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四期 2022-05-10 孙玉祥


│孙玉祥

 

一般而言,帝王之家不太容易产生文人学士,这个道理,欧阳修在《梅圣俞诗集序》一文中有所论述,欧阳修认为“诗人少达而多穷”,“盖世所传诗者,多出于古穷人之辞也”,为什么?他对此的解释是:诗人由于仕途失意,生活困穷坎坷,理想抱负不能实现,然后诉诸诗歌,抒发内心积郁的愤懑和不平,会使作品的内容更加充实饱满,艺术形象和意境更加生动感人——不是创作诗歌使人穷厄失意,而是诗人遭遇穷厄失意后,更能创作出流传不朽的作品来。

照此说来,那些生在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帝王子弟,没有物质上的贫困,自然也难有精神上的丰盈,凭什么能成为文人学士呢?不过,其中也有例外的存在,比如,同为帝王之子的袁克文与曹植,就是不错的诗人作家。

【人早慧而文秀拔】

曹植是三国时期著名的文学家,作为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与集大成者,他在两晋南北朝时期,其文就被尊为典范,代表作有《洛神赋》《白马篇》《七哀诗》等。后人因其文学上的造诣而将他与曹操、曹丕合称为“三曹”。曹植的诗以笔力雄健和词采华美见长,散文同样具有“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的特色,南北朝时期的文学家谢灵运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的评价,文学批评家钟嵘称赞他“骨气奇高,词彩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而清代诗人王士祯论汉魏以来两千年间诗家堪称“仙才”者,给出的结论也不过曹植、李白、苏轼三人耳。

曹植在创作上成绩非凡,而他在文学上的早慧,同样让人刮目相看。曹植是曹操与卞夫人的第三个儿子(卞夫人为曹操生了四个儿子:丕、彰、植、熊),十多岁时就能诵读《诗经》《论语》及先秦两汉辞赋,诸子百家也曾广泛涉猎。他思路敏捷,谈锋甚健,进见曹操时每被提问常常应声而对,脱口成章。曹操看了曹植笔走龙蛇写的文章,曾惊喜地问他:“是请人代写的吧?”曹植答:“话说出口就是论,下笔就成文章,只要当面考试就知道了,何必请人代作呢!”

建安十五年(210年),曹操在邺城所建的铜雀台落成,召集一批文士“登台为赋”,18岁的曹植也在其中。众人中,唯有曹植提笔略加思索,一挥而就,而且第一个交卷。这篇文章名为登台,实写曹操,人、事、景处处不离对曹操的颂扬。曹操看后大为欣赏,从此对曹植寄予厚望。

袁克文在文采与早慧上不下曹植。袁克文为袁世凯次子,他的生母金氏是朝鲜人,关于其生母的身份,袁克文自称是“三韩望族”,更有野史传说为朝鲜公主,但据袁世凯在袁克文出生前夕致二姊之家书显示,其母只是一名普通婢女,本名云溪。唐鲁孙在《近代曹子建袁寒云》一文中,这样介绍袁克文的母亲和他的名号:“克文行二,是世凯使韩时,韩王所赠姬人金氏所生。克文在汉城出生前,世凯梦见韩王送来一只花斑豹,用锁链系着,豹距跃跳踉,忽然扭断锁链,直奔内室,生克文,所以世凯赐名克文,一字豹岑.至于抱存、寒云,都是他后来的别署。”

袁克文生下不久,便被过继给袁世凯宠爱的大姨太沈氏。沈氏无子女,对袁克文溺爱有加,几乎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所以袁克文天性顽劣、放荡不羁,从不正经读书。但他十分聪明,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喜唱昆曲,好玩古钱,好结文人,自言“志在做一名士”。15岁后,他得到了名师严修和方尔谦的教导,其中对袁克文一生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亦师亦友的方尔谦。

方尔谦,字地山,其人生性豁达,豪放不羁,是当时的名士。他喜好古玩收藏,精通四书五经、诗词歌赋,作得一手好对联,被时人称为“联圣”。袁克文在拜他为师时,正值年轻气盛,又觉得自己才华出众,反要考校他,若比不过,则“卷铺盖走人”。袁克文出一上联“酒酣欲化庄生蝶”,以燃香断线坠币为限,不料方尔谦须臾间便对出“饭饱敢为孺子牛”——自此,袁克文心服口服,“寒云直承师学,敏学强记,大有出蓝之誉”。1914年,由易实甫选定其少作,刊为《寒云诗集》三卷行世,但袁生前未能印出,直至他殁后多年,始由张伯驹等人辑为《洹上词》,并付诸油印。

除在制联上小有成就,袁克文还雅嗜京剧、昆曲,为京津名票。他不但精通戏剧理论,写过评戏文章,且能粉墨登场,曾与欧阳予倩、梅兰芳、马连良、俞振飞等人同台演出,被论者评为“字正腔圆,不让名伶”。关于他演戏的故事,掌故学家郑逸梅老先生在《袁寒云的一生》一文中,有一段生动的记述:“(寒云)又演《惨睹》,饰建文帝,影载《游戏新报》。范君博题诗其上云:有脚不踏河北尘,此身即是建文身。闲僧满腹兴亡史,自谱宫商唱与人。’他演该剧,触及自己身世,沉郁苍凉,回肠荡气。方地山听之,为之潸然下涕。”徐凌霄在《纪念曲家袁寒云》中说他是“研音律,善昆腔之曲家”,“袍笏登场,能演能做之名演员”,他“度曲纯雅,登场老道,有非老票所能及”者,是度曲和登场两擅的全才。……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颜惠庆传奇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