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一期 2022-03-22 张 玮


│张 玮

 

包拯是合肥人。他生于宋真宗咸平二年(999),身上有两个著名的形象特征:黑脸,以及额头的月牙。

包拯在民间最广为流传的形象,就是一张如同被墨喷过的脸,他因而被称为“包黑子”。但事实上,真实的包拯长得一点都不黑。试想,如果一个人要长成那副“黑样”,肯定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史书上也会记上两笔。但《宋史·包拯传》中没有一个字提及包拯的肤色。

有人可能反驳,史书上不写,也不能证明包拯真的就不黑。按“壹读百科”在《包拯是如何被“黑”的?》一文中的考证,包公的家谱《包公书院记》中有那么一句:“今睹遗像,乃清隽古雅,殊无异于人。”这说明包拯的肤色并无惊人之处。与之佐证的,是包拯的真人画像。在一幅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南熏殿、距今960年的包拯画像中,可以看到,60岁时的包拯不仅不黑,长得还挺白。

关键是,他的额头也没有一个传说中的“月牙”。关于包拯额头的“月牙”,民间有不少传说,有说这是包拯幼儿时被马蹄踩过留下的痕迹——试问,被马蹄踩脑门而不死,这个可能性有多大呢?

所以,无论“黑”还是“月牙”,都不是包拯的真实形象。那么,这两个要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加到包拯身上的呢?归根结底,还是民间的传说、文学,加上戏曲的功劳。

在包拯去世后没多久,民间就开始流传他的各种故事。故事里,包拯铁面无私,不苟言笑,故《宋史·包拯传》里有“人以包拯笑比黄河清”这句话,意思是“如果包拯笑一笑,黄河的水都会变清”。还有一句话是“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指包拯铁面无私。

可能是顺着这两句话,民间的传说和故事开始慢慢发挥,包拯的“黑脸不笑”慢慢变成了“肤色变黑”;而“阎罗包老”成了包拯白天判人间案,晚上去阴曹判阎罗案,那个“月牙”成了他往来人间和阴曹的“通行证”。

及至清代,小说《三侠五义》的出现,大大传播了包公铁面无私的形象,也留下了一句关于包拯出生的描述:“黑漆漆,亮油油,赤条条”。与此同时,戏曲中脸谱对于包拯特征的进一步明确,也巩固了“包黑子”的形象,最终让包拯的“黑化”板上钉钉,深入人心。

【断案如神?】

在民间,包拯之所以被称为“包青天”而受百姓爱戴,主要是因为他秉公执法,巧妙断案,如那句著名歌词所唱:“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在“陈州放粮”“铡美案”“狸猫换太子”这些悬疑案件里,包拯都堪称“名侦探”。但事实上,包拯担任开封府尹前后一共只有一年半时间而已,那些有名的案件绝大多数都是出自民间移花接木或想象,而且都和包拯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连包拯的两大“护法”——展昭和公孙策,也均不见于正史。

真正见于《宋史·包拯传》的包拯断案故事只有一个,那就是“割牛舌案”:一个农民家的耕牛被人割掉了舌头,事情告到了当时担任县令的包拯那里。包拯认为,把牛舌割掉是件无利可图的事,肯定是有人想报复这家农民。于是,包拯让这个农民回家把这头牛给宰了——在宋代,私自宰杀耕牛是犯法的。结果,农民家前脚杀牛,他的邻居后脚就来报官告密,包拯就此认定,就是这个邻居结怨割的牛舌,最后果然如此,案情告破。在这个案子里,包拯还是展现了一些办案手段和智慧的。

然而,在一些笔记、方志和野史中,也断断续续记录有一些包拯断案的故事,不过在那些故事里,包拯就没那么“神”了。北宋的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中,专门记录了包拯的一个断案故事:包拯在担任开封府尹期间,碰到一个犯人,要处以“杖脊”,就是挨板子。这个人花重金贿赂了负责杖责犯人的一个小吏,想免挨板子。小吏教了他一招:包大人铁面无私,肯定是要我当庭打你的。在我开打之前,你就拼命喊冤,我就拼命骂你,这样事情可能就会有转机。”结果到了官堂之上,包拯果然宣布要打板子,犯人鸣冤,小吏立刻高声斥责,且极力表现仗势欺人的样子。包拯顶着“包青天”大名,看不过去,立刻就主持公道,责备小吏口出狂言,结果小吏挨了板子,那个犯人倒是从轻判决了。

沈括是带着揶揄的口吻来写这个故事的,堂堂包大人被小吏与犯人合谋耍得团团转。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包拯的“人性”,而不是“神性”。

那么,如果包拯靠的不是“断案如神”,他又为何能名垂青史呢?……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