓怀有循声为由,委婉地请求关照。冯卓怀先后在四川万县、彭县、华阳等县任职共4年,勤勉有加,拟调贵州升职,却与上司不协,就以祖父去世守孝为由辞职。

咸丰十年(1860)四月,曾国藩获代理两江总督,踌躇满志,致信邀长期赋闲的冯卓怀出山帮忙。冯卓怀于十一月十五日与章寿麟等人来到安徽祁门县城,旋即奉命督办县城各处的碉楼。不过,因为施工方案上的一个小事项未能完全遵循曾国藩意旨,他被声色俱厉地当众训斥,顿感颜面殆失,遂拂袖而去。

虽然曾国藩并未在日记中具体记述此事,但还是能在次年二月初七给郭嵩焘兄弟的信中窥见端倪。他不但要求郭嵩焘把冯氏带走的《瀛寰志略》一书取回,还要代为把去年赠自家的三百两银子退还二百两,理由是“受之太觉无名”。这显然是一种从此互不相欠的姿态,可见芥蒂之深。

当冯卓怀的名字再次出现在曾国藩日记中,已是同治三年(1864)四月初一。他听闻冯卓怀绝意官场,即使郭嵩焘力邀其加盟幕府也没有答应,便专门致信,既谢他规劝曾国潢不要干预湖南地方公事,也希望他尽快复出,无论是去广东还是四川,都请他能“不以一时纤介之嫌,而误终身出处之义”,但规劝未奏效。……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启功与张怀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