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四期 2022-05-10 周 彪


│周 彪

 

位列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在国人心中多是一介文人的形象,事实上,如果我们翻翻如《新唐书》《资治通鉴》之类,不难发现,韩愈还是个“多面手”,称之为官场全才、通才都不为过。他不光担任过大唐的国子监祭酒,还担任过刑部侍郎、兵部侍郎,唐穆宗时官至吏部侍郎,一度还担任过京兆尹。因为吏部位列六部之首,虽然官名仍是侍郎,但实际上职位的含金量大大增强了。

一个出身背景一般——“父仲卿,为武昌令”,家境也一般——“愈生三岁而孤,随伯兄会贬官岭表。会卒,嫂郑鞠之”之人,能在人才济济的大唐时代脱颖而出,固然与他的“文功”密切相关,但如果自身没有足够的胆识、才气,是达不到这般为官高度的。

说韩愈的识高,马说》《师说》《进学解》中表现的思辨性、哲理性自是与众不同,知之者众,无须赘述。说韩愈有胆魄,就不能不说其“谏迎佛骨”之事。中国历史上信佛的皇帝有不少,代表人物是南朝梁武帝萧衍,有道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唐初女皇武则天也算一个,兴佛事、塑佛像……武女皇只是请佛宗大师进宫讲法,唐宪宗则直接把法门寺塔里的释迦牟尼的指骨恭迎到京师,供奉于皇宫三天,随后送到各处佛寺供人瞻仰膜拜。一时间“王公士民,瞻奉施舍,惟恐弗及,有竭产充施者,有燃香臂顶供养者”。

此事让韩愈大为不满,他“上表切谏”,结果,“上得表,大怒,出示宰相,将加愈极刑”。幸亏裴度等大臣为其求情免于一死,被贬为潮州刺史。“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旧弊,肯将衰杇惜残年。”此诗句即为韩愈遭遇的真实写照。此诗的字里行间表明,其实韩愈对“切谏”的后果是有心理准备的,这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壮举,颇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胆气。

而面对刀枪剑阵,韩愈照样不怯。唐穆宗长庆元年时,成德节度史田弘正手下都知兵马使王庭凑作乱,赶走节度使,逼杀朝廷命官,自任留后,逼迫监军上奏天子授予他“旌节虎钺”。朝廷自然不同意,调动各路军马甚至派出皇家禁卫军会剿,结果不仅没有剿灭王庭凑,反而导致更大的动乱,连禁卫军也被乱兵团团包围、深陷困境。不得已,穆宗只好选择妥协,答应王庭凑的要求,并派兵部侍郎韩愈前往宣慰安抚。……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西沙群岛上的野牛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