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1 丁东
 
 

我最早读何方先生的文章是在2003年。非典流行期间,李慎之先生突然病逝。我向朋友们倡议,同李慎之生前友好广泛征稿,编辑《怀念李慎之》文集。当时何方先生写了本书(《何方谈史忆人》,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版——编者注)中的《悼慎之》一文,通过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的赵梅女士转交给我,我才知道李慎之有一位交往几十年的老友名叫何方,年龄比李慎之稍长。因为我对何方先生大半辈子从事的外交工作和国际问题研究缺少关注,所以对他在专业领域的成就竟一无所知。

又过了几个月,我到何家栋先生家小叙,他向我推荐了何方的四篇文章,即《党史笔记》中的四个章节。内容主要是对延安整风运动的再认识,再反思。我读后感到分量颇重。作者既是严谨的学者,是重大事件的亲历者,又是大彻大悟的思想者,不但史料扎实,逻辑周密,在恢复历史真相方面有大面积突破,振聋发聩的新鲜见解也触目可见。正巧有外地出版人来京,问我最近发现了什么好的选题和作者。我跟他说,读到何方研究党史的文字,不同凡响。他听了我的介绍,便问可否认识何方先生。于是,我给何方先生打了一个电话。他虽然没见过我,但收到了我编的《怀念李慎之》,所以爽快地同意我们前去拜访。

何方先生对我很热情。因为此前已有耳闻。何老说,李慎之的活动能量大,一些人我先认识,介绍给李慎之,后来却成了他的朋友。何老侃侃而谈,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时常跳出,令人耳目一新。我当时正在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编《口述历史》丛书,马上意识到,他是一个重要的历史当事人。于是,我问何老,是否有兴趣做口述历史。如果愿意,可以由我太太邢小群和他一起做。何老此前看过邢小群一些口述史学作品,印象不错。当时他的《党史笔记》一书尚未杀青,正在加紧笔耕。我说,口述采访不影响写作,精神上也是个调剂。于是,他同意由邢小群对他采访。邢小群先后采访了二十多次,每次半天。我也参加了两次。当时邢小群还不会开车,从我家到他家直线距离十几公里,但乘公共汽车要绕行三十公里,换三次车,每一趟要花两个多小时。与何方交谈以后,小群梳理成稿,再请何方夫人宋以敏老师订正人名地名,打印出来,交何老修改润饰。何老做了一辈子文字工作,别人整理的稿子,总觉不如自己的行文合意。于是,他又在口述史的基础上从头写过。特别是书的最后部分,他要系统表达自己对重大政治、历史问题的思考,所以完全是口述之外的发挥。此书最后取名《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反思——何方自述》,在香港出版。我们夫妇也成了何方夫妇的忘年交。   

……

(共2569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