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一期 2022-03-22 王 鹤


│王 鹤

一对慷慨的藏宝人

潘素(1915—1992)年轻时的照片,看到的不多。但仅仅是她1937年摄于上海的那一帧,窈窕端凝,令人称奇。据任凤霞著《一代名士张伯驹》讲述,潘素出身于世家,先辈潘世恩是前清状元,到父亲潘智合时,家道已经中落。7岁时,母亲为她请来先生教授诗文、绘画和琵琶,她还曾跟随管平湖学习古琴,精于音律。母亲病逝后,潘素13岁就被继母推入欢场卖艺。

张伯驹(1898—1982)比潘素年长17岁,两人一见倾心,但经历过一番惊险,才得以携她脱离险境。1935年开始,张伯驹为潘素请来名画家朱德甫、汪孟舒等授画,她同时拜著名学者夏仁虎(林海音的公公)为师,学习古文。

张伯驹的儿子张柳溪讲述:张伯驹十五六岁时奉父母之命,与李氏夫人结婚,李氏的父亲当过安徽督军,张伯驹与她感情淡薄,她去世于1939年。张伯驹在北京曾纳京韵大鼓名家邓韵绮,这名字是他取的。邓出身寒,不算美人,也不圆滑,但交际应酬、料理家务都颇能干。李、邓两位夫人都无生育,经人介绍,张伯驹再娶王韵缃(也是他取的名),即张柳溪的生母。她生于柴门小户,但性格温厚,张伯驹的父母很倚重孝顺而生有独孙的王韵缃,让她管家。

父亲张镇芳当过直隶总督、盐业银行总经理。张伯驹年纪轻轻就担任了盐业银行董事兼总稽核,但兴趣却只在诗词书画、音乐戏曲。世人最钦佩仰慕的,是他倾半生心血,收藏传世书画,使之不至于流落国外。收藏中的曲折艰难,其实一言难尽。张伯驹虽然承继了丰厚产业,但他经手的,好些是国之重珍,售价不菲。为了筹措巨资,他有时也不免一筹莫展,甚至借贷典当。隋代展子虔《游春图》是中国存世最早的山水画卷,当时险些跟另一批珍品一样,被古董商人售往国外。张伯驹曾建议故宫博物院收购,但院方经费不足。为了留下此画,张伯驹忍痛将弓弦胡同占地十多亩的精美宅院(原为李莲英旧墅),以2.1万美金售予北平辅仁大学。这笔巨款,再加上潘素卖掉珠宝首饰的20两黄金,使得《游春图》终于安然无恙。张伯驹如释重负,他后来很庆幸地写道:然不如此,则此鲁殿仅存之国珍,已不在国内矣!”

西晋陆机的《平复帖》已辗转世间1700多年,为我国现存最早的书法墨迹,比王羲之的手迹还早七八十年,被收藏界尊为“中华第一帖”。当时,张伯驹听说唐代韩干的名画《照夜白》已被古董商卖到英国,他担心《平复帖》也流出国外。经多方努力,1937年末,张伯驹终于以4万元购得此帖,他高兴地将北平寓所命名为平复堂。

张伯驹在30岁到60岁的盛年,痴心收藏了数百件文物精品,挥金如土,耗尽家财。他的《丛碧书画录》序说:

人生若转烛,世事如浮云。惟不可磨灭泯没以与宇宙并寿者,厥为性灵耳。书画皆古人性灵之所托,况乎吾族文化居世界之先位,真可睥睨万国耶!

这些古人性灵之精萃,被他爱至骨髓,往往未到手时寝食难安,获得后摩挲赏玩。但他的终极目的,并非满足占有欲,或以此牟取高利——“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则是予所愿也!”

收藏家王世襄为研究古代书画沿革,有观摩《平复帖》之心,却不便贸然开口,因为太名贵了。原只盼能在张家觑两眼,张伯驹却慷慨让他携回家去,细看一个多月。1941年,张伯驹被汪精卫伪军一师长绑架,虽身历险境、命悬一线,仍坚持不以国宝换命。潘素变卖首饰、多方筹款,加上朋友们资助,历经八个月煎熬,张伯驹总算平安归来。

1952年,张伯驹夫妇将展子虔《游春图》和唐寅画作等献给国家;1956年,他们又将自己用身家性命换来、苦心珍藏多年的稀世瑰宝——陆机的《平复帖》、杜牧的《张好好诗》、范仲淹的《道服赞》、蔡襄的自书诗册、黄庭坚的草书卷等八件古代字画极品,无偿捐献。它们至今仍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