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二期 2022-04-07 王 斌


│王 斌

 

张謇无疑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极其重要的人物,为建设“新世界之雏形”作出了不少开创性建树。而作为一位生活于社会巨大转型时期的历史人物,他身上同样无可避免地烙下时代的印记。这在张謇的婚姻观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充满着新与旧、落后与进步、传统与现代的矛盾。观照张謇的婚姻情感生活,可以让我们更为立体地认识张謇,还原其有血有肉的一面。

邂逅“桐花女史”

张謇的情感生活可以追溯到他青少年读书时期。他的前半生,走过了30年漫长而痛苦的科举之路。年轻时的张謇在蹉跎考场之余,曾和几位女士萍水相逢,甚至与其中的“桐花女史”“触电”生情,有过一段浪漫之恋。“女史”这个词古已有之,意为知识女性。

早年张謇在家乡南通和南京等地拜师求学期间,结识了不少学友。同学间偶尔会组织文酒会,邀请一些略通文墨的知识女性陪伴助兴,张謇也会随大流参加。

千年秦淮河畔,文人墨客与歌伎才女之间,曾演绎出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情爱故事。1875年仲夏,正值情窦初开年龄的张謇在南京游幕和读书,秦淮河上画舫穿梭,佳丽如云,张謇在与一群同学朋友饮酒时,在一艘游船上与容貌出众的“桐花女史”不期相遇。

很快,两人有了进一步的交往。在张謇日记中,留下了他“写赠桐花联”,“同往桐花深处”等记录。又有一次,“桐花来,由窗外过……文园客方落寞无聊,不知其来之翩翩早也,故彼虽有洛神之流睇,我仍若夏统之心肠”。“桐花女史”让张謇深深着迷,几度交往下来,两人情感逐渐升温。这位长着“洛神之流睇”般眼睛的痴情姑娘,竟追随张謇来到他读书的书院。

后来,“桐花女史”慢慢淡出了张謇的生活,也从他的日记中渐渐消失。究其原因,他自责道“荒嬉已甚,岂忘三年磨折乎”,为了求取科举功名,张謇曾遭人要挟,陷入“冒籍风波”,打了多年官司才得以脱身。也许胸怀远大抱负的张謇想到了这些,才斩断了情丝。

秀外慧中的妻子

1875年1月,张謇与家乡海门常乐镇邻村比他小三岁的徐端完婚。四五年前,两人订婚时,张謇母亲金氏就让媒人周婶去详细打听过未来儿媳的情况。徐端尽管和大多数同时代女子一样没上过学,却能干而稳重。周婶去徐端家提亲时,正是收获季节,只见徐端拿着杆称和账册,忙着向佃户收租,周婶与徐母谈话,徐端也不插嘴,是一个非常贤淑的姑娘。

徐家本来家境还算殷实,后因徐端的两个兄弟做生意亏了本,只得变卖家中田产。徐端请求家里把原来许给她的百余亩嫁妆田也卖掉偿债,还表示要放弃衣物、首饰等嫁妆。其时,张謇因“冒籍风波”赔了不少钱,债台高筑,家境困窘。张謇和徐端的婚礼也是张謇向亲友借钱操办的。

张謇儿子张孝若说,“我先母徐太夫人……到了我家以后,志趣很和我父相同,对于翁姑奉侍,异常孝顺。我父终年在外居幕奔走,每年年底才回来一月半月,有时竟不回来,家事都是她一手料理,使我父专心在外,没有内顾之忧”。和徐端结婚30多年,张謇绝大部分时间在外忙碌,前期是为了生计和仕途奔波,后来是为了创办实业等一系列事务而奔走,因而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很少。

张謇把父母起居、邻里往来等家中诸事都交给妻子。过门第三天,徐端黎明即起,穿上粗布衣服,问候公婆,把家务操持得井井有条。有一次,为了调解邻居家的矛盾,徐端把自己的衣物典成银子,慷慨相助。婆婆金氏连连夸奖她是“贤妻”,张謇给她取字“倩宜”,意即秀外慧中,处事得体。……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王尔琢:革命不成,誓不回家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