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三期 2022-05-05 眭达明


│眭达明

 

说曾国藩是一个谦虚的人,肯定会得到不少人认同,而对他自负的一面,了解的人则不多。

在诗文方面,曾国藩其实是个颇为骄傲的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三月初十日,在给六弟和九弟写信时,他就如此“狂妄”地说过:余近来读书无所得,酬应之繁,日不暇给,实实可厌。惟古文各体诗,自觉有进境,将来此事当有成就;恨当世无韩愈、王安石一流人与我相质证耳。”时年34岁的曾国藩不仅敢将自己与韩愈、王安石并列,而且不把当朝所有文人放在眼里,顾盼自雄之态,确实令人瞠目结舌。

曾国藩的这种高傲自负,到老都没有多大改变。同治六年(1867)六月十五日与赵烈文闲谈,他就毫不谦虚地说出了这种话:人生无论读书做事,皆仗胸襟。今自问于古诗人中如渊明、香山、东坡、放翁诸人,亦不多让,而卒卒无暇,不能以笔墨陶写出之。惟此一事,心中未免不足。足下胸襟大过于人,盍善抒其性灵,弗为尘土所淹没。”

这年曾国藩57岁,再过几年就要作古了,还能说出这种话来,称他为“老夫聊发少年狂”是可以的。可能是难得见老师这么张狂,赵烈文于是马上建议他编辑出版自己的文集,曾国藩却又谦虚起来,说自己没有值得留给后人的东西,真是谦虚中有自负,自负中有谦虚。

曾国藩对自己的诗才之所以如此自负,是因为他曾下过一番苦功。道光二十五年(1845)三月初五日,曾国藩给四位老弟写信,谈到自己的学诗门径,曾说过:“吾于五七古学杜(甫)、韩(愈),五七律学杜(甫),此二家无一字不细看。外此则古诗学苏(轼)、黄(庭坚),律诗学义山(李商隐),此三家亦无一字不看。”正因为年轻时打下了扎实功底,所以后来才会偶尔张狂一下,没有实力是不敢说大话的。

曾国藩的性格当中,既有谦虚退让的一面,也有自负好强的一面,这是不矛盾的。如果说谦虚是修养的结果,那么自负就是本心的流露,既让人觉得真实可亲,又让人感到自然可爱。如果连梦话都说得一本正经,严密得滴水不漏,这种人哪能让人亲近得起来?

曾国藩不仅对自己的诗歌天赋很自负,而且在散文写作方面也有相同的自许。同治六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他到赵烈文那里聊天时,就毫不客气地表达了这层意思:初服官京师,与诸名士游接。时梅伯言以古文,何子贞以学问书法,皆负重名……然使我有暇读书,以视数子,或不多让。”……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巧克力小史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