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十一期 2021-12-30 方继孝


│方继孝

 

1940年春至1944年秋,查阜西、徐问铮夫妇与陈梦家、赵萝蕤夫妇曾同在昆明北郊龙泉镇龙头村北头的棕皮营居住,两家从此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相遇龙村乱世定交】

查阜西先生精于古乐,是历史上少有的古琴艺术大家。1895年,查阜西出生于湖南永顺,祖籍江西修水。抗战前,查阜西在欧亚航空公司供职,时任秘书室主任。1943年奉调改组欧亚航空公司为中央航空公司,任副总经理。

抗日战争爆发后,烽火逼近江南,沪、宁不保。欧亚航空公司拟将全部器材向内地紧急转移,由查阜西负责。他接到命令后,顾不上在苏州的家人,径自从上海飞西安,再转昆明;家人则自行逃难,流徙千里,南下会合。查家先是住在昆明东南呈贡县城外一华里的龙街;不久,迁居龙泉镇山上之镇公所;两个月后又迁至山下的棕皮营36号。此时,陈梦家夫妇也搬到了棕皮营。自此,查、陈两家来往密切,查阜西与陈梦家更是意气相投,成为相交至深的挚友。

查家在棕皮营所住的宅院,是已随史语所迁往四川的傅斯年闲置下来的旧居,因院落有古梅,查阜西把书房取名为“古梅书屋”。查阜西之子查克承回忆:“虽然简陋,但是好住,瓦房,铺有木板,坐北朝南,四开间,南屋三间,二间做厨房,院落有篮球场那么大。”

查家在棕皮营的生活情形,在查阜西的《龙村随笔》(1940年2月至1944年10月)中,亦有充满生活气息的记述:

除夕,则糖果酒肴,既饱且醉。后与诸儿博戏。云谓余曰:今年家人均无疾病,上苍厚吾甚矣。夜九时,余兴至,携灯去前村,购朱笺,书春联曰:客驻行富琴书未倦,春还大地日月重新。元旦后自书卧室门联曰:流水高山和梦响,逸龙张马抱云眠。云视余而笑。又榜联于庭门曰:乱世仿教锥脱颖,家贫应使酒盈樽。

1938年9月28日起,日军对昆明的空袭日渐频繁,“昆明死伤甚重”。西南联大师生和昆明市民一样,天天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为躲避日机轰炸,西南联大疏散到郊区上课,教授们及其家人也陆续迁居昆明城郊农村,龙头村、司家营、岗头村、车家壁、黄土坡、王家桥、陈家营、龙院村、呈贡……到处都有。陈梦家、赵萝蕤夫妇先是疏散到龙头村附近的桃园村,后来搬到棕皮营。

查阜西的到来,为居住在棕皮营和附近村庄里的学者及其家庭生活平添了高雅的情趣。他时常邀昆明曲友开曲会。村中多时彦,如冯芝生、陈梦家夫妇、钱端升夫妇……”与沈从文一家同住在呈贡的张充和每次必到。住在邻近龙头村、司家营等村落的闻一多、朱自清、浦江清、吴有训、杨武之等教授及其家属也常来助兴。

1941年8月26日,老舍在老同学、西南联大教授罗常培的陪同下,从重庆搭机赴联大讲学。正是这次在滇小住,老舍写下了传颂至今的散文《滇行短记》,文中记述了他在龙泉村听曲友会演奏和查先生吹箫并独奏大琴的情景,文章的最后,老舍还写道:“与他(查阜西)同院住的是陈梦家先生夫妇,梦家现在正研究甲骨文。他的夫人,会几种外国语言,也长于音乐,正和查先生学习古琴。”

大概因为都曾在苏州生活过的缘故,查夫人徐问铮与张充和、赵萝蕤从此结为闺蜜。原本是新月派诗人的陈梦家自然喜欢古琴与昆曲,每次查阜西组织曲会,他总会默默坐在角落,静静欣赏。萝蕤向查先生问琴时,梦家多会相伴左右。

在龙泉镇居住期间,查阜西夫妇与陈梦家夫妇来往频繁。查阜西为人谦虚谨慎、平易近人、琴艺高超;陈梦家富有诗人气质,浪漫潇洒、才华横溢。徐问铮温和贤淑,是典型的贤妻良母;赵萝蕤则既有学问,又有修养,还有一手好厨艺。男主人之间互相欣赏,女主人之间情投意合,查家和陈家亲如一家,常常雅聚。查阜西不仅精心教授赵萝蕤琴艺,还把自己早年收藏的宋琴“寒泉”借给萝蕤练琴用。……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许渊冲:生命不息,翻译不止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