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三期 2022-05-05 王 龙


│王 龙

悲壮豪迈的诀别

1928年4月,山城重庆的一座监狱内,年仅29岁的傅烈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

这是国民党当局一次猝然施行的逮捕行动,也是一次从速从重的审讯判决,当局以傅烈等人“系共党中首魁,执行重要任务”,同案的9名共产党员皆被判处死刑。此时,距傅烈担任四川省委书记仅一个多月,而且他被捕后还不到一个月,就要踏上敌人的刑场。

自被捕以来,傅烈受尽毒刑,但敌人始终一无所获。其他多数同志也受到了残酷折磨,但仍无一人屈服。在重庆城内巴县大监关押期间,这些年轻的共产党人被视作洪水猛兽,严加看管。他们不仅被戴上了脚镣,还被戴上了手肘与颈项连锁的镣铐,连睡觉时都要用一根上了锁的杠子压在大家身上,要翻身时必须由看守打开锁一起翻。但他们视死如归,作好了牺牲的准备,一遍遍高唱《国际歌》,平静地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傅烈最牵挂的仍然是党组织和同志们的安全。他两次通过地下党员(潜伏在敌营的士兵)秘密送信给组织,叮嘱需要转移的材料,做好善后工作。

待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他从容地铺开信纸,写下两封家信,和至爱的亲人作最后诀别。

“我这次牺牲并不出乎意外,父亲不必过于悲伤……”这封遗书写给始终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参加革命的父亲。在信中,傅烈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充满无言的歉疚和遗憾,他念及老父年迈无依,不忘安慰老人“还可以再讨一个或继承一个,你就当作没有生我这样一个孩子”;而写信给相爱相知的妻子时,他的语气转而壮怀激烈、情难自禁:你是知道我怎样死和为什么而死的?!你要为我报仇,要继承我的遗志……”

一个敢爱敢恨、舍生取义的革命者形象,跃然纸上,英气逼人。

1928年4月3日正午刚过,乌云翻滚,雷声大作。傅烈等9名同志踏着清明的雨水,迎着暮春的凉风,在重庆朝天门码头河边英勇就义。对于傅烈慷慨赴死的情形,当年4月12日的《嘉陵江日报》作了详细报道,其中有这样的细节:“行刑号声一响,凄恻声中,首点其所谓中央共党特派员贺泽(傅烈的化名——作者注)者上,贺年廿余,身体甚伟壮,发长寸许,头圆而大,应点(即刑前点名)时,到’字特别声高。”

即便踏上刑场的一刻,也要保持共产党人昂扬不屈的精神状态。傅烈的英雄壮举,甚至给敌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刘湘军部亲历审讯的一些参谋、秘书也肃然起敬说:“一个江西口音的最顽强。”

而就在此时,党组织得知傅烈被捕的消息后,正在组织力量进行多方营救,并且同意傅烈的妻子陈才用赶回江西临川老家筹款救人。陈才用紧急变卖家中土地、房屋等所有值钱的东西,四处筹足了5000多元钱急匆匆赶往重庆,不料就在返回路上听到了傅烈等人就义的噩耗。她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当场晕了过去……

那一年,和傅烈同年出生的陈才用也刚刚29岁,这位情深义重的女性自此终身没有再嫁。傅烈与她在广州那张唯一的合影,以及留给她的绝笔信,从此成为她珍藏一生的纪念,直到伴随她在88岁时离开这个世界。

没有人能够想到,这封绝笔信背后,寄寓着这对革命夫妻怎样悲壮曲折的人生经历,演绎了多么动人心魄的红色恋情…………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溥仪的闹剧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