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一期 2022-03-22 谷 风


│谷 风

“关中四大”

近年来,陕人吴宓教授的日记、年谱等相继问世,对读者而言不啻是打开了一扇久闭的大门,让人隐约可以窥见其人的奥秘,进而曲径通幽,得以领略晚近学界以及社会历史的风云变幻。

吴宓(泾阳人),其声名可谓为晚近学界的陕人之首。前者,他的生父吴建寅(芷敬公)曾就职于上海大学和国民政府监察院,晚年则在家乡颇有声望;他的叔父和嗣父吴建常(仲旗公)更是大儒刘古愚的弟子,历任国民革命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的秘书长、国府监察委员等;还有一个姑丈陈伯澜,更是吴宓的“精神之父”和人生导师。有这样的背景,吴宓可谓得天独厚,很快崭露头角,他15岁始办刊,先后有《童子月报》《十二小豪杰》《陕西维新报》《敬业学报》《星星杂志》《陕西杂志》等,乃至1942年成为堂堂“部聘教授”,终成“关中四大”之一。

“关中四大”,除了吴宓以诗人和名教授的身份入选,还有书法家于右任(三原人,民国耆宿)、水利专家李仪祉(蒲城人,曾任陕西水利局长、教育厅长、建设厅长等,因曾主张治理黄河要上中下游并重,防洪、航运、灌溉和水电兼顾,改变了几千年来单纯着眼于黄河下游的治水思想,把治理黄河的理论和方略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且亲自主持建设陕西泾、渭、洛、梅四大惠渠,人称“当代大禹”,此外又曾任西北大学校长、北大及清华教授、同济及交大教授、南京第四中山大学教授,创办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等。吴宓的学生李赋宁即其长子,吴宓生前将李仪祉与张季鸾并许为“最敬佩的吾陕近世最真实伟大之人物”),以及高僧虚云(祖籍湖南湘乡,出生于福建泉州,为近代“一身而系五宗法脉”之禅宗大德,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因曾栖隐修行于终南山狮子岩,得以入选)。

京城二教授

话说当年京城名校中的陕籍名教授,除吴宓之外,还有一位张奚若教授。张是朝邑大荔人,早年曾加入同盟会,参加过辛亥革命,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1925年回国后历任国际出版品交换局局长、大学院(教育部)高等教育处处长,以及中央大学、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教授,是著名的政治学学者,曾任西南联大和清华政治学系主任。多年前的思潮和学术热潮中,张奚若再度受到热议,人们对这位过去的“中国的拉斯基”“西洋政治思想史专家”“主权论权威”仿佛如出土文物一样兴致盎然,比如已故的王元化先生就曾热烈地引之为同调,称道张奚若研究卢梭等是高超绝响,并对张的致思和写作也称赞不已,如说“张的行文如老吏断狱,反复推敲,不放过一字一义。任何拐弯抹角的地方,他都搜寻过,探索过,每论证一事必附有充分论据,把任何一个可以供人反驳的空隙都堵住了。这样得出的结论可谓泰山不移,令人不得不服。”

徐志摩曾写过一篇文章,是描写张奚若的,后来人们称之为“硬人”,就是出自这篇文章,而地道的“老陕”,应该也就是这种“张奚若性格”:“奚若这位先生,如其一个人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是个‘硬’人。他是一块岩石,还是一块长满着苍苔的,像老头儿的下巴;这附生的青绿越显出他的老硬,同时也是他的姿态。他是个老陕,他的身体是硬的,虽则他会跳舞;他的品性是硬的,有一种天然不可侵不可染的威严;他的意志,不用说,更是硬的。他说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说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他的说话也是硬的,直挺挺的几段,直挺挺的几句,有时候这直挺挺中也有一种异样的妩媚,像张飞与牛皋那味道;他的文章,更不用说了,不但硬,有时简直是僵的了!……你初几次见他,你上手看他的著作,你的感想是不会怎样愉快的,但你如其有耐心时,迟早有你的报酬。”……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鲁兹:从访问八路军到钢琴外交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